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情愛 第 128 頁


人也沒有,就只好來找你,給你說說,我的心裡就不慌了。」林霞看了看張維,張維那雙多情的眼裡現在滿是愁怨和仇恨。她有些可憐他,說:「那你就給我說說好了,我不是你的朋友嗎?再說,穆潔那樣做也有她的難處,你不要再逼她。
作者:西北師大現當代碩士研究生 / 頁數:(128 / 143)

穆潔再也沒有來找張維,張維卻盼着她來。如果她再來對他說一聲:「算了,張維,人世間的事是管不過來的,我們還是自由自在地過我們的日子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也就放手了。他覺得自己很累很累,他真的不想再堅持下去了。時尚書屋
然而,當任世雄再來找他的時候,他的憤怒又出了刀鞘。他不恨面前這個書商,他恨劉全賢和林志高。他決定跟他們背水一戰。在寫文章之前,他想把自己的想法跟誰說一下。時尚書屋
他想到了另一個人,林霞。時尚書屋
林霞正在看電視,見張維進來,笑着說:
「你現在可是大名人了。到處都有你的報道,不過,也有罵你的文章,還多得很。」
張維苦笑着把最近以來的情況都給林霞說了,他最後笑着說:
「我現在也沒個朋友,連聽我說話的人也沒有,就只好來找你,給你說說,我的心裡就不慌了。」
林霞看了看張維,張維那雙多情的眼裡現在滿是愁怨和仇恨。她有些可憐他,說:
「那你就給我說說好了,我不是你的朋友嗎?再說,穆潔那樣做也有她的難處,你不要再逼她。你不能把所有的人都要求和你一樣,跟正義為伴,與邪惡為敵。你應該理解她。」
「不,我還是無法理解。既然道不同,我們也無法走在一起了。」
張維說。時尚書屋
林霞又笑了,說:「你這個人,就是太自戀。什麼時候能夠平和一些,能夠寬容一些,就好了。」
「算了,我無法給你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張維站了起來,說:「我與邪惡天生就是敵人,我來到這個世上,就是代表公理來的。」
說完,他悲壯地走出了林霞的家。林霞站在門口一直目送着他,他突然想哭。時尚書屋
為什麼原來的朋友都這樣呢?時尚書屋
他最後莫名其妙地來到了老吳家。老吳正在看電視,一看張維來了,就笑着說:
「我本來是要去找你的。總算有了出頭之日,應該慶祝一下吧!」
張維苦笑道:「是應該慶祝一下,我在到你家的路上想起了荊軻,『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可惜沒有人為我唱這首歌。」
老吳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李寬也給他打了電話,把前前後後的事說了,讓老吳一定要說服張維。老吳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張維便把所有的情況都給老吳說了,包括與易敏之有關的那些事。老吳一聽,心裡也不是滋味。時尚書屋
他站了起來,給張維泡了一杯茶,然後給張維把煙點上,才說:「張維啊,我覺得他們勸你也是有道理的。你先不要瞪眼睛,先聽我說。按我看,劉全賢也把你怎麼不了。他就是再使陰招,人們也不會理他,反而仇恨他,畢竟時代不同了,人們再也不想回到那個時代去吧!我想,你需要冷靜,靜靜地等一等,一切都會煙消雲散。時尚書屋
反過來說,如果你要跟他們鬥,你太勢單了,你把這兩個人惹了,你還上不上這個學了?所以,從長遠看,你不要妄動,還是要冷靜。」
「不妨給你說,自從易老師去世,那個劉全賢開始代導師後,我是一直忍着。多少次我都不想上這個學了。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我不想退了。你不要再勸我,所有的人都勸我,都被我罵了。時尚書屋
我們是忘年交,你又像是我父親,我不想罵你。我走了。」
張維說完,就站起來要走。他的淚水都快出來了。時尚書屋
老吳一聽,趕緊把張維按住,說:「你先坐下。你這個孩子怎麼這麼倔!我問你,你想好後路了沒有?」
「我沒有後路可走。你們信宗教的不是永遠有後路嗎?可以進天堂。我不能相信,所以我永遠也沒有後路,但我不明白,你們口口聲聲是愛,是正義,到真正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卻又像中國的古人一樣瞻前顧後。我不會再相信你們了。」
張維拍門而出。兩個基督教徒的勸說使這個倔強的青年傷心到了極點。他原本多麼相信他們啊!現在,他的確是再也沒有朋友了。他覺得自己就像一根落去葉子的枯樹一樣,沒有羽翼,沒有夥伴,只有孤單的劍似的身子,直刺向虛無的天空。時尚書屋
也許生命的意義就在這裡。時尚書屋
憤怒的人又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親,想起了易敏之。他覺得好人並沒有好報,反而是那些害他們的人得到了種種好處,最後還要加害他們的後人,真是可惡極了。他再也無法冷靜,再也顧不上穆潔了。時尚書屋
他對自己說:「如果在正義與穆潔之間讓我選擇的話,我只選擇正義。」
當天夜裡,他打電話叫來了任世雄。雖然他知道這個人是在利用他為其賺錢,他與別人的爭鬥越激烈,他的書就賣得更好,但是他是拿不到一分錢的。也罷,讓他拿他那一份,我拿我那份,我那份就是正義和復仇。時尚書屋
任世雄一看,主要是針對林志高的,題目也很醒目:《林志高,你應該懺悔了》。任世雄一看,拍手叫絶。他馬上給一家晚報的編輯打電話,人家讓他馬上把稿子送過去。時尚書屋
任世雄走了,張維一個人躺在那間冷冷的房中,彷彿躺在一間監牢裡。他做好了為這篇稿子入獄的準備。那天晚上,他想起司馬遷來。想著想著,他就覺得自己變成了司馬遷,在獄中寫作他的春秋大義,但他寫的不是史,而是區區三萬言。時尚書屋
他在獄中完成了與易敏之真正的對話,準確地說,它已經不是對話,而是一篇狀如老子的《道德經》一類的文章,只有論述,沒有爭論。他超越了易敏之。他一想到這兒時,他就含着淚笑了。然後他又想起蘇格拉底,他想,應該像蘇格拉底那樣壯烈而平靜地赴死,才是真正偉大的死。時尚書屋
他夢想著,睡着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