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聽說愛情會回來 第 6 頁


你怎麼還穿著我的衣服?」這是我上車後他問的第1句話。「我……本來是想還給你,可今天我沒穿別的衣服出來。」我下意識地緊緊抱著我那個裝JX外套的大紙袋。「沒關係,你喜歡就拿着穿吧,不用還給我。」他微笑着說。「
作者:張靜安 / 頁數:(6 / 53)

目送走很多輛不作停留的的士後,我心安理得地撥通了耀揚的電話。事實上,自從那次的意外重逢,我一直都沒機會約到他,因為我每次都是以請他吃飯為理由給他電話,而他總是以不用客氣為理由拒絶我的好意,儘管我的確是不懷好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耀揚,我在茉莉咖啡店門口,下大雨,打不到車,你能來接我一下嗎?」我問得很忐忑。時尚書屋
「好,那你就在那等我,我正好離那邊也不遠,二十分鐘吧。」
耀揚倒是很乾脆地答應了。時尚書屋
我掛掉電話,他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成了一道美麗的音符。時尚書屋
二十分鐘,如果用來等一個豬頭男人,要多難熬有多難熬,可用來等耀揚,一點也不長。時尚書屋
耀揚的車開到我身邊的時候,我還在捂着嘴巴偷樂呢。時尚書屋
「平凡,你怎麼還穿著我的衣服?」這是我上車後他問的第1句話。時尚書屋
「我……本來是想還給你,可今天我沒穿別的衣服出來。」
我下意識地緊緊抱著我那個裝JX外套的大紙袋。時尚書屋
「沒關係,你喜歡就拿着穿吧,不用還給我。」
他微笑着說。時尚書屋
「那就太謝謝你了,要不,我請你喝咖啡?這家咖啡店看起來很不錯。」
我說。時尚書屋
「當然,C城最有品位的咖啡店,老闆跟我還比較熟。不過,改天再喝咖啡吧,我們先去吃飯。」
耀揚說。時尚書屋
「正好,我也餓了,我請你吃飯吧,上次你幫了我。」
我順勢說。時尚書屋
「那我們去吃韓國菜吧。」
耀揚提議。時尚書屋
然後他就徑直把車開到了卡薩廚房——一個吃韓國菜的地方。時尚書屋
「你很喜歡吃韓國菜嗎?」我在試探他的喜好。時尚書屋
「是啊,你不喜歡嗎?」他反問道。時尚書屋
「當然……喜歡。」
我撒了謊。時尚書屋
事實上,我從不吃韓國菜,我害怕拿那個大大的勺子去挑那些酸掉牙的番茄絲。時尚書屋
「耀揚,你是做什麼工作的?」我一邊大口喝湯一邊問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做工程設計,桑樹灣別墅一期是我做的,幾棟而已,賣得一般。」
耀揚淡然地說。時尚書屋
「建築業鉅子?」我調侃他。時尚書屋
「不,最多算個小工程師,偶爾自己接些小工程做。」
耀揚自嘲道。時尚書屋
耀揚的外套下穿著綠色的格子襯衫,他的嘴巴一張一合喝着紅豆奶茶。時尚書屋
「所以,你曬得這麼黑是嗎?我是說你的膚色很健康。」
我笑嘻嘻地問。時尚書屋
「當然,我們這一行,即使是做管理,也一樣要日曬雨淋。」
耀揚說。時尚書屋
「你們可真辛苦啊。」
我攪湯汁的勺子突然翻轉,弄得湯汁灑了一桌。耀揚又叫服務生給我新添了滿滿的一碗。時尚書屋
我吃得很慢,在耀揚吃完半個小時後,我才磨蹭着把最後一勺番茄拌飯吃完。時尚書屋
「韓國菜真好吃。」
我輕輕地擦着嘴,傻傻地笑着。事實上,那些酸汁正在我的胃裡翻江倒海,我確定有一小部分已經快與我舌根接上頭了。時尚書屋
「你怎麼笑得這麼誇張。」
耀揚看著我的樣子也笑了,露出彎彎的潔白的一排牙齒。時尚書屋
十月的公休假,對我來說沒意義,我的假期完全由我支配,無限期,所以我看不出來這幾天有什麼不同。時尚書屋
耀揚負責的別墅工程在城西的一座小山坡上。時尚書屋
我在無所事事的時候,曾坐巴士穿過大半個C城去那裡散步。時尚書屋
那裡亭台樓閣,山坡下面的東湖煙波浩渺,是個很有仙氣的地方。當然,最重要的是那裡有耀揚。只是我從來沒讓他知道我曾經穿著白色的帆布鞋在離他十米不到的黃泥地裡散步。時尚書屋
那個時候的耀揚戴着黃色的安全帽,在工程部的大門口來回走動,心事重重。時尚書屋
男人,在年輕的歲月裡,總是會為事業做太多的操勞。時尚書屋
可後來的後來,我才知道,那時候令耀揚操勞的並不僅僅是事業,而是一場悲情愛情。時尚書屋
我是在九月初遇見耀揚的,遇見他之後,C城在我的眼裡變得明亮生動。時尚書屋
我不知道的是,那個時候的C城在耀揚看來,卻是一座悲情城市。時尚書屋
我們之所以留有遺憾,就是我們在該知道的時候有太多不知道。時尚書屋
小漫來找我的那一天,我恰巧又穿著耀揚的那件黑色外套。我記得我小時候就經常穿父親的長外套去上學,連膝蓋都是溫暖的。時尚書屋
其實沒什麼恰巧的,上午的時候把它送到乾洗店快洗,中午就趕緊取來穿,小漫來的時候是晚上。時尚書屋
「平凡,你戀愛了?」這是小漫進來後跟我說的第1句話。她對一切有關男女的事情有着天生的敏感。時尚書屋
「還沒有。」
我吞吞吐吐地在沒有前加了一個還,給人的感覺是雖然現在沒有但即將發生。時尚書屋
「穿這件衣服的男人,應該是一個正受着傷害的男人。」
小漫仔細端詳着我身上的外套。時尚書屋
「為什麼?」我惶恐,我一直以五體投地的狀態信任着小漫對男人的判斷。時尚書屋
「你看,這兩個大大的口袋,可以放進好幾雙手,還有這豎著的領子,沒有絲毫被摺疊過的痕跡。」
小漫堅定地說。時尚書屋
「可是,這不能說明什麼。」
我從大口袋裏把自己的雙手掏了出來,「這是歐式的,你對歐洲的服裝不瞭解,而且,我剛剛乾洗過,當然熨得很平。」
我激動地反駁她。時尚書屋
「相信我吧平凡,但是,這沒什麼大不了的,他受傷害的時候,正是你出手的最好時機。」
小漫說。時尚書屋
「可是小漫,我讀大學的時候就跟你說過,我不喜歡和有太深過去的人交往,我怕我敵不過他的過去。」
我憂心忡忡地說。時尚書屋
「平凡,你又犯傻了。別忘了那句話,對於男人,我們手到擒來。」
小漫不以為然。時尚書屋
小漫告訴我她進了電視台做編導,完全是她男朋友明治的功勞,她開始嘗試着去愛他。時尚書屋
我開心不已,為的是明治守得雲開見月明。時尚書屋
我把我新買的JX的外套送給了小漫,我怕我還沒來得及穿,它們就已經過季了。時尚書屋
那一夜,我徹夜未眠,把一大瓶咖啡豆磨成了細粉,卻沒有拿去煮,而是把它們當成塵粒,吹進窗外的暗夜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