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與愁夏彤 第 8 頁


累積,才會醞釀出感覺來,否則她寧願不要。 後面的人過不去,頻頻說著:「借過!」她才不好意思地移動步子。 一走出戲院狹隘的通道,路小築的手就掙開了,她寧可將剛纔的牽手當作是實用多於其他因素。 天色暗了,散場的人
作者:待考 / 頁數:(8 / 0)

片子是侯亞農挑的,那是一部愛情文藝片,男女主角的親熱戲不少,很適合情人們觀賞,但必須是熱戀中的男女,像她和侯亞農這樣青綠的關係,只是徒惹尷尬,激情戲一來,她的眼睛不知該往哪兒放?心口更是怦怦亂跳,但呼吸卻要抑制得極小聲,怕被旁邊的人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只跨放在椅背上的手臂,不知何時已經悄悄地摟住她的右肩,並刻意地將她的身子攏過去,她覺得自己的上半身斜斜地倚靠在候亞農的胸膛上,這樣的姿勢,令她很不自在。後來電影演了些什麼,她都沒注意了。
散場時,侯亞農牽住她的手,她因這舉動而停住腳步,擋住了小小的通道。
「怎麼了?」候亞農回頭不解地問她。
牽手,這樣小小的一個男女之間的行為,對他而言,也許微不足道,但是她卻無法等閒視之,對她而言,每一個男女之間的接觸,都必須是兩人有一定感情的累積,才會醞釀出感覺來,否則她寧願不要。
後面的人過不去,頻頻說著:「借過!」她才不好意思地移動步子。
一走出戲院狹隘的通道,路小築的手就掙開了,她寧可將剛纔的牽手當作是實用多於其他因素。
天色暗了,散場的人潮也漸漸消失在小巷弄的夜色裡,獨留下她和侯亞農。
她倚在一盞昏黃的街燈下,那街燈照得她暈暈欲醉,這樣的約會,于她,是頭一遭。
候亞農就立在她面前,又是那一雙毫不遮掩的眼眸,略帶狂野,就像他在唱歌的時候,那樣的不覊。
兩人對視良久,沒有對話,路小築几乎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在這條幽暗的巷道內,要再出現人影,大概得等下一次散場的時候了。
「我想吻你!」
候亞農抬起她的下巴,她的心霍霍地顫動着,整個人無法思考,兩片唇緊抿着,彷彿要它們去執行一件攸關生命的重大任務。
候亞農的另一隻手撐住她的後頸,那樣微微仰起的角度,是適合接吻的動作,剛纔的電影出現過的。不是嗎?
他的唇落將下來,貼住她的唇。
她全身僵硬地承受着,這就是吻嗎?怎麼是這樣沒滋沒味的。
「你的嘴唇要張開的。」
侯亞農的聲音裡透着笑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幸好,天黑,遮住了她的臉紅。
這一切似乎大快了,她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我該回家了。」
她貓叫般的聲音,脫口而出。
也不等候亞農說些什麼,倏地一轉身,拔腿狂奔,像要逃離危險地帶似的。
她一路沖衝撞撞,有如閉着眼睛奔跑,直到坐迸那班回家的公車裡,才發現她的眼睛不禁濕潤了。禁不住胡思亂想,覺得自己像不小心踩進了大人的世界,失去了原有的那份純真,也對不起原來的那個自己。
公車搖搖晃晃地,一路將滿腦子自責的她搖得睡着了,才讓她得到暫時的救贖。
當她醒來時,公車已到站了。經過方纔那深沉的一覺沉澱,她的心神已稍稍獲得安釋了。
才跨下公車,她就看見夏霖站在站牌旁,腳底下被一圈白色的煙蒂圍住,想必在那兒站了很久。
「你來了!」他一隻手閒閒地擱在口袋裏,一隻手仍夾着一根菸,煙燼長而未落,意味着他的姿態未曾移動,直到見了她,開了口,才驚動了那一截煙燼,嚇落在地。
她的心才剛從矛盾的情緒中掙脫出來,煩得很。「什麼『你來了』?!我每天都會從這兒經過的,不是因為你的關係!」她的口氣有點沖。
但是夏霖的情緒並沒有被牽動,即使她對他那般不友善。他捺熄手上的煙,伸個懶腰,站得太久了,有點累,看著路小築頭也不回地走回家去,隔了一段距離之後,他才在幾尺外的背後說:「那麼改天再請你吃杏仁露吧!」
路小築聽到了也沒搭理,心裡只是納悶地低念一串。「誰要跟你去吃杏仁露?」噘起嘴來。「咦?!他怎麼知道我愛吃杏仁露?」快到家門口時,才自問自答地說著。「一定是猴子多嘴跟他說的。」

進了家門,看到母親,撤嬌地嚷着:「媽,我好餓喔!」已經十點多了,她還沒吃晚飯呢。
一回到家,她就安心了,自己又扮回父母眼中那個潔白無暇的乖女兒。
隔天早上,媽媽照例進來她的房間喚她起床;拿她的制服去洗,一切又走回原來的軌道了。
「小築啊,誰約了你放學後一起去吃杏仁露?候敏嗎?」她母親手肘上撂着她的制服,手裡拿了一張紙在看著。
她還賴在床上。「我們每天都會吃的啊!」
「侯敏的字怎麼龍飛鳳舞的不像女孩子,」說著又問了女兒一回,「這紙條還要不要?不要的話,媽就扔到垃圾筒了。」

「什麼紙條?丟了,丟了!」她嫌媽媽吵的,抓了棉被兜頭一蓋。
母親順手就要把紙條給扔了時,她霍地掀開棉被,臉色大驚地叫着:「紙條在哪兒?」翻身下床,立即衝到垃圾筒旁,朝裡找去。
「紙條在哪兒?」她想起來了,那紙條是夏霖昨天早上塞給她的。
母親揮揮手,那張佈滿縐摺的紙條被夾在指縫間搖擺。「在這兒呢,我還沒丟掉啦!」
她衝過去奪米看,兩眼惶惶然地盯着因縐痕而扭曲的字跡。「放學後補請你吃杏仁露,公車站牌見。」

那幾個字像炸彈似地炸醒了她的記憶。「難怪昨晚他會現在公車站牌,原來-哎呀!」
她心理不住地內疚起來,想到昨天自己和侯亞農在戲院裡看電影時,有個人正在某處苦苦地等着她,巴望着一班一班的公車過去,卻始終不見等待的人出現,那一分一秒的守候,化成了滿地的煙蒂——
然而,見面時,他卻什麼也沒說。
是注定要欠他的嗎?
才一天的時間,路小築卻覺得自己像經歷了一世的起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