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是她 第 16 頁


「啊!不要啊!」不知不覺間,粱子瀅淌下淚水。她喜歡他,也愛上他了,如果他想要,她可以給他,可是……可是他竟是將她當成別的女人!不!她怎麼可以在這種情況下犧牲自己的清白呢?「你認錯人了!求你放過我,你真的認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0)

「我不但要說,還想做個徹底!今天就像是一場夢……一場讓人不敢置信的夢,我終於可以得到你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已經醉了的季康,以一種狂霸的姿態褪去她的米白色長褲。時尚書屋
「不……」
當褲子褪到大腿處時,粱子瀅立刻慌張的壓住他的手,「別這樣……你別這樣……」
「為什麼不可以?」他目露凶光,「我不可以,他就可以嗎?你說是不是?我永遠都不能碰你是不是?」
「你說什麼……他?」梁子瀅這才恍然大悟。他似乎弄錯對象了。一有這樣的想法,她的掙扎就更為劇烈。「你到底在說誰?我不是……呀!」
「難道你就這麼愛他?嗯?」鉗住她的身體,季康用力扯下她的長褲,大掌狂野地掌住她的柔軟處。時尚書屋
「你瘋了!」她只能大叫着。時尚書屋
「對!我是瘋了!」狠狠地壓住她一隻妄動的大腿,他順勢將她的底褲猛地拉下!
「啊!不要啊!」
不知不覺間,粱子瀅淌下淚水。時尚書屋
她喜歡他,也愛上他了,如果他想要,她可以給他,可是……可是他竟是將她當成別的女人!
不!她怎麼可以在這種情況下犧牲自己的清白呢?時尚書屋
「你認錯人了!求你放過我,你真的認錯人了……」
她啞着嗓音懇求着,但這時候的季康根本聽不進她所說的話,他已經被她曼妙的軀體所迷惑,只想一親芳澤!
「不要——救命呀!」她的淚水直淌。時尚書屋
但已是慾火焚身的季康,正深陷在緊實的滿足感中,哪可能說抽身就抽身呢!
「我……我受不了了!」她深吸一口氣,不停扭腰擺臀。時尚書屋
「別動!我沒辦法抽身了!」他熾火般的眸子直注視着她,眯起眼說道:「曉溦,你終於是我的了,我絶不會放開你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曉溦?梁子瀅赫然張大眸子!
果真!他果真一直將她錯認為是別的女人!他一直不知道她是梁子瀅!
「不——不要——」她大聲尖叫,淚水如雨般的淌落,「放開我——放開我——我不是什麼曉溦,不是……」
「別掙扎,我忍了好久,你是不是又要跟他走丁?不准……我不准!」她的反抗激怒了季康,逼得他以更狂肆的舉動達到目的。時尚書屋
梁子瀅心碎神傷地承受着,無力與他抗衡,只能任由他以邪佞的手段奪去她的清白,折斷她所有的希望……

心 棲 亭

季康一早醒來就覺得腦袋昏沉,有種劇烈的陣。痛不斷地在他兩邊太陽穴抽搐,差點讓他張不開眼睛。時尚書屋
該死的!到底是怎麼了?他已經很久沒有這麼頭疼過了,以前為了曉溦,他經常酗酒,這樣的疼痛早已是習以為常;可是,自從他生活習慣正常後,這種感覺似乎已經很遙遠了……
曉微!
突然間,他想到了夢裡的一幕,是這麼的清晰,無論是那觸感,或者是那滿足、高潮的激昂,都是這麼的真實,仿似身入其境般。時尚書屋
這……他怎麼會有這樣的幻覺呢!該死的!有這樣的想法他還真不該啁!
再看一下床頭的時鐘……媽的!居然已經九點了!這麼說來,他上班已經遲到了!
趕緊從床上跳起來,正打算衝往浴室的時候,他低頭一瞧,居然瞄見床褥上有一支熟悉的髮夾,還有一灘已經幹掉的暗紅色血漬!
「這髮夾……不是梁子瀅的嗎!記得她這兩天都是帶著這款樣式的……這麼說,昨晚是她——」
驀然,他憶起了酒吧的事!他與美順原本相約在酒吧,因為一時觸景傷情,他便喝了不少酒,那時梁子瀅突然來到,他因此又多喝了兩杯。時尚書屋
結果……結果粱子瀅將美順趕走,他就與她一塊兒離開,兩人最後搭上了計程車——
糟了!這麼說他的車還留在酒吧,那麼粱子瀅也跟着他來到這兒了!
可是她人呢?時尚書屋
季康趕緊跑出房間,里奇外外找了找,仍不見她的人影,可是依床上凌亂的情況來看,他八成已經將她當成曉溦給——
他懊惱地抬手一拳捶上牆!
他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失去理智呢?早知道酒後會亂性,昨晚為什麼還要這麼放任自己?時尚書屋
待會兒到公司,他該怎麼對她說呢?時尚書屋
這輩子他本不想再跟女人有任何感情牽扯,這下子他卻不得不接受梁子瀅,至少他不能做個不負責任的男人!
快步走進浴室,他趕緊沖了個冷水澡,好降低依舊存在體內的熱欲。時尚書屋
真是奇怪……已經過了一整晚,該發泄的也發泄了,怎麼一想起梁子瀅的嬌體,他仍會反應強烈呢?時尚書屋
快速打點好自己後,季康火速趕往公司,一進辦公室,他便按着內線欲將梁子瀅叫進來談一談,但坐在她隔壁的同事居然告訴他她今天請假。時尚書屋
該死!她到底是怎麼想呢?媽的!
明明還有要事得辦,季康還是吩咐下去將事情延後辦理,接着先去酒吧開車,然後立刻前往梁立的住處。時尚書屋
明知道如此冒昧拜訪定會引來許多人的猜疑,但他沒有辦法,只因為要他無法將昨晚發生的事忘懷,甚至當作沒發生一般,他辦不到啊!
經過管家的通報下,梁子瀅這才從樓上慢慢地走下來,一見到季康,她立即無措地低下頭,一雙小手緊揪着衣擺,久久才道:「你不是要上班嗎?怎麼有空過來?」
「昨晚……」
發現在客廳裡談那種事情似乎有些不妥,他於是走上前,近距離地在她耳邊說道:「昨晚很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希望你能明白。」
梁子瀅重重地閉上眼睛,淚水驀然流出眼眶。「你多慮了,我當然瞭解,也能夠明白昨晚……昨晚是我不好,是我登門踏戶自取其辱!」
「子瀅!你為什麼要這麼說?」他錯愕地望着她。時尚書屋
「別叫得這麼親熱,平時你很不願意這麼喊我,我知道你對我有成見,或許你心裡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是我不好,是我厚着臉皮喜歡上你!」掩往臉,她霍然轉身奔上樓。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