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情愛 第 19 頁


着,可筷子還是禁不住地往張維的盤子裡放。柳春泥覺得自己也應該跟張維說些什麼,就問張維的父母是幹什麼的,張維低着頭說:「我爸是中學老師,也是北方大學畢業的。我媽在生下我後就死了。」柳春泥覺得不好意思,趕緊道歉,吳
作者:西北師大現當代碩士研究生 / 頁數:(19 / 0)

說笑間就到了吃飯的時候。有人拿起飯盒要去打飯,張維也要去。他並沒有想到兩個女生,他覺得她們也應該回去拿飯盒到食堂去打飯,不過,他必須得等到她們走了以後。這時,吳亞子轉過頭來沖張維說:「我們一起去吃飯吧,我請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張維說:「好吧,那就我來請吧。」
吳亞子說:「不行,我是為了謝你才要請你,走吧走吧。」
說著,她就把張維往外推。她還叫其他的男生,但沒有一個願意去的。時尚書屋
第1
兩個驚魂之夜和一封神秘的信(4)
三個人往食堂走去。柳春泥本來走在中間,可是走着走着,吳亞子就把柳春泥拉到了她旁邊,自己走在了中間。吃飯的時候,吳亞子一直給張維夾着菜,張維有些不好意思,說自己來,吳亞子嘴上答應着,可筷子還是禁不住地往張維的盤子裡放。柳春泥覺得自己也應該跟張維說些什麼,就問張維的父母是幹什麼的,張維低着頭說:
「我爸是中學老師,也是北方大學畢業的。我媽在生下我後就死了。」
柳春泥覺得不好意思,趕緊道歉,吳亞子的心中卻又莫名地生出一股強烈的感情來,她一句話也沒說,一個勁地往張維的盤子裡夾菜。時尚書屋
吃完飯,他們一起去吃冷飲。路上,碰上了班長董允漢。班長剛剛從班主任那裡出來,問吳亞子和柳春泥喜不喜歡文學。兩人說,還行。時尚書屋
又問,寫過東西沒有。兩人搖搖頭,笑着說,寫不出來。董允漢說:「班主任說,要找幾個愛寫作的同學成立一個文學社,這是中文系的傳統,我不知道誰過去寫過東西。」
吳亞子看著張維說:「張維,你寫過東西嗎?」班長到這時候也轉過頭來問張維。張維笑了笑說:「過去發表過一些詩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三個人都驚訝地看著張維。時尚書屋
夜裡,張維睡不着了。他的眼前一直是吳亞子的神情。他想起了張樂,可是,吳亞子的影子總是把張樂的形象硬生生地打碎並擠走。時尚書屋
此後便是吳亞子常常來找張維,張維總是猶豫着,有好幾次拒絶了吳亞子。張維想,不能就這樣拋棄張樂。再說,他發現吳亞子的身邊圍着好多男孩子,這使他不快。他覺得她有些不潔身自好。時尚書屋
被拒絶了的吳亞子,生平第1次感到了深深的失落。這失落使她始終覺得自己在張維面前有些底氣不足。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被拒絶,越是這樣,她越是陷入到自我設計的情感圈套中了。時尚書屋
大概是開學兩周後的一個下午,吳亞子又來找張維,說要他給她幫個忙。實際上也不是什麼大忙,只不過是吳亞子從家裡拿來了一個書架,還有吉他什麼的。吳亞子就住在本市,周末總是要回家的。時尚書屋
張維幫着抬上去後,又幫着放好,已經到吃飯的時候了。張維就想走,可是,吳亞子非要請張維吃飯。又是和柳春泥三人一起去。吃飯的當兒,吳亞子要了啤酒。時尚書屋
自從吳亞子被拒絶過幾次後,在張維面前再也沒有第1次那麼囂張了。她還是說說笑笑,但總是有些放不開。她喝了很多啤酒,要把張維比下去。張維何嘗不知道吳亞子對他的心意,便把吳亞子的杯子奪過來。時尚書屋
吳亞子拿起啤酒瓶子喝起來。很多人都看著他們,張維便小聲地對柳春泥說:「你勸勸她,讓她不要喝了。」
柳春泥卻大聲地說:「我能勸得住她嗎?她現在只聽你的話了,你以後對她好些,她就不會這樣了。」
吳亞子裝作沒聽見,又大口大口地喝起來。時尚書屋
最後,吳亞子倒下了。是張維把她連背帶抱地弄回去的。時尚書屋
第2天早上,張維沒去上課,去看吳亞子。吳亞子剛剛醒來,一副憂傷的樣子。張維看見那雙漆黑的大眼睛裡憑空多了一份憂傷,心裡有些不忍。時尚書屋
這不忍便使他放棄了張樂,而與吳亞子正式進入戀愛了。張維被推選為班上文學社的主編,主要負責出版刊物。第1期刊物要問世的那段時間,也正是張維和吳亞子熱戀的時期。張維在這期創刊號上發表了一首詩,而這首詩正是寫給吳亞子的。時尚書屋
於是,在連續六個晚上刻蠟板時,吳亞子雖然不是編輯部的人,但也積極地跑前跑後,常常忙到很晚才回去。張維的字寫得很漂亮,第1期刊物几乎都是張維一個人刻出來的。吳亞子為此很得意。時尚書屋
張維再也沒有想起過張樂,直到這封信的到來,才叩開已經向她關閉了的心門。他給張樂寫信說,他現在很忙,主要是辦一份文學刊物。在這封信中,張維把這份刊物當成了他的事業,語氣相當神聖。他只是在信的最後才說,他現在有了好多新的朋友,其中也不乏女朋友。時尚書屋
他沒說這些女朋友跟他的關係究竟達到了什麼程度,他不敢說了。不敢說的原因之一,他總覺得和吳亞子的關係發展得太快,而且吳亞子的性格太強,他在內心深處有一種被掠奪的感覺,他覺得他們可能好景不會太長。他給自己留了條後路。時尚書屋

一首情詩惹來的麻煩

就在他和吳亞子被馮友誠警告之後不久,又出了一件大事。馮友誠把張維叫到了辦公室,鐵青着臉把其他的學生都轟出去了,把那份張維主編的創刊號「啪」地一聲扔在桌子上問:
「知道你的問題嗎?」
張維搖搖頭。馮友誠一手夾着煙,一手指着刊物說:
「你自己想想,就是你自己的問題。」
張維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麼所以然來,仍然搖搖頭。雖然他看不起對面這個人,但他還是有些畏懼他,尤其他那抽菸的姿勢有些不可一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