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聽說愛情會回來 第 7 頁


個身體像被涼水浸過一般。和我的無所事事相比,耀揚顯然是很忙碌,忙碌得我每一次打電話給他,他都會說:「平凡,我很忙,改天我再來找你好嗎?」我喜歡聽他說這句話,於是我就不停地打,這句話讓我每一天都生活在期待之中,
作者:張靜安 / 頁數:(7 / 53)

我摒棄它們,就像摒棄我許過的不和有太深過去的男人交往的誓言。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會感到很幸福——如果讓我洗心革面的是耀揚這樣的男人。時尚書屋
C城是一座歷史悠久的老城,也是一個經濟開發如火如荼的新城。時尚書屋
我經常去的地方是一個有着一百多年歷史的古老公園,公園的左側有一排長長的留有硝煙戰火痕跡的古老青磚圍牆。時尚書屋
在我十歲之前,我曾經無數次扯着我父親的衣角在這古牆根下散步。現在,父親已經遠去很久很久了,隔開我們的是伸手不見的時間光年。他沒留下任何可以讓我緬懷的東西,包括屍骨。我只能在他曾經來過的地方懷念他,而十幾年的時光,讓C城舊貌換新顏,我能找到的我們共處過的地方已經很少了,彷彿,也只有這裡。時尚書屋
C城這個時候的空氣已經很清冷了,站在清冷的風裡,整個身體像被涼水浸過一般。時尚書屋
和我的無所事事相比,耀揚顯然是很忙碌,忙碌得我每一次打電話給他,他都會說:
「平凡,我很忙,改天我再來找你好嗎?」
我喜歡聽他說這句話,於是我就不停地打,這句話讓我每一天都生活在期待之中,讓我欲罷不能。時尚書屋
我和耀揚有了第1次長談是在十月份,耀揚的別墅工程竣工之後,當然是我主動打電話給他。時尚書屋
在耀揚的面前,即使是男尊女卑,我也毫無怨言。時尚書屋
耀揚的車身上佈滿了灰塵,車頂上居然還有落葉。時尚書屋
還是那家吃韓國菜的卡薩廚房,我不知道是不是可以由此判斷耀揚是個戀舊的人。時尚書屋
「耀揚,你的心裡,是不是放不下一個人?」我問得很直接, 就如同一個人注定要受死的時候,別人問你是選擇被慢慢折磨至死還是直接被一刀捅死 ,傻子都會選後者。時尚書屋
「你怎麼突然這樣問?難道這你也能看得出來?」耀揚顯然沒有想到我會問這樣的問題。時尚書屋
「我的一個朋友,很能看透男人,她告訴我,你這樣的男人,肯定是心裡放不下一個人。」
我表面不動聲色,內心卻心潮澎湃地等待他否定我說的話。時尚書屋
「也許吧。」
耀揚若有所思地說道。時尚書屋
「也許吧?到底是有還是沒有?能說說你們之間的故事嗎?」我顯得那樣的迫不及待。時尚書屋
耀揚嘆了一口氣,以示默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知道,面前的耀揚即將揭開一個已經發生或者正在發生的故事的序幕,而他卻不知道,這於我,是怎樣錐心的疼痛。時尚書屋
「平凡,遇見她的時候,是1999年的復活節。」
1999年的復活節,我掐指算着時間,顯然不長,此刻的我,只能從單一的時間長短來判斷他們感情的深淺。時尚書屋
「我們沒有曲折離奇的相遇故事,我們只是簡單的一見鍾情。可是平凡,你知道嗎,一見鍾情,太不容易了。」
耀揚憂鬱地說。時尚書屋
我替他要了一瓶伏特加,看得出來,他需要這個。時尚書屋
我還是沒喝,我說過,我的酒量只是用來對付那些酒池肉林裡的老男人們的。時尚書屋
「你們,還在一起嗎?」這是我最想問的關於他們兩個人的問題。時尚書屋
「我一直認為我們應該在一起,可事實上,她已經跟人飛往巴黎了。」
耀揚自嘲地冷笑了一聲。時尚書屋
「你的意思是,她變心了,跟別人走了?」我重複道。時尚書屋

耀揚點了點頭

「你忘不了她?」我問得很簡單。時尚書屋
耀揚還是點頭,看得出來,他在竭力掩飾已經寫在臉上的憂傷。時尚書屋
「可是,事實是,她已經離開了你,你應該有自己的生活。」
我激動地說道。時尚書屋
「我知道,平凡,你肯定沒有深愛過一個人,你體會不到我的痛苦。」
耀揚說完這句話就倒下了,瓶子裡面滴酒不剩。時尚書屋
他最後的這句話,讓我持續愕然了好幾分鐘。時尚書屋
因為不知道耀揚的家在哪裡,我把他帶到我的公寓。此刻的耀揚躺在我深藍色的沙發上,蘋果綠的燈光映襯着他淡淡的愁容。他的襯衣褶皺迭起,他的手垂在沙發之下。我輕柔地把他的手放在他的胸口上,他的臉上長了淡淡的一層鬍鬚,他的嘴巴一張一合,在訴說著與我無關的東西。時尚書屋
我謙卑地匍匐在他的腳下,激動地看著他。時尚書屋
不得不承認,愛情的萌生,並不一定需要一個百折千回、迂迴曲折的過程,就像我對耀揚的情,完全來路不明。時尚書屋
第2天清晨,耀揚醒來說的第1句話就是:
「平凡,你的房間怎麼如此明亮。」
我走過去,拉上我的藍白格子的窗帘,陽光正從那裡傾瀉進來,帶著一團團耀眼的光亮。時尚書屋
「平凡,你知道嗎,這是我第1次進單身女孩的房間。」
「可是,那你和她?」他談了一年的戀愛沒進過單身女子的房間,這讓我詫異。時尚書屋
「她從不帶我去她的住處,直到年初,我有了一次機會,可是,那不是單身女子的房間。」
「你是說?」
「在我們遇見之前,她已經有了男朋友,在我們遇見之後,他們仍然住在一起。」
耀揚哀怨地說。時尚書屋
「你是說?」我徹底迷惑了。時尚書屋
「是的,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徹頭徹尾的第3者,然後,帶她去巴黎的男人做了第4者。」
耀揚平靜地說。時尚書屋
這個女人,顯然是玩弄愛情的高手,小漫也是,可她們之間有着本質的不同。時尚書屋
小漫的每一段感情都是在獨立的狀態下發生的,也就是說每個被她玩弄過的男人至少還擁有一段屬於他們倆的單獨時光。時尚書屋
然而,這個女人,卻讓很多段感情重疊發生,她是蓄意的感情騙子。時尚書屋
一個簡單的多角戀的故事,完全沒有我想象中的曠世駭俗。時尚書屋
然而,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這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女人?能讓耀揚這麼謙卑地去愛他?時尚書屋
但是,我沒有直接問耀揚,這句話不應該從我的嘴裡問出來,這樣,會讓我顯得那麼得沒底氣,還沒開始,就已經被她打敗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