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情愛 第 121 頁


師生前把他寫的所有書稿都給了我,因為我給他說,要寫一篇與他爭論的文章。我本來寫了一篇五萬多字的文章,給他看了,他說很好。但我在看了他的書稿後,就決定重寫。我寫了好多篇,都寫不好。因為我每看一次他的書稿,都有新的收穫,
作者:西北師大現當代碩士研究生 / 頁數:(121 / 0)

實際上,也不能怪誰,即使老方說的是實情,也是他們自己的事,與別人無關,應該由他們自己來處理。你不是說,易敏之上次病危時,崔靜怡沒去看他嗎?易敏之嘴上說不在乎,但心裡肯定還是很在乎的。這是一種遺憾啊!這一次他們相遇,大概是要了卻從前的遺憾吧,可沒想到會鑄下更大的遺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吳嘆道。時尚書屋
「人生就是一場巨大的遺憾!」張維喃喃道。時尚書屋
「當然,話又說回來了。易敏之這一生雖然坎坷不平,但他活得坦坦蕩蕩,真實可信。不說他影響了世人的思想,單說他自己這一生的所思所為,真是世人的楷模啊!他是早就聞道了,所以現在死也就可矣。」
老吳說。時尚書屋
「易老師生前把他寫的所有書稿都給了我,因為我給他說,要寫一篇與他爭論的文章。我本來寫了一篇五萬多字的文章,給他看了,他說很好。但我在看了他的書稿後,就決定重寫。我寫了好多篇,都寫不好。時尚書屋
因為我每看一次他的書稿,都有新的收穫,而且收穫很多,以前寫的文章自然就被否定了。直到這一次我在廣州訪學時,才寫了篇三萬字的文章。林霞看過了,說很好。可是,我不放心,想讓你看看。」
張維說。時尚書屋
「我可不行。不過,我可以給你校對一下。我想問一問,易敏之很支持你嗎?」老吳問。時尚書屋
「是的。他當年就是和自己的導師胡理先生爭論而走上文壇的,而且他又是一代宗師,誰要走上文壇,肯定是要與他交鋒,他也希望在他有生之年幫我把一把。沒想到,文章剛剛寫成,他卻謝世了。他在去世時讓我一定要把寫好的文章發表或出版。」
張維嘆道。時尚書屋
「你自己怎麼看你的文章。」
老吳說。時尚書屋
「我不想先說出來,等你看完後,我們再說。出版商要得急,我想你若能早點看更好。」
張維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今晚我就看完,明天一早你來拿。」
老吳說。時尚書屋
張維第2天一早就來找老吳。老吳早早地就候着了。張維問老吳怎麼樣,老吳問張維:
「你讓我說實話,還是假話?」
「當然要說實話,這篇文章不僅僅關係到我和易老師的感情,還關係到我一生的命運。」
張維說。時尚書屋
「好吧,我就說實話。文章寫得非常絶妙,可以說是絶世佳作,而且我看得出來,你在這半年多來思想上有很大的轉變。說句不好聽的話,都有些基督的靈魂了。當然,我知道你不愛聽這話。時尚書屋
總之,文章寫得非常好,可以看得出來,你是位天才。真的,不是我恭維你,我有什麼必要恭維你?但是,張維,我覺得你的文章裡有一種怨氣,甚至有殺氣。在易敏之剛剛去世的當兒,你發表這篇文章,恐怕是要遭非議的。」
老吳一直看著張維的眼睛。時尚書屋
張維點了一支菸說:「你說得對。我這篇文章是在看了吳亞子以後寫的,當時我滿腔憤怒。我也覺得這篇文章太鋒利。我知道,過不了一年,甚至半年,這篇文章對我來說,就會成為垃圾。時尚書屋
我現在發表它,不是為了求道,只為成名,所以,我決定不發表它了。」
「張維,你能這樣,我真的非常佩服你。我是你的朋友,我才這樣說,如果不是,我就不會說了。出版商還是商人,他們看重的是利益,不是什麼道不道的。」
老吳說。時尚書屋
張維從老吳家出來,心中茫然,不知所措。他突然特別想念易敏之,就買了瓶酒,坐了車,到了易敏之的墓前。一站在那兒,他的心平靜了。他含着淚微笑着坐了下來,對著易敏之的遺像笑道:
「易老師,在你生前我從來沒覺得你對我有多麼重要,現在你走了,我覺得自己成了真正的孤兒,無依無助。你是真正地超越了功名利祿,為道存亡的人。我已經寫成了那篇文章,可裡面有怨氣、殺氣。是我的慾念太深,是我的名利心在作祟。時尚書屋
你的離去對我來說是一次最為深刻的反省。今天,我當着你的面告訴你,我已經寫成了那篇文章,我把它燒到這裡,你看看。這不是我最後的文章,我還要一直和你爭下去,還要一直寫這篇文章。直到我不寫的時候,我的文章才算是真正寫好了。時尚書屋
到那個時候,我還會來和你對飲的。」
張維把那篇文章在易敏之墓前燒了,喝完了酒,回到住處。只見任世雄一直在樓底下等着他。他告訴任世雄,那篇文章他在易敏之墓前燒了。任世雄一聽大驚失色,問是怎麼回事。時尚書屋
張維便說了。任世雄憤怒地罵道:「你真是個瘋子,這麼好的機會你都要錯過,我們的合作也可能就到此為止了。」
張維一聽,心裡正好有氣,就對著任世雄吼道:「任老闆,你今天不說這句話,我還一直很尊敬你,認為你是條漢子,是位與其他商人不一樣的文人。易老師是我的老師啊,不錯,他支持我,也給我創造了絶好的機會和條件,但是,你知道嗎?他的死對我是多麼大的損失,成名對我來說已經沒那麼重要了。你看著辦吧,你願意出,就把以前的那些東西出版,算是我還你的債,如果不願意出版,我就還你的錢。等這件事結束後,我們恩斷義絶,再不來往。」
任世雄沒想到張維會這樣,轉過身走了。張維便上樓去了。張維剛剛躺下,有人敲門。是任世雄。時尚書屋
張維放他進來。任世雄一進門就問張維:
「我說,你能不能再考慮一下,你不是剛寫完沒幾天嗎,還可以把它再寫一遍。」
「我已經說過了,難道還要讓我再說一遍嗎?」張維吼道。時尚書屋
任世雄走了。張維躺了下來。從易敏之墓前回來,把任世雄的事打發了以後,張維突然覺得很累很累。他睡着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