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與愁夏彤 第 25 頁


是迴光反照吧! 去買了她愛吃的蛋糕,還有二十根臘燭,一一插上去,從口袋裏找出打火機來,將臘燭點燃,好多啊,沒想到居然也讓他挨到了二十歲,如果母親知道他能活這麼久,是否還會離開他? 去年,十九歲的生日時,他遇見了路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0)

「我知道你會堅強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著自己都心慌起來,惶然地燃根菸,緩下不安的情緒,心傷的是不論她有多難過,他都無法再安慰她了。「難過的時候去找侯亞農。」
她眯起眼睛,眼裡有忿意,不敢置信耳朵所聽到的,憤然離去。時尚書屋
幾天都沒再來找他,是一種懲罰吧。
從未沒有過的惶恐、害怕她不來找他了,害怕那會是他們最後一次的見面。

約好周六提前過生日的,所以從周四開始,他使不曾輕易闔眼睡覺了,怕一睡着,就錯過了生日,不想醒來時,見不到路小築的人,只有紙條。
星期六那天,他的精神出奇的好,雖然已經兩天兩夜沒睡了。哈,該不會是迴光反照吧!
去買了她愛吃的蛋糕,還有二十根臘燭,一一插上去,從口袋裏找出打火機來,將臘燭點燃,好多啊,沒想到居然也讓他挨到了二十歲,如果母親知道他能活這麼久,是否還會離開他?
去年,十九歲的生日時,他遇見了路小築,生日願望許的是「給我一個愛情」,今年呢?該許什麼願望?算了吧,他沒有時間等待願望實現啊!
熊熊的臘燭火光,燃燒着紅色的臘,越燒越短,像他的生命,他不禁悲從中來。
等了好一會兒了,路小築還沒來,臘燭已經燒一半,怕臘燭燃完了,人還不來,於是先將臘燭吹熄了,等路小築到了再點。
臘燭一吹滅,臘芯就化成了一縷白煙,裊裊上升,恍如臘燭的魂魄,在屋裡,不肯離去。如果他死了,他的魂魄也會像這白煙捨不得離開吧,這裡有他留戀的人兒呢!
中午了,路小築還沒來。拿出寫給她的歌「愛與愁」,低聲吟唱着,歌裡記錄了一年她帶給他的愛慾情愁,圓滿了他短暫的的人生,無怨無悔的青春。等一下,她來了,要親自唱給她聽。
糟糕,眼皮又開始感到沉重了,他不想睡啊,今天饒了他吧,讓他安然地度過這二十歲的生日吧!
小築,你怎麼還不來?是不是忘記今天的約定了?自從那天她忿然離開後,好幾大都沒跟他聯絡了,不知她氣消沒?天知道他多麼不想見她傷心難過。
打個電話去她家看看吧,也許還躲在家裡生他的氣。電話鈴聲響了八次,答錄機裡傳來小築清亮甜美的聲音。「喂,您好,不管您是要找路先生、路太太或是路家的女兒,我、們、都,不、在,請留下姓名及電話,讓我們知道您在找我們,拜拜!!」
嘩一聲之後,他開始對著答錄機唱歌,唱那首「愛與愁」,末了才說:「小築,這是給你的歌,喜歡嗎?二十歲的生日少了你,不像生日,我會守着臘燭,一直等到你來,一起吹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趴在桌子上,看著蛋糕上面的奶油融化成一攤攤;再望向門口處,沒半點動靜,失望使他的眼皮更沉重,拿兩枝牙籤撐開也沒用。
收音機裡傳米DJ接聽Callin的的電話,是怎樣寂寞的人才會打電話去給DJ啊?
快十二點了,他的二十歲生日就要過了,而小築終究還是沒趕來。
他落寞地點起二十根燃了一半的臘燭,因為睡意大濃了,一不小心就讓打火機給燒到手,居然沒有痛的感覺,睡意勝過一切,不曉得這一睡;又是幾天後才會醒來。
於是就着一點殘餘的恍惚意識,他撥了一通電話到電台去,希望有人可以見證他曾經愛過。
鐘過了十二點,他的心情反而出奇的鎮定,不再掙扎,不再頑抗,只是靜靜地等候着,等候死神來迎接他。
風吹過窗板,咿呀而響,像呼救聲,是死神的模樣嚇了它嗎?門也被拂開了,他原就沒習慣上鎖,方便路小築的來去。
好睏啊,渾身乏力地躺在沙發上,呈垂死狀態,一股寒意從骨子裡竄出來,他覺得好冷啊。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聽到腳步聲,踏進門來,是小築來了嗎?想睜開眼看清來的是誰?卻連想的力氣也沒了,他不支地又陷入了黑暗昏沉的天地。
「哎呀!」鄰居陳先生下了大夜班,回來見夏家的門戶大開,進來探望一下,赫然發現夏霖,臉色發白,幾無血色。「怎麼全身冰冷得嚇人。」
一摸他的鼻息,沒氣了。
「天啊!這孩子-」鄰人不敢置信,這個年輕的生命沒有呼吸了。
嚇得要兜跑回去家裡叫人,卻在門口處差點撞了個女人,仔細端詳那女人的神韻竟然有幾分神似夏霖。
「請問你是誰?」
女人無心回答他的問題,閃過門旁的空隙,急着進屋去,倒是她身後的兩個年輕人,其中一個代她說:「她是國際知名的基因醫學權威Dr lee。」

鄰人陳先生輕哦一聲,歪頭往屋內瞧,好奇地問:「喂,你要找誰啊?」
另一個年輕人又替她回答:「她要找她的兒子。」

女人衝到沙發旁,猛然抱住夏霖,眼淚奪眶而出。「兒子,媽回來了。」

「你就是夏霖的母親?!」陳先生尾隨過去,看著臉色發白的夏霖,神情哀傷地說:「可惜,夏霖來不及見你了。」

女人的哭泣聲,抽抽搐搐的,心疼地撫着他的蒼白麵容。
「兒子,媽不會讓你死去的。」
她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只會淚眼汪汪、束手無策的母親了。
去國二十載,鑽研基因醫學工程,為的就是救活自己的小孩。
「DR LEE,他的身體開始發冷了。」
一旁的助理提醒她,救人要緊,此時此刻不是她這個失職母親流淚懺悔的時機。
「快放人急速冷凍箱,」愛子心切的她,慌張地吩咐隨她回國的兩位助理。
幸好,她趕回來了,看到桌子上成了糊狀的生日蛋糕,上頭躺着二十根已然融化的臘燭,她的專業預估兒子應能度過二十個年頭,沒想到還是算錯了,因為她知道一一今天不是兒子的生日。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