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情慾的城 第 3 頁


動人。連漪不確定自己能否稱得上「美」,儘管連涓極自信,目中無人,但她不確定。 我要質問你一件事。 請問。 你在引誘我哥哥嗎? 你哥哥?開什麼玩笑? 卞銘菲一臉莫名其妙伸手摸了一下連漪的額頭,「我倒是對
作者:南南和北北 / 頁數:(3 / 48)

一覺醒來,連漪興趣全無,當然這語氣淡淡的話裡還有一層要強烈申明的意思:誰管詩歌這檔子破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王東是個不錯的人,是個真詩人。」
秦甡摘下眼鏡,收起報紙,吃起了飯。饅頭稀飯涼菜。前面三位吃的不是點心就是開水沖麥片,只有這父女倆才這樣從容地就餐。時尚書屋
媽媽上班去了?
嗯。
姐姐上班去了?
嗯。
哥哥也上班去了?
這樣問是為了活躍一下氣氛,秦甡自己都笑了,連漪還是面無表情地應了一聲:嗯。
沒打算幹什麼,今天?
沒。
吃完了,把碗筷拿到廚房,用水洗了洗,放進碗櫥。秦甡聽著廚房裡乒乒乓乓的聲音覺得對這個女兒真是無能為力了。
卞銘菲打扮得果然精神,束了個馬尾,打了不少mousse,鮮亮動人。連漪不確定自己能否稱得上「美」,儘管連涓極自信,目中無人,但她不確定。
我要質問你一件事。
請問。
你在引誘我哥哥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哥哥?開什麼玩笑?
卞銘菲一臉莫名其妙伸手摸了一下連漪的額頭,「我倒是對你父親更感興趣。溫和迷人的學者氣質,古典主義的浪漫氣息。在未見識事物的真面目前千萬別妄下結論,我一直以為詩人是個貶義詞,是你的父親,大詩人秦甡讓我領略了什麼是真正的詩人。這幾天我一直在修正我的詩人觀。」

「你在引誘我哥哥嗎?」連漪不理會這番聽上去挺正經的話。連鳴有機會就旁敲側擊她的消息,之所以這樣,連漪認為完全是她的陰謀。她那矜持的、迷茫的一笑,她那不理不睬的態度,是蓄謀的,經由自我訓練的,殺傷力很強的。當時望着連鳴那時而尷尬時而失落的表情連漪就知道他肯定會中卞銘菲的道。時尚書屋
她說喜歡男人對她失魂落魄,這是她天性的一部分。何況她這樣美。
「是在誘惑他吧?」她又追問了一遍。
「昨天晚上我很難過,又想到了自殺。我覺得我真的要那樣去做了,對我來說好像自殺已不是問題,自殺的方式才是個問題。看報紙了嗎,據日本官方統計數字,1997年日本共有24391人自殺身亡,比1996年上升了5.6個百分點。看到這條消息,心下頗感欣慰啊。」

卞銘菲的眼神黯淡下去,茫然失落。她一定在心中重複着這兩個數字,一遍遍地玩味,將其轉化為後盾,動力或者理由。安慰的詞句對她而言徒勞無力,連漪為找不到有效的安慰而陣角大亂。可卞銘菲的目光轉瞬之間一如既往地堅定:「自殺是可恥的,我可不能輸給這個世界。」

連漪也常假設行將滅亡之際的情形,尋找那時的心態,駭怕、迷惘、淒涼,有時是無所謂,到時會露出不屈服的微笑。至于不屈服什麼,她不知道。她不會自殺,她確定,如果命運對她不公,那麼平淡地完成一生也是一種成功,也是對命運的對抗。
此地往東千里一個挺現代化的鎮上,鎮上的一所高中,5年前也是這樣一個晴朗的天氣,高一年級4個女生集體自殺。她們買了安眠藥和酒,在宿舍裡就着酒吃了藥,用削筆刀割破了手腕,因為血流到別人的被縟上而遭埋怨。拉她們上救護車的人嘻嘻哈哈地笑着,罵著,她們嚎哭着,掙扎着,一出被津津樂道的校園閙劇鏗鏗鏘鏘地上演。歸校後4個女生都把袖子捋得老高,炫耀傷痕。時尚書屋
連漪以為這是對校方監獄式管理方式的反抗,未料到不過是輕佻的情場失意。校方沉默良久,最後請了一位赫赫有名的農民企業家來作報告。農民企業家怒氣滿胸膛,拍着桌子跳起來,最精彩的一句是:你活着每一天,就要有每一天的發現,要是沒有新發現,你就是行尸走肉!你就是乾屍!你就是木乃伊!什麼迷惘啊,渺茫啊,茫然啊,我給你加上兩個字:該死!你就是該死!
全校一片哄笑。
笑什麼?
一件精彩的事。
農民企業家的報告演出已經作為救拔卞銘菲的材料繪聲繪色地講給她聽了。這件事百憶不厭,一憶起來就會發笑,農民企業家的語言生龍活虎,表演活靈活現,是她15歲以前見過的最有魅力的人。卞銘菲說她精彩的事真多,其實就是那麼一兩件。
「你精彩的事可真多,細想想我的也不少,那些陽光燦爛的日子。噢!陰霾!你何時駐入了我的心空?」兩手抱在胸前,誇張地緊閉雙眼,這是在演戲。「有個問題我一直想知道,我窮,所以頭腦發達,你頭腦發達是因為什麼?噢,不行,我得走了,寶貝。得抓緊時間,這是個機會,祝我成功!」
「銘菲,我想說的是,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你的拒絶和離棄而沮喪,而失去陽光和生命力。」

「是嗎,妹妹?不錯呀,你能說出這番話。你在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吧?」
「我祝你成功,可是我希望你不要打我哥哥的主意。」

「別替我自作多情,我連他的名字都沒記住。沒事看看8月份的《詩刊》。」

紫色坤包在空中劃了個狂放的曲綫,飄然而下了。
3.卞銘菲保送東北一所名牌大學的名額被「黑」掉,而她兩度報考北京電影學院皆告失敗。她喜歡表演,喜歡用誇張恣肆的動作表達喜怒哀樂。高中二年級,就是6年前,連漪因轉學成為她的同桌,她惴惴不安地走到她身旁,被她一把抓住胳膊。她第1次看到那樣張揚的人性,與先前壓抑沉悶的生活形成鮮明的對比。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