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情慾的城 第 10 頁


嘆了口氣。郇兵還愛着她。她把握住了他。他那麼認真,那麼真誠,他有一種力量,一種有包容性,化醜惡為美好的力量。不是虛偽。世界上真有這樣的人存在,而這樣的人就住在她的別墅裡,永遠站在她背後。她心中有關人類的很多美好的
作者:南南和北北 / 頁數:(10 / 48)

「這麼深刻,偷窺我多久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每個人都是一本書,不要懷疑我的閲讀能力。我也是一本書,雖不是什麼百科全書,也不至于像你想的那樣,是本時尚雜誌,看亦可,不看亦可,翻翻過了。是吧,是把我看成一本時尚雜誌了吧?確定不要這張票?你肯定喜歡他,可你覺得拿着這張票去見他太平淡了。你怎麼會是千萬中的一員呢?你的揮手和眼神誰看得到呢?你喜歡的方式是與他偶遇,留下一段動人傳說,然後擦肩而過。時尚書屋
我不同,我相信錢,指望錢縮短距離。我及時享受縮短中的樂趣。」

連漪坐起來,看著連涓,一臉分析的表情,連涓一笑,轉身飄然而逝。她很美,很可愛,這個鋼鐵做成的娃娃也有風情萬種。人人都以一個代表性的姿態凝固、靜止,片面、武斷和自以為是禁錮了無時不在思想的連漪了。唉!她嘆了口氣。時尚書屋
郇兵還愛着她。她把握住了他。他那麼認真,那麼真誠,他有一種力量,一種有包容性,化醜惡為美好的力量。不是虛偽。時尚書屋
世界上真有這樣的人存在,而這樣的人就住在她的別墅裡,永遠站在她背後。她心中有關人類的很多美好的感覺,比如善良,比如純潔,比如真誠,比如熱情,都被人一個一個地背叛了,可他不會背叛。她決定不去想岳今,她總是小心翼翼怕傷了別人,卻坐視自己被傷害,她也有權利追求自己的幸福而不顧別人的痛苦。
8.這城市像個草台班子,一個見了世面的人走到這裡,累了,安營紮寨,按照見識過的式樣搭建,制訂,繁衍。它沒有歷史,缺乏厚度,缺乏人性中真實的一面,人們演戲似地活着,活着的目的就為了一個「像」字。
中意大廈下面的世界不值得重視和嚮往,不值得被它調教,被它改造,不值得順從它,人生甚至不值得發生在這裡。然而,今天,連漪覺得這42層的下面是萬丈紅塵,是超脫不了的,是看不透的,裡面在喧囂在買賣在乞討在爭鬥在爾虞我詐在明槍暗箭在歡呼慶祝在淚流滿面在生生不息,那裡有姥姥的一生,母親的一生,父親在這裡結束了漂泊,哥哥在這裡揮斥方遒,連涓在這裡欣欣向榮。他們都是優秀的人,他們在裡面奮鬥忙碌,從不會刻意找一個高處站上去睥睨一番……
卞銘菲貓一樣無聲無息地過來,一把將她拽過。「站在那裡,一陣風就能把你刮下去。」

連漪看了她一眼,轉過頭去淡淡地說:「銘菲,你為什麼喜歡站在這裡?」
「怎麼了?」
「請回答吧。」

「為了,克服恐高症唄。」
卞銘菲大笑起來,「又為你哥哥叫我來這裡?」
「為什麼冒充我父親在《詩刊》發文章?」
「你知道了?」卞銘菲高興地說,「秦甡呢?他也知道了?」
「請不要直呼我父親的名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筆名嘛,又不是真實姓名。況且從心理年齡的角度看,我和他是同齡人。」

「是什麼陰謀?」
「為了讓那些勢利的編輯重視一下唄,寫得不錯吧?我覺得他應該感謝我替他輓回頽勢,因為那些詩高過他的水平。」

「他讓我轉告你一聲,別再搞惡作劇了」
「他為什麼不親自找我談?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他吧,他親自跟我說,我才聽。」

「你到底在搞什麼?」
「說過了,想被一個知名人士的光環照耀一下。你父親不大不小也算個名人吧。」

「連鳴呢?我警告過你不要侵犯他的。」

「拜託,小姐,這是什麼年代,戀愛自由哎,你父母都不干涉,你上什麼心?況且我們在一起有什麼不好?我配不上他?是啊,他是本科生,有不錯的家庭背景,我不過高中畢業,又是平民的女兒,門不當戶不對?可他對我說我是他的灰姑娘,他會讓我變成光彩奪目的公主。」

「他這樣說了?」
「就在昨天晚上,我們接吻了。這個曾是那麼多女孩夢中情人的男孩竟然不會接吻。我猜他從小到大沒經歷過什麼挫折,一次挫折就是一筆寶貴的人生財富。這第1筆財富我給他。」

「你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去愛一個人?我哥哥那麼好也不值得你去愛嗎?你會變態的。你就不能真正地去愛他嗎?」
連漪這頭憤怒的小獸妥協了,多可愛,那迷茫的神情!那眼神裡暴露出的幼小的心!她在乞求,在求饒,可我不會罷手。
「我不相信愛情,這像花朵一樣的東西。我只相信相依。」
卞銘菲表情痛苦地說這番話,「順便告訴你一聲,我爸死了。再也不用看他那副受苦受難被生活的重擔壓彎了腰的樣子,再也不用看他小心翼翼處處低頭哈腰的樣子了。」

「銘菲?」連漪的腔調變了。卞銘菲的父親,那個身體有些佝僂的老人,那個善良和藹的老人,那個在艱難的生活面前笑呵呵的老人,他善意的微笑在面前一晃而過。
「是上個禮拜天。倒在烤箱旁,腦血栓。之前我們吵過架,他不許我化濃妝。這幾天我一直在想該不會是我把他給氣死了吧?他的頭髮確實是被我愁白了的。時尚書屋
我一個人料理後事。人活得多累,死亡也很麻煩,有很多手續。我堅持一個人做完。我要用這種方式告訴他,我是愛他的。時尚書屋
我也用這種方式告訴自己要堅強,要更堅強。
連漪眼眶蓄滿淚水。
卞銘菲淒然一笑:「或許我在真正地愛上一個人呢。我要走了,還是去應聘,祝我成功。」

她的笑容變得健康而自信,為什麼不用這樣的笑容去生活?
「銘菲!我要好好地生活了,從今天起你要改變對我的印象。」

「什麼印象?」
「總之得改變,一起改變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