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與愁夏彤 第 16 頁


什麼東西會死人的? 猴子的反應向來比她好。「你亂講!!」對著豆子放聲大吼。 猴子一定是聽懂豆子的話了。她看看猴子,臉上怖滿疑慮,她記得清清楚楚的,即使在那一刻裡,她的腦子仍然是冷靜的,只是無法動作,不能思考。
作者:待考 / 頁數:(16 / 0)

侯亞農說了一句話,夾雜在猴子那一聲「餓」的尾音中,所以聽的不是很清楚,好像說誰死了來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啊?!」猴子也沒聽清楚。「老哥,你說什麼死了?」
侯亞農沒回答,眉頭皺成好幾褶,豆子看看他。「我來說吧!」他的眼神輪流在她和猴子臉上逗留。「雖然你們跟他不是很熟,但最少大家都認識一場,他這個人雖然有點怪,不合群也不愛說話,又老是在睡覺——」說到這兒,豆子黯然神傷地像在解釋什麼給誰聽。「早知道那是什麼嗜睡症——會死人,我就不會讓他那樣一直睡睡睡——他是那麼的有才華——」他忽然轉身掄起拳來捶牆。時尚書屋
路小築很冷靜地分析豆子的話,他所描述的人,應該是指夏霖,但是她聽不懂什麼東西會死人的?
猴子的反應向來比她好。「你亂講!!」對著豆子放聲大吼。
猴子一定是聽懂豆子的話了。她看看猴子,臉上怖滿疑慮,她記得清清楚楚的,即使在那一刻裡,她的腦子仍然是冷靜的,只是無法動作,不能思考。
猴子轉身向侯亞農求證,候亞農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眼瞼一垂。無比哀戚的模樣。
「不可能!不可能!」猴子開始發瘋似地狂吼着。「絶對不可能的!夏霖他不可能會死——」猴子猛搖晃着頭,髮絲飛躍而起,像被一股颱風刮過。
最後那一句她聽懂了,尤其是前兩個字,那是她這一輩子都要跟着的名字,她要叫一輩子的,而一輩子是很長的,他們才站在出發點正要開始——
猴子轉過來看著她,求救兵似的。「小築,他們說夏霖死了——」猴子趴在她的肩上,失聲大哭。
而她卻一滴淚都哭不出來,整個人僵了一般,後來她回想起這一天時,才明白,其實早在侯亞農說「夏霖死了」的同時,她的心就被急速冷凍了,失去所有的感受,像個冰人,站在那兒,沒有知覺,只是下意識裡不能接受。
她像失了魂魄似地要往外走去,怔忡地,沒有方向感,不知門在哪個位置?
「小築,你要去哪兒?」猴子抽噎地問道。
她忽然想起夏霖說過要提早過生日的事。「我和夏霖約好了,要幫他慶祝生日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豆子聞言才恍然大悟。「難怪夏霖的鄰居說,發現他的時候,身體都冷了,還死守着一個生日蛋糕,上面點燃二十根臘燭,沒有吹熄,任由它燃盡,蛋糕也沒切,大家正猜他可能是在等什麼人,」豆子吸口氣,繼續說:「原來夏霖等的人是你!」
大家都睜大了眼望着她,尤其是猴子和候亞農。「小築——」他們兄妹兩人同時喊了她的名。
很詫異吧,全世界沒有人知道他們相戀的事,夏霖一走,她甚至找不到人來證明,他們相戀的事實。
剛纔在導師家裡喝的紅酒,一股腦兒全吐了出來。時尚書屋
第7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凌晨兩點,是正常人該睡眠的時間,而夏霖卻一點睡意也沒有,睜着一雙因長期不由自主性嗜睡而顯得惺松的眼眸,環視這間他從小到大進出幾百回的病房,他對這裡的一桌一椅簡直比他家的廚房還要熟悉,閉着眼睛都能走路了。每個月一次的例行性檢查,住院七天,醫護人員會將他全身每個器官,每顆細胞都要翻過來檢查,那七天裡他當自己是一隻解剖台上的青蛙,而不是夏霖,今天等到天一亮醫生報告完後便可出院,現在之所以睡不着不是因為恐懼,而是他太興奮了,因為今天是他十九歲的生日,一般人過十九歲生日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是對一個患有遺傳性嗜睡症的人而言,能活到現在已經是奇蹟了!
八點整,住院醫生準時出現在他面前,告訴他檢查的結果。
「夏霖,你的家屬呢?」住院醫生問他。
這個住院醫生一定是新來的,才會這麼問他,以他出入這家醫院將近十九年來,遺傳疾病科的醫生,沒有一個沒替他看診過,因為他的病例是幾百萬分之一的基因突變,很罕有的,所謂物以稀為貴,所以每位醫生都視他為醫療經歷上難得一見的寶貴經驗,而他也樂於和這些醫生們配合,只是日子拖久了,有點煩,畢竟龐大而複雜的基因遺傳工程不是區區幾個醫生就能解得開的。
何況這也只是例行性檢查他體內的基因是否維持正常的運作沒有惡化而已,他絶不想驚師動眾,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事事得父親陪着,不過,他倒是答應父親等檢查完就回家,兩父子一起慶祝他十九歲的生日。
「有什麼事直接跟我說吧!」他的直率不懼更顯得醫生的猶豫不決。
「嗯……」
醫生的眼睛盯着檢查報告,思索着該如何說出口。「最好先通知你家人過來一趟。」

「為什麼?」他看看新來的醫生,臉色居然有點發白。「我今天不是就可以出院了嗎?」
醫生面有難色。「恐怕不行了。」

什麼意思?什麼叫恐怕不行?今天是他十九歲的生日,他可不想在醫院裡度過。
「你不必留我住院,反正下個月初我還會再來的。」
一住進醫院就是七天,任人抽骨髓,檢驗的事沒完沒了,他已經麻痹了。
「你最近睡覺的時間是不是越來越不正常,睡眠的時間卻越來越長?」醫生問他。
「是啊!」反正是老毛病了,從小他的睡眠時間就比別人久,醒的時間很短暫,如果說成人一天睡八小時,平均年齡七十二歲的話,他大概只有三十六年的時間是清醒着的。
「我建議你越快住院治療越好,」醫生有點語重心長。「從報告上看來,你體內基因惡化的速度很驚人啊,恐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