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無中生有 第 12 頁


王麗娜三個,採取了沉默態度,皆在心裡想她們三個未免做得太明顯了吧,有些事擺上檯面就不好說了。 兩方僵持之前,楊曉虹轉向師琳,「師琳,你來說吧!撞你的人是誰?」此言一出,將所有的眼光集中到師琳身上。 師琳的頭垂得更
作者:若零 / 頁數:(12 / 50)

「你怎麼這樣說話!好好地會跌下去嗎?你看師琳傷得這麼重,還說這種話!真過分!」她的話引起了眾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來就是,反正也沒別人看見,想賴給誰就給誰。」
王麗娜雙手抱胸冷冷地道,「哼,師琳同學,最好不要乘機亂說話呀。」

一個資優生反唇相譏:「你怎麼知道事實到底是怎樣?如果你當時不在場,最好也別說話,省得讓人誤會。」
語氣中特彆強調「如果」。這下沒悟過來的人也轉過彎來了,對呀,如果這事跟她們無關的話,她們為何要多嘴辯解呢?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王麗娜大怒。
「什麼意思你心裡明白!」事實已經很明顯了。資優生們馬上站成一條陣線,準備乘此時機給霸權者一擊。
而富家子女們瞄了瞄王麗娜三個,採取了沉默態度,皆在心裡想她們三個未免做得太明顯了吧,有些事擺上檯面就不好說了。
兩方僵持之前,楊曉虹轉向師琳,「師琳,你來說吧!撞你的人是誰?」此言一出,將所有的眼光集中到師琳身上。
師琳的頭垂得更低,躲避大家的視線。
「師琳你說啊!一定看清楚車主是誰了吧?說出來啊!」一干資優生急切地問道。
「呃……是……」
師琳怎麼也不抬頭,在眾人的迫問下囁嚅着,欲言又止,「我……」

「不用怕!我們都會幫你的!你儘管說出來!」楊曉虹攬住她的雙肩,給她鼓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快說吧!怕什麼呢?」其他人紛紛催促,答案已呼之慾出,偏偏她不說出來,真讓人焦急。
「對呀,師琳同學,到底誰撞了你,儘量說沒關係。」
王麗娜盯住她,加重了說話語氣。不由也有點緊張起來,該死的丫頭,竟然有膽子說出來,而且想反咬她一口,看來還沒受夠教訓!
師琳聞言,飛快地抬起頭掃了她一眼,馬上又垂回頭。那一眼,很快速、很慌張,卻讓全班同學看得一清二楚。
霎時所有人都感到自己心中的想法得到了證實。果然是她們啊……
「王麗娜,你幹嗎這樣嚇師琳?心虛嗎?」
「放屁!我幹嗎要心虛?」王麗娜愈怒,出口也愈不雅起來,快冒火的眼睛瞪住師琳,這個該死的女人!
「哼,誰心虛了大家都看得出來!師琳,真的不用怕,說出來吧!」
眾人期待的眼光下,久久,師琳從低垂的頭下傳出細微的話語:「對不起,我……沒看清……對不起。」

「師琳!」眾人大吼。沒骨氣,幹嗎在惡勢力下忍氣吞聲呀?氣人呀!
師琳在大夥兒怒其不爭的瞪眼中,瑟縮了一下,終於鼓起勇氣抬頭,看著獃立一旁的老師,「老師,你認為,我……」
未竟的話在眼神中表現得很明白:老師,我可以說出來嗎?你支持我說出來嗎?
「啊?」正為無法控制的場面頭痛不已的老師更加無措。怎……怎麼辦?若師琳把王麗娜指出來了,他要怎麼處理?她爸爸可得罪不起啊!可是不讓她說出來的話,這種眾目睽睽的處境……嗚,當貴族學校的老師就是窩囊啊!但,為了飯碗着想,一定要沒在閙開之前打住……殘餘的良知和無情的現實,在他腦中鬥爭許久,最後吞吞吐吐地開口:「既然師琳沒看清楚……那,那就算了吧?下次小心些,不要再發生這樣的事了。那個……呃,下課了,大家下課吧。」
話完,落荒而逃。時尚書屋
留給課室內一片嘩然——怎麼可以這樣!明顯的偏袒,太沒公理了!體會到現實的殘酷,純潔的中學生們所受打擊匪淺。
難怪師琳不敢說,你看,連老師都這樣怕事,公理還能伸張嗎?她敢指出兇手才怪!
悲憤至極的學生們逐一拍拍師琳的肩頭,給予微薄的支持和安慰——師琳,我理解你了!我同情你!雖然社會這樣黑暗,但你要堅強,好好保重!
但更慪的是王麗娜三人,對望一眼,頗有「有冤無處伸」的委屈感。慪呀!事實是她們開車擦過她身側,只想開個小玩笑嘛!這下變成故意用車把她撞進坑裡了,份量重了十倍不止!更可氣的是,她們不能辯解!若是出口辯解就等於承認自己的兇手,沒天理啊!
師琳在兩個女生的攙扶下,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取出下節課要用的書,唇邊閃過似有若無的笑,沒有人看得見。嘻,如果直接說是她們騎的摩托車,只會引起一陣關於證據的爭吵,這樣不指明,反而讓所有人得出答案。接收到王麗娜等人不甘的瞪眼,她回一個會氣死人的無辜的眼神,看什麼看?我又沒說你,我根本什麼都沒說呀。
她很陰險,對吧?師琳低下頭,剛伸展的眉又攏起。
沒錯,她真不是什麼好人。從小沒有父母在旁教養的孩子,不怎麼可能有一副善良純潔的好心腸的!
當媽媽在外忙得昏天暗地,爸爸又被繁重的工作困住時,她常常被寄放在叔伯姑嬸等一乾親戚家,面對那些欺生的孩子、寄人籬下的弱勢、沒資格告狀的境地,她不能不學會如何保持自己。沒有大人保護的小孩,耍一點手段才能不被欺負——這也是她被欺負到很慘的時候才學會的……算了,幹嗎還想這些老舊的事。師琳甩開思緒,專心整理書包內摔得亂成一團的物什。
「師琳,你竟然不把事實說出來。」
楊曉虹坐到她身邊低低地說,「她們用車撞你耶!這麼嚴重的事你還忍得下!」師琳就是太膽小了,這樣會讓她們得寸進尺的!
「算了,」師琳慢悠悠地搖頭,「其實……摩托車沒有撞中我,可能只想嚇嚇我……」

「你還替她們推脫?!」楊曉虹不可置信。師琳真是太懦弱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