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是她 第 18 頁


抵,卻仍被他拉著走。「哎呀!你又不是什麼處女了,跟我玩玩有什關係?走吧!」小趙說什麼也不肯放手。他可是想她想了好久,今天非得嘗嘗她的滋味不可!「誰說我不是處女?我……你放開我……」梁子瀅用盡全力與他拉扯着,因為
作者:待考 / 頁數:(18 / 0)

向江美儀點頭道別後,季康便開車前往那條熱閙大街,到達那一帶時,他將車速放慢好找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來迴繞了好幾圈,就在他決定放棄時,突然看見一群人從一家陰暗的PUB走出來,他的眸于霍然一亮,因為其中一個人就是梁子瀅。時尚書屋
她又穿著那難看的洞洞裝,頭髮染成五顏六色,一副他們首次見面時的小太妹模樣。時尚書屋
該死的!她到底在想什麼?怎麼會又打扮成那樣子!
季康憤怒不已,突然瞧見一個混混樣的男人和她糾纏不休,似乎打算用強的手段將她帶走。時尚書屋
她不肯,雙方爭執拉扯之下,氣力較小的她便被人家拉著走了。時尚書屋
「小趙,你放開我!我不去啦!」梁子瀅不停與小趙推抵,卻仍被他拉著走。時尚書屋
「哎呀!你又不是什麼處女了,跟我玩玩有什關係?走吧!」小趙說什麼也不肯放手。他可是想她想了好久,今天非得嘗嘗她的滋味不可!
「誰說我不是處女?我……你放開我……」
梁子瀅用盡全力與他拉扯着,因為緊張,所以哭了出來。時尚書屋
「處女?哈哈……」
小趙放聲大笑,「你若是處女,我就是在室男了!」
「別這樣!你放開我呀!」她咬着下唇,整個身子蹲了下來,並且對著一旁經過的路人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但路人只是望了她一眼,並沒有任何搭救之舉,甚至還有人竊竊私語着,「穿成這樣,還裝呢!別理她。」
惟有一個男人筆直地朝他們走去,他雙目微眯,神情帶怒地來到他們面前站定。時尚書屋
梁子瀅不敢置信地瞪着他,「季康?你……你怎麼來了?」
季康並沒理會她,只對著小趙說:「放開她。」
「哈哈!你憑什麼要我放開她?」小趙緊緊鉗住梁子瀅的手腕,還愈握愈緊,緊得她皺起丁小臉。時尚書屋
「我再說一次!放開她。」
季康雙拳緊握,握得手指關節都喀喀作響。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呵呵,你要我放開,我就得放開嗎?得了吧!」小趙瞧他這身穿著,直當他是手無縛鷄之力的上班族,笑聲更為激狂了。「你還是滾開,免得等一下很難看的。」
「我想你說錯了,因為難堪的人是你!」
出其不意的,季康猛地出拳,狠狠地擊在小趙的臉上,他吃痛的鬆了手,並向後退了數步,梁子瀅同時獲得自由。時尚書屋
「你……你居然敢對我動手?看我怎麼報仇!」小趙氣得衝上前,直對著季康揮出拳頭。時尚書屋
梁子瀅見狀,擔心季康會受到傷害,於是大聲尖嚷,「別打了!別打了……住手!小趙——我跟你走就是了!」
「梁子瀅,你居然這麼說!」聞言,季康眼神一黯,怒意如激流般在他的體內竄來竄去,撞得他直髮疼。時尚書屋
梁子瀅不理會他,仍哀哀懇求着小趙,「你別打他!聽到了沒?放開他我就跟你走!」
她明白像小趙這種人是天天在外頭拿着槍械刀棍鬼淚的小流氓,若是讓他看不慣的人,定會被他教訓得很慘;他甚至有過幾次將人打成重傷的紀錄,她怎麼能讓季康冒這種險呢?時尚書屋
「喝!你厲害啊!有女人替你說話,真不簡單!」
小趙朝季康走近一步,抓住他的衣領,狠戾的望着自己高過半個頭的他,強硬地說:「還不快滾!既然漂亮的小妞答應了我的約會,我心情正爽,你若是識相,就趕緊滾吧!」
「該滾的人是你!」
季康被逼急了,滿腔憤怒的對小趙揮起拳頭,一記右勾拳揮過去,立刻將小趙打得往後退了好幾步,然後跌了個狗吃屎!
「你……你居然打我?好!看老子怎麼教訓你!」
見小趙再次衝向季康,梁子瀅嚇得驚聲尖叫,只能捂着臉狂喊,「放了他!小趙,你別打了———」
結果卻出乎她的意料,這回小趙連季康的衣袖都沒碰着,就已經被季康拽住雙手,一個反轉折拗他的手筋,沉聲說道:「我要你立刻離開子瀅,永永遠遠都別來招惹她!你答不答應?說!」
小趙的臉皺得難看至極,雙臂也因為疼痛而直髮抖,卻仍嘴硬,「有種你就宰了我!別問這些有的沒的!」
「好!看樣子你是不答應了,別以為我不敢啊!」
季康緊抓住小趙的手腕輕輕轉動,只見小趙整張臉皺得變形,終於痛苦地逸出聲,「別……求你放了我……痛啊——」
「說,以後還會不會纏着子瀅?」
小趙疼得呼吸愈來愈急促,終於說道: 「好……我不會再纏着她的!這位大哥,你手勁放輕點,拜託啊——」
季康這才將他用力一推,接着走向梁子瀅,抓住她的手便打算離開。時尚書屋
「你要做什麼?放手啊廣她淚水滿腮地望着他,」你幹嘛要來趟這淌渾水?這一切都是我的事,你走啊!「
「是!我若不來,你現在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是不是就被那傢伙給糟蹋了?」目光如炬的他對著她吼道。時尚書屋
「那又如何?如果是我心甘情願的呢?你管得着嗎?」
「啪!」
季康亂了理智,猛地對她甩下一巴掌!
她撫着臉,淚眼迷瀠地看著他,「你打我?」
「子瀅,我是因為……」
望着肇事的右手,季康不知道該說什麼。時尚書屋
真該死!為何他又會失了理智?竟然動手打她?只因為他不希望她說出那些話嗎?是因為不希望她過得如此墮落而不知自重嗎?時尚書屋
「走!跟我回去。」
季康強拉住她的手。時尚書屋
「回哪兒?」她抬起一張濃妝艷抹的臉,扯開一抹令笑,「瞧我現在這副樣子,你要我回去丟人現眼嗎?」
「既然知道丟人現眼,就趕緊把衣服換一換,把臉上的妝給卸掉!」他強拉住她的手腕,「你到底還想玩什麼遊戲?」
「我能玩什麼遊戲?頂多交交朋友、喝點小酒而已!」她咬着下唇,強忍住鼻間的酸澀。時尚書屋
這話聽在季康耳中,竟覺得全身血液全匯流一處,在他胸口狂烈竄流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