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與愁夏彤 第 12 頁


心裡頓時脹滿一股氣,衝出座位,由黑暗不見五指的電影院裡跌跌撞撞地走出來。 窄廊上,昏黃的燈光一照,淚被逼出來,想到自己將他丟在黑暗且陌生的人群之中,是他最怕的孤單啊。 淚擦乾,再走回去,坐下來沒多久,他醒來了,問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0)

不用找了,她已經來了,只是——「找我做什麼?」她只跟他一起走過城市的街道,其他沒別的了,沒想到兩人的關係竟是這般淺薄得可憐,即使要談情說愛都不知從何處着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想做什麼?我都奉陪。」
陌生似乎只存在她的心裡,他並不做如是想。
環顧他所居住的家,一個人住一間屋子,少了點人氣,蒼自得很。
「去看電影吧!」她提議着,至少電影院裡人多氣旺,他該去沾點人氣的。
電影看了一半,耳畔傳來一陣陣規律且微弱的呼吸聲,斜過臉去看身旁的人,夏霖竟不知何時睡着了。
望着那麼高長的身體蜷縮在一張狹小的椅子裡,侷促的手腳就算沒處擺放,也未越過雷池一步來侵犯她的領地,寧願委屈地將自己塞在小空間裡,也不吵她看電影的興緻。他真的純粹是陪她來看電影的,自己卻不看,既然這樣何必來呢?她心裡頓時脹滿一股氣,衝出座位,由黑暗不見五指的電影院裡跌跌撞撞地走出來。
窄廊上,昏黃的燈光一照,淚被逼出來,想到自己將他丟在黑暗且陌生的人群之中,是他最怕的孤單啊。
淚擦乾,再走回去,坐下來沒多久,他醒來了,問她:「去哪兒?」
「上洗手間。」

「嗯。」
他伸過手來握住她的,沒看見她哭紅的眼。
電影散場時已無公車可坐了,夏霖便從戲院一路陪她散步回家,在星光下聊着方纔的電影情節,高談闊論的人大多是她,夏霖總是在一旁凝神聆聽。深夜的城市,無車無人,整條街道都是他們的。送她回到了家門時,夏霖才自己走回去,每次看見他離去的背影,就會有股想掉眼淚的難過,好像他會就此遠去。
後來,他便常常約她一起去看最後一場的電影,問他為什麼?他說:「那樣的感覺很接近愛情。」
她聽了眼睛一酸,儘管他從沒說過愛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次之後,兩人開始要好起來,整個寒假都膩在一起,把聯考和侯亞農都拋到九霄雲外。
男生很少像他那麼細心的,很多事情他沒去做,讓人以為是他忘記了,然而絶不是。
期末考的最後一天,夏霖意外地出現在學校門口。「你怎麼在這兒?」她一愣,閃爍的眼神遮不住興奮,怕周遭同學的眼光,更擔心被猴子看見了。
夏霖沒回答,輓着她的手就走,那樣的自然,好像她的手天生就該長在他的臂彎裡。
「喂,你要帶我去哪兒?」
夏霖回頭看著她,露出難得的笑容,充滿孩童般的稚氣。
拐過一條巷弄,遠遠地看見了賣杏仁露的怕怕,她才明了。
「說過,要補償你的。」
他的手閒閒地擱在口袋裏,高人一等的身材,站在她的眼前,面對著西沉的夕陽,照得他一臉的金黃,那是她見過最健康耀眼的顏色。
「為什麼要請我吃杏仁露?」她明知故問,記得很久以前,在他們還不熟之前吧,他就說過要補請她吃的,只是當時沒問他原因。
「紀念我們的相遇。」
他從伯伯的手裡接過一碗晶瑩剔透的杏仁露,端給她,靜靜地看她吃着,很滿足的神情,好像滑嫩順口的杏仁露也滑過他的腸胃似的。
是啊,那天不就是為了要去買杏仁露才在街角撞見夏霖的?!想想兩人竟是因為一碗杏仁露而相識,不覺莞爾,吃來更有味。
「好不好吃?」夏霖的手垂放在她的頭上,摩掌着她的頭髮。
「嗯。」
除了好吃之外,還有幸福的感覺在其中。

下學期開學後,課業更緊了,但她仍會利用自習的時間跑去夏霖家裡,有時幫他洗洗臟衣服,有時會在廁房裡像個家庭主婦一樣忙着煮一頓簡單的飯菜,通常也只是泡麵加兩顆蛋,用小小的幸福喂飽兩個胃了。
飯後,她又躲回廚房去洗碗筷,邊洗邊跟他聊着學校裡發生的事情,抱怨着沒完沒了的大小考試。說得口沫橫飛也不見他有何回應,等碗筷洗完了,回到客廳裡來,見他竟縮躺在沙發上沉沉睡去,她愣愣地看著,用很大的力氣將淚吞回。良久,才蹲近沙發旁,望着那張安詳的睡容,恍如已沉睡了幾世紀,那般死寂的容顏責無端惹她心顫起來,神經過敏地伸手去觸探他的鼻息,是否還有呼吸?感受到他微弱的氣息後才安心,小心翼翼地拿起一件外套幫他蓋上,再端詳一會兒才離去,就讓他安靜地睡一覺吧。
有一回看他頭髮長得不像話,根本是個野人,促着他去剪掉,清爽一些,他卻是不肯,說是除了她之外絶不讓別的女人碰他一根寒毛,多令人窩心的藉口啊!然而一回頭,、他卻又抱顆籃球睡去了,有時連吃個飯也會睡着,他啊,根本就是徹頭徹尾的懶。但是,看著那樣的橫生亂髮和佈滿下巴的鬍髭一如他守孝期間的模樣,令她感到不祥,於是在她不厭其煩地和他「盧」了老半天之後,他終於首肯了。
「不如你幫我剪吧!」
哈,他的勇氣真該得到一座諾貝爾獎!
「不行,我只會幫『芭比娃娃』剪頭髮。」

他很堅持。「那你就把我當做你的芭比娃娃吧!」說著還用他的下巴來磨人,那紮紮的鬍髭,搔得人發癢。
「你確定?」拿着剪刀的手開始晃抖起來。
他調皮地湊上前來,熱情地擁吻她,深情款款地注視着她的眼睛。”我從來沒有這麼確定過。”那篤定的神態,好像他們討論的是終身大事,不是剪頭髮這等卑微小事。
這是他難得一見的幽默和輕鬆,卻也透着對她的深情。
細心地剪着他的發,心裡泛起一股幸福,兩人恍如一對尋常夫妻,體驗着沈三白和蕓娘的畫眉生活樂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