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情愛 第 109 頁


你終究要比我強。」易敏之說。「你太謙虛了,易老師。」張維笑着說。「不,」易敏之點了一支菸,接著說,「如果學生都比不上老師,那社會可就完蛋了。所以,我一直覺得學生就應該取代他自己的老師,應該比他的老師走得更遠一
作者:西北師大現當代碩士研究生 / 頁數:(109 / 0)

「易老師,我的這篇文章寫得可能很粗,而且很幼稚,裡面有很多尖鋭的詞和句子,你看的時候可能很不舒服,就圈一下,完了我再修改。我就這個性格,要麼不說,要麼就說真話,希望你不要介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張維說得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時尚書屋
「怎麼會呢?我說過,從你的性格中,我看到了當年的自己。我真的很高興。一個人最大的敵人是他自己,並不是別人。你的批評對我來說,也是我對自己的一次自我完成。時尚書屋
再說了,我覺得你所經歷的這個時代比我要幸運得多。現在正是文化大融合的時候,你有機會和能力接觸真正的世界文化,而我和我那個時代的人,接觸的都是皮毛。我們是終究要被淘汰的,你終究要比我強。」
易敏之說。時尚書屋
「你太謙虛了,易老師。」
張維笑着說。時尚書屋
「不,」易敏之點了一支菸,接著說,「如果學生都比不上老師,那社會可就完蛋了。所以,我一直覺得學生就應該取代他自己的老師,應該比他的老師走得更遠一些,這才是人類的希望。你說對不對?」
張維敬佩地看著面前這位只述不作甚至連述都不願意的人。時尚書屋
他們又擺了一局,結果這一局平了。在重新擺棋的時候,易敏之說:
「我聽馮德昌說,你跟老方險些打起來?」
「他說你、穆老師和我的閒話,我實在聽不過去。」
張維氣憤地說。時尚書屋
「無所謂的,要學會寬容。老方那個人,誰的閒話都在說,實際上大家把他當笑料看,誰也不會把他的話當真。你不要介意。他罵了我十幾年了,我從來都沒有管過,實際上也沒有人相信他的話。」
易敏之說。時尚書屋
「可是他顛倒黑白,總得有個人來治治他。」
張維氣憤地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說閒話的人太多了,你能治得過來嗎?你如果太在意他們的話,你的精力就會被那些閒話左右,你也就陷于閒話中了。清者自清,別把生命用在那些無聊的事和人上。」
易敏之說。時尚書屋
張維點點頭。時尚書屋
張維走後,易敏之拿起張維的文章來看。老實說,剛開始看的時候,總是有些不舒服。他便趕緊調整自己。他把張維文章裡的那個易敏之沒當自己。時尚書屋
再看的時候,他就覺得順耳多了。張維的一些言詞的確很激烈,但是,他知道,張維文章中的易敏之代表的是一個時代,一種思潮,並非單指他這個人。文章總共有五萬字左右,寫得行雲流水,通暢分明,用的筆法並非一般論文的筆法,而是隨筆的手法,能讓人一口氣讀下去。這實際上是易敏之第1次真正地瞭解張維。時尚書屋
他發現,他對張維的把握基本上是準確的。時尚書屋
五天以後,也就是放假的第1天,張維來取書稿。易敏之把書稿從書房裡拿了出來,對張維說:
「你使我想起了二十多歲的尼采,但我希望你不要重複尼采的道路。尼采推翻了偶像,卻把自己樹立成了自己的偶像,所以瘋了。這是生命的高潮,但卻不是大境界。」
張維欲言又止,拿過書稿來看,裡面沒有任何批語,就說:
「易老師,你怎麼沒有圈……」
「噢,你是說那些尖鋭的詞藻?我認為它們都很動聽,沒什麼。帶完你們這一屆,我就要求退休了。」
易敏之笑着說。時尚書屋
「為什麼,易老師?是不是我寫了什麼讓你難堪的話了?」張維驚奇地問。時尚書屋
「哎,你想哪兒去了。這是我的心願。另外,我在看了你的文章後,覺得自己真的該退休了。英雄出少年,長江後浪推前浪,一點也不假啊!我還是要勸你一句,千萬不要為名而困。」
張維點點頭。張維走後,林霞問易敏之:
「你覺得張維寫的真的好嗎?」
「是啊,他比我有才情。有才情的人更有悟性。」
「但你又說多年以後他可能會否定現在的東西,是不是在你看來,這文章還是不成熟?」
「是這樣,不過,按他現在的學歷和年齡來看,能寫出這樣的文章,有這樣的才情,已經夠得上天才了。」
「我也看了他的文章,我覺得他的氣有點太盛。」
「這不要緊,這與他的年齡和才氣相當。數年之後,他就會提升到另外一個境界,到那時候,他就遊刃有餘了。」
張維回到自己的房裡後,左思右想,倒覺得自己的文章可能有很大紕漏,他一想起易敏之的胸襟就覺得自己太狂妄了。他要把這篇文章寫得絶美無比,天衣無縫。他又仔細地開始讀易敏之的書稿。每讀一次,都有新的收穫。時尚書屋
穆潔第2天要走了,見張維仍然在看易敏之的文章,就問:
「你不是讓他看過了嗎?怎麼還要寫嗎?」
「每讀一次他的書稿,我就覺得自己的文章漏洞太多了,太片面了,而且老子只用了短短五千言,就道盡世間真理,而我竟然用了五萬言。太長了,看得人很吃力。」
穆潔笑道:「嗯,有這種精神,就會出好文章的。」
第6
與莫非的決裂(1)

一場與後現代的鬥爭

文青在放假的第2天,拿來了他們剛剛出的《非詩》創刊號。在這本民間刊物中,刊登的全是20世紀60年代以後出生的年輕詩人的作品,這些詩大部分都是口語詩,而在這些口語詩裡面,又有一部分是用粗俗之語寫的,內容大抵是「打炮」在他們的詩裡面,是不能出現做愛這個詞的,因為這個詞太文,太土,沒有「打炮」這麼直接,過癮啊、喝酒啊等,都是些過去沒有人寫過的日常生活。詩刊的刊首語裡面,對這些詩大加讚賞,認為這才是真正的後現代詩,是中國的工業詩。莫非認為,過去中國所有的詩都是農業詩,那些都是妄念,對現代人來說,是過時了的東西,中國現在需要的是工業詩,只有這樣,中國的詩才能和世界潮流走在一起,並能迎頭而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