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與愁夏彤 第 5 頁


袋裏,他的腳定定地佇立在方纔所站的位置上,他的眼則直直地盯着她看,直到公車將她帶走時,他的手離開了口袋,舉起來對她揮舞着。 心裡不知怎地竟有些若有所失。這樣的場面令她想起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裡面,那一場女主角天真的小
作者:待考 / 頁數:(5 / 0)

公車緩緩地起動,可能是搭乘的人太多,有點承載不了似的,像老牛拖車,她幽幽地望着窗外,視線隨着公車的移動而移動,一幕一幕的景象人眼,直到那個叫夏霖的大男生跳入她的視線範圍,兩人隔着窗玻璃對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原來他根本不坐公車!
她心裡有些悵然若失。
他所做的一切,似乎總在她的算計之外,教人捉摸不到。在她的視線還來不及自夏霖的身上挪開時,他又說了第5句話,雖然隔着車窗聽不到他發出的聲音,但是很奇怪,彷彿心有靈犀似的,她居然可以讀出他的唇形。
那不常啟動的雙唇,微微牽動着。「路小築,再見!」這句無聲的話,竟也牽動了她的心弦。
他的手閒閒地安放在口袋裏,他的腳定定地佇立在方纔所站的位置上,他的眼則直直地盯着她看,直到公車將她帶走時,他的手離開了口袋,舉起來對她揮舞着。
心裡不知怎地竟有些若有所失。這樣的場面令她想起川端康成的伊豆的舞孃裡面,那一場女主角天真的小舞孃站在岸邊,對著坐在船上的男主角揮手告別,而就讀高校外出旅行的男主角只是定定地看著小舞孃,並沒有揮手示意,直到船隻漸駛漸遠,小舞孃的手越揮越用力,那張笑容燦爛的小臉蛋,一句句真心誠摯的「莎喲娜啦」,終於在船隻即將消失在小舞孃天真無邪的瞳仁中時,他揮手了,奔到船頭上,激動萬分地揮舞着感動的疼惜,對小舞孃的疼惜。
但是他不是那個高校男生,她也不是小舞孃啊!
路小築一直以為他是為昨天的行徑來道歉的,但——有這樣向人道歉的嗎?

那日之後,她好像才在人群中發現夏霖的存在,以前為他,總是一個人躲在角落邊,沉默而無聲,常常會被忽略,大概只有猴子注意到他吧。後來有幾回和猴子去下大的熱音社瞎混,都沒見着夏霖,因為跟他不熟,所以不好開口問他的去向,倒是猴子總能代她說出心聲。
「老哥,夏霖呢?」
侯亞農也聳聳肩。「不知道,好幾天沒見到他了。」

這樣的答案當然無法滿足猴子,於是就會聽到猴子灑潑地責備侯亞農。「老哥,你們怎麼一點都不關心夏霖呢?」
所有的團員全因為一個夏霖的不在場,就要承受莫須有的罪名,當然有人會跳出來抗議。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豆子就開腔了:「夏霖有你關心就夠了,哪還需要我們這些哥兒們呢?」
猴子掄了豆子一記粉拳,又掐着他的脖子不放,直到侯亞農開口。
「夏霖的父親生病了。」

路小築靜靜地聽著他們的對話,突然想著,那天,夏霖一大早去等她,究竟是何用意?難道只是想知道她的名字?如果真是這樣,他大可去問候亞農或是猴子,犯不着凌晨三、四點跑去她家門口守着啊,這個人,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煩人啊!別胡思亂想了,難得的周末假日,她只想讓腦子空閒一下,暫時把聯考擱在一邊,安安靜靜地坐在熱音社的一隅,忘情地聆聽侯亞農低沉暗啞的歌聲。
在樂團練習的空檔裡,大家各自挨坐在角落裡,你一句我一語地閒嗑牙,生性好動地鼓手小傑對著長相斯文的Keyboard手Kevin:「喂,你那本《紅樓夢》到底看了幾遍啦?瞧你一天到晚捧在手上,還有啊,是兄弟才奉勸你的,大男生別老看那種娘娘腔的書,怪噁心的。」

讀中文系的Kevin回他一句:「何惡之有!這可是我最喜愛的一本書呢,如果讓我當賈寶玉,別說嚅心了,就算會嗯肝嗯肺我都願意,想想他們過的日子,哇,那才叫生活。」
說著閉起眼睛,大概沉醉在榮國府的富裕國度裡去了。
說到女人,就君子所見略同了。「說的也是,像我最愛的一本書,就是《鹿鼎記》了,每看一回就幻想一次我是小說裡左擁右抱的韋小寶。」
小傑恨不得能改名叫小寶啊,那麼他便可擁有三妻四妾了。
路小築對Kevin說:「我也很喜歡《紅樓夢》,改天咱們可以聊聊。」

「好啊。好啊!」kevin立即答應,可以跟「純情美少女」聊天,是他畢生最大的榮幸。
猴子怕Kevin興奮過頭,對於小築的邀請產生多餘的聯想,馬上澆盆冷水給他。「喂,你死心吧,小築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果然是當頭棒喝,不過失望的不只Kevin,其他幾個口水往肚裡流的男生也難過地發出失望的嘆息聲。「啊——!!」
只有侯亞農面不改色地看著低頭不語的路小築。「是嗎?小女孩長大嘍,」嘴角掛着一抹詭譎的笑意。
路小築窘得不知如何是好,一抬眼望見侯亞農鋭利的注視,眼神又縮躲回去,不敢直視,唉,為何在他面前,自己總好像矮一截呢?難道愛一個人就是如此嗎?
其他的人,看他們兩人穿梭來回的眼波交流,一切都瞭然于胸了,只是心裡面都替路小築擔心着,像侯亞農這樣的男孩,是一隻狂野的飛鷹,停不下來的,只怕她遲早會受傷呢。
kevin看出路小築的尷尬,體貼的他出言為她解圍。「小築,《紅樓夢》也是你最喜愛的書嗎?」像路小築這麼溫柔善感的女孩子不多了,雖然沒機會追求她,做朋友也是很理想的。
路小築如獲大赦似地抬眼望着Kevin,紅透透的臉頰露出微微一笑,傳遞她會心的謝意,繼而搖搖頭地說:「我最喜愛的是川端康成所寫的《伊豆的舞孃》。」

Kevin說:「嗯那本小說很適合你。」
從頭到尾地打量了她一回。「你很像小說中那位天真無邪的女主角。」

她赧然一笑,很訝異別人居然把她和小舞孃聯想在一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