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情愛 第 118 頁


定要見見他,要看看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才肯走。」張維說。「算了吧,我過得真的很好。」吳亞子說。「你覺得我會給你添亂嗎?不會的。」張維說。「不是這個意思。我已經結婚了,我們再也不可能了,你明白嗎?張維!」
作者:西北師大現當代碩士研究生 / 頁數:(118 / 0)

噢,對了,不知道他早上起來給你擠不擠牙膏,如果他不擠,你就要自己擠,再也不要像以前吃個泡泡糖了事。你要自己愛護自己。還有,不知你學會縫紐扣了沒有?我不能再給你縫了,也不知人家會不會,如果不會的話,你就自己縫。你的習慣不好,總是把扣子扯掉。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要不,你就買新的衣服,或是到樓底下的縫紉店裡讓人給你縫上。唉,也不知道你住的樓底下有沒有縫紉店。」
吳亞子早就忍不住嚶嚶地哭起來,她一邊哭,一邊用淚眼看著張維。張維的眼睛裡早已是淚水,可是他還是微笑着,他說:「能讓我見見他嗎?」
吳亞子一驚,擦擦淚水說:「沒這個必要吧!」
「不,我一定要見見他,要看看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我才肯走。」
張維說。時尚書屋
「算了吧,我過得真的很好。」
吳亞子說。時尚書屋
「你覺得我會給你添亂嗎?不會的。」
張維說。時尚書屋
「不是這個意思。我已經結婚了,我們再也不可能了,你明白嗎?張維!」吳亞子說。時尚書屋
張維一聽,吳亞子叫他「張維」,心裡的淚水終於迸了出來,但他還是笑着。他說:
「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聽到這樣親切的叫聲了。」
「張維,你不要這樣。」
吳亞子也哭了起來。時尚書屋
張維伸手去拭臉上的淚水,笑着說:
「不好意思。我是太想你了,我拚命地控制着自己不想你,可還是忍不住會想。」
吳亞子這時才問:「你過得好嗎?」
「好,很好。」
張維笑着說。他聽見淚水在心裡一陣一陣地翻着波浪。時尚書屋
「你還在寫書嗎?」吳亞子問。時尚書屋
「是的,我最近又要出一本了。唉,這輩子就一個窮書生了,沒辦法改。」
張維有些心酸。時尚書屋
「這可能就是你。我到這兒來以後,才覺得自己跟你不一樣。我是個很世俗的人,你不要恨我。」
吳亞子低着頭說。時尚書屋
「不恨。我從來都沒有恨過你,我知道我命不好,不能娶你為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張維說。時尚書屋
「別說了。我們不合適。婚姻是婚姻,愛是愛。」
吳亞子說。時尚書屋
張維一聽,再也坐不住了,他看著吳亞子問:「我只問你一句,你後悔過嗎?」
吳亞子搖搖頭。張維再也忍不住了。他久久地深深地看了一眼吳亞子,突然他笑了起來:
「好吧,來,以咖啡代酒,我祝你幸福!」
「我也祝你幸福!」吳亞子也站了起來,又哭起來了。時尚書屋
「別哭,亞亞,讓我再叫你一聲吧。這是我最後叫你了,我走了,你保重!」
張維說完就快步衝出了咖啡廳。到一樓的時候,他突然想到自己應該結賬,就流着淚問服務員:
「多少錢?」
「五十元。」
他沒想到這麼貴。他從身上掏出五十元後就跑了出去。時尚書屋
一直跑了大概一公里後,他才停下來。淚水在他的臉上縱橫流淌。他坐在路旁,痛快地哭起來。他在那兒一直坐到了中午,才站起身來往前走。時尚書屋
可是走着走着,他就不知道該往哪兒去了,便打了車回去。時尚書屋
林霞正在等他,說是今天晚上必須跟着來人出關。林霞見張維眼睛紅腫,知道見了面,就問:「見着了嗎?」
張維點點頭。時尚書屋
「她是不是結婚了?」張維點點頭。時尚書屋
「她過得幸福嗎?」張維點點頭。突然,他放聲大哭起來。林霞給他泡了袋方便麵,端了過去。張維剛剛拿起筷子,淚水就撲簌簌地往碗裡滴。時尚書屋
林霞說:「先別哭了,吃吧!」
張維越發哭得厲害了,他說:「她居然結婚了,也不給我說一聲。她太狠心了。」
林霞一聽,就說:「也好,你好好地哭一哭,把心裡的淚水全倒出來,就好了。」
果然,張維哭了很久後,終於不哭了。但他仍然獃獃地坐著,直到離開深圳。回到廣州後,張維還是常常獃獃地坐著,突然對林霞說:
「她不讓我見她的丈夫,肯定是她不愛他。我要去找她,讓她趕快離婚。」
林霞看著也傷心,就說:
「別傻了,人家說幸福就肯定是幸福了。你再找人家,不是把人家的幸福破壞了嗎?」
「可是,她說婚姻是婚姻,愛情是愛情。」
張維說。時尚書屋
「那是說,你們過去的愛情也是值得她紀念的,回憶的,但畢竟不實際,兩個人也不合適,而婚姻呢,不僅僅需要愛情,還必須建立在現實的基礎上。傻瓜!」林霞說。時尚書屋
張維不說話了。過了幾個時辰,張維又哭起來。林霞就罵道:
「真是個沒出息的人。人家都嫁給別人了,你卻在這兒偷偷地哭,哭有什麼用。」
張維說:「我以為我會忘了她,聽到她幸福就會放下心,可是,我的心裡還是傷心得很。我知道我們再也不會有任何可能了,可我就是想哭。」
「唉,真是個情種!」林霞嘆道。時尚書屋
如此三日,林霞什麼地方也沒有去。第4天早上時,張維正常了。他對林霞說:
「我想通了,就是我們不合適。也許是件好事情。」
林霞說:「趕緊寫你的文章吧,等寫完了,我們也得回去了。」
第6
完成絶世之作之時,正值恩師病故
又過了五天,張維從房裡出來說:「好了,好了,林霞,我好了。」
林霞從房裡出來,看見張維的頭髮又長了一截,鬍子也黑得嚇人,她驚奇地說:
「什麼好了?」
「我的文章寫好了。」
張維說著,就把寫好的文章給林霞看。時尚書屋
林霞一看,的確是篇絶世佳作,一共三萬字左右。林霞翻了幾頁,高興地說:
「好,寫得真的非常好。我想,他看了後肯定會高興的。」
林霞又往後翻,翻着翻着就說:「是不是化悲痛為力量啊?」
「就算是吧。這是一氣呵成。」
張維說。時尚書屋
「那咱們就收拾着回吧。我昨晚做了個夢,說是我們家那位滿面紅光,胖得很。按我們老家的說法,他可能是有病了。我打電話,家裡都沒人接電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