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無中生有 第 10 頁


由細微地驚呼出聲,竟然是他! ……景麒。他怎麼會……又是什麼時候來的?師琳張大了眼瞪住他。 景麒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你好。」真是失禮,好像嚇到她了。在圖書館看了半天書有些累,遂到廣場上走走,不經意看見了見過兩次
作者:若零 / 頁數:(10 / 50)

依稀間被身旁的聲響驚醒,師琳張開眼,發現是幾個抓着氣球的孩子笑嚷着經過她坐的椅子。她不禁微笑着看那些追閙中的兒童跑遠,那笨拙又盡情的動作真是好可愛!腦中忽地閃過兒時的自己,坐在幼兒園角落的小椅子上,看著其他被父母接走的孩子歡快地跑遠,心裡想著:爸爸什麼時候會來接她?或者會托哪位鄰居阿姨順便帶她回去?……今天誰會來接她?……明天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天哪,怎麼想起這樣老舊的事來了?師琳皺眉,這幾天老是胡思亂想,真煩!再朝自己撤撇嘴,她轉過頭——嚇!
他……她所坐的椅子的旁側不知何時已站着一個人,讓師琳不由細微地驚呼出聲,竟然是他!
……景麒。他怎麼會……又是什麼時候來的?師琳張大了眼瞪住他。
景麒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你好。」
真是失禮,好像嚇到她了。在圖書館看了半天書有些累,遂到廣場上走走,不經意看見了見過兩次面的同校的她坐在這裡,並且……在睡覺。不管怎麼樣,女孩子獨自睡在這種地方總有些不妥,他走近了猶豫着該不該叫醒她,不知不覺中就在她身旁站了這麼久。時尚書屋
「哦,你好。」
勉強應答,師琳坐直了身,不再理他,調過頭去看水池中的假山。
景麒頓了頓,竟也在椅子上坐了下來,目光仍停駐在她身上。知曉她對自己不甚歡迎,卻無法移動腳步離開。原因不明,可能是緣于她不經意間散髮出孤獨的氣息吧。
剛纔不自覺地停駐在她身邊,或許就是因為她平靜睡容中透出一點似有若無的脆弱?不知怎地,她眉宇間有什麼,莫名牽動了他。
細看她的微笑和蹙眉時,竟覺得有些……痛楚?——怪了,景麒眉頭輕輕皺了起來,決定把心底這種感覺弄清楚。
師琳知道他仍在旁邊,心下浮出濃濃不悅。討厭,看到他就不舒服!猛地站起來,旋身朝圖書館走去。
「師……琳?」景麒沒動身,靠在椅背輕喚。這好像是她的名字吧?
師琳一愣,回過頭來。
看來沒記錯她的名字,很輕鬆地,他朝她微微一笑,「再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師琳又是一愕,怒氣閃過眸中,怪里怪氣!轉身快步走遠,什麼再見?但願永不再見!
他們很快就再見了。
事發於星期一早晨,因為昨晚又沒睡好的關係,師琳今天來校比較晚。匆匆走下公車時,她看了看表,照這情形鐵定是遲到了。那麼算了,趕得上第1節課就行,記個早讀課遲到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於是她索性放緩腳步,像往常一樣走過通往學校的林陰道。突發情況總在沒有預料之時發生——
一輛摩托車忽地從後面駛來,險險掠過她的身側!
師琳驚叫一聲跳開,抬頭望向已駛遠的摩托車,認出車主後,不由眯起眼,抓緊了書包。王麗娜那混蛋!竟然敢用這樣危險的方法嚇人!
正驚魂未定,又聽後面喇叭聲響,師琳回過頭望去,只見還有兩輛摩托前後開來,方向斜向自己!
師琳忙向路邊連退幾步,前面一輛貼著她閃過,帶起刮面的風塵。師琳咬牙,另一輛卻又逼近了,她急忙再退,連接向後踏了兩步,突地腳下一空……
「呀……!」感覺身體急遽跌落滑下,她兩手胡亂抓攀,掌心瞬時留下摩擦的疼痛。然後,落勢停了,她低頭,確定自己已經腳踏實地,這才恢復了心跳。
閉眼呼吸幾次定定心神,再張眼才看清自己的處境——
這是一個大坑!從兩端露出來的粗大水管看,這是因為修理下水管道而臨時挖的深坑,坑邊還立着一聲她先前沒注意到的施工警告牌。
師琳朝那張「正在施工,注意安全」的黃色牌子瞪了一眼,放開緊攀着坑沿的雙手,發現真的有些許破皮,同時膝蓋處的微疼也傳入大腦皮層。她拍了拍身上的黃塵,掏出手帕拭擦一下傷處的塵土。而後細察這個坑道:儘管凹凸不平的坑壁是稍微傾斜的,但以這個高度,恐怕自己是爬不上去了。底部也是坑坑窪窪的,還積着污水。時尚書屋
師琳低咒一聲,將右腳從浸過鞋面的泥水中撥出來,站到沒有積水的地方去。
踮起腳尖,望着沒有人經過的路面,師琳不由再低咒一聲,學生們已經在上早讀課了,再沒多少人經過這裡,這下可好,難道她要待在坑裡等到施工人員來?
可惡!想到王麗娜幾人的惡作劇,忍不住怒從中來,沒想到她們竟這麼惡劣,簡直不把人命放在眼裡嘛!哼,開玩笑,真以為她是吃素的?
等着,這筆賬她會討回來的!
但是現在……師琳仰長脖子張望四周,「來人哪!有沒有人在?來人哪——!」大喊了一陣,沒一點回音,喉嚨倒有點痛。於是她停了叫嚷,低頭看四處,彎腰搬了幾團大土塊疊起來,站在其上試圖往上爬,不料剛一使勁,腳下脆弱的土塊驀地碎塌!
沒來得及喊聲糟,她已經跌倒在坑底。
摸摸摔疼的屁股,心情更糟了,她盤腿坐起來,閉眼胡亂地喊:「喂——!有沒有人啊——?有沒有人在上面?喂——!」
「什麼事?」
「喂——呀!」沒料到真的有回音,她吃驚地嗆了一記,急仰頭看去,卻瞬時心情更惡劣。
什麼孽緣啊?竟然又是他!
「師琳?」探首往下瞧的景麒也是一驚,「你在下面幹什麼?」
幹什麼?難道她會自己跳下來玩嗎?師琳瞪他,說到底,還不是他們學生會惹得禍!
景麒單手撐在坑沿,另一隻手朝她伸過來,「來,把手給我。」

師琳猶豫着該不該把手伸給他。
「快點啊,你喜歡待在下面嗎?」等了一會,景麒好笑地催促,發現她真的很容易發獃,像現在這種情況都能看著他的手掌出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