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情愛 第 20 頁


張維也有些憤怒,「不就這幾句話嗎?你們去看看現在的詩歌刊物,哪裡沒有這樣的詩句?」馮友誠把半截煙狠狠地戳到了桌上,一字一句地說:「這是北方大學,不是詩歌雜誌,好了,你先把檢查給我寫上來,然後你自己去向劉書記解釋,出去
作者:西北師大現當代碩士研究生 / 頁數:(20 / 0)

馮友誠見張維想不起來,就憤憤然地翻開刊物,敲着一處說:「你看你,寫的是些什麼東西?」張維一看,原來指的是他的那首詩。馮友誠戳着那兒直響:「這是什麼詩?還什麼『來吧,親愛的/讓我們在這青春的十字路口長久地相吻吧/用我們的愛向這寺院般的大學宣戰』,前幾天才給你們說,讓你們收斂一些,沒想到一波未平又起一波,你們自己去向繫上領導解釋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張維的頭轟地一聲,他說:「學校裡那麼多的人都在談戀愛,都什麼年代了,為什麼偏偏抓着我不放?」張維覺得馮友誠在故意整他。時尚書屋
馮友誠見張維不服,氣也不打一處來,一把將刊物抓起來砸到張維的懷裡,說:「你自己先去看看,看看上面那些紅筆畫出來的地方,然後給我寫一份深刻的檢查上來,另外,我已經給你們班長說了,你們發出去的刊物必須全部收回來。」
「為什麼?」張維也有些憤怒,「不就這幾句話嗎?你們去看看現在的詩歌刊物,哪裡沒有這樣的詩句?」
馮友誠把半截煙狠狠地戳到了桌上,一字一句地說:「這是北方大學,不是詩歌雜誌,好了,你先把檢查給我寫上來,然後你自己去向劉書記解釋,出去!」
劉書記是中文系的黨總支書記,一個快要退休的瘦老頭兒。平時一直穿一件白色的襯衣,襯衣的領子似乎從來沒有洗淨過,也可能是那件襯衣穿的時間太長了的緣故。劉書記是大領導,到底沒有馮友誠那麼囂張。人家在張維進來後,先給張維讓座,然後還倒了一杯水,絲毫沒有馮友誠的那種狗性。時尚書屋
張維的心裡好受一些了。時尚書屋
劉書記說:「找你來,也沒什麼大事,就是一些繫上的老教授對你有些看法,我覺得也不要緊,不過,他們都是在國內很有影響的大人物,他們的意見我們得重視,所以,我就讓小馮先跟你談。」
張維覺得這樣怎麼批評他,他都能接受,便抬起頭來一直看著劉書記。劉書記說:「不要緊張,你先喝茶,天氣太熱了。」
張維喝了一口茶,他的確也有些渴。劉書記又說:「你看,張維啊,你呢,剛剛纔上一年級,對咱們北方大學的一些傳統還是不清楚,這不怪你們,聽說你以前寫過和發表過不少詩歌,這是好事情,不過,你知道,老教授們對你們現在寫的那些口語詩啊先鋒詩啊都不讚成,你們出的刊物又發到了系裏各班和一些老教授那兒,這幾天來,不斷地有人給我打電話,有些都找到辦公室來了,他們說你的那首詩有大問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張維沉默地看著地上。劉書記又說:「你知道他們對你的詩為什麼有這麼大的意見嗎?主要是你和吳亞子的一些行為太出格了,現在又有詩,這不明擺着要與學校對著幹嗎?你想想,你們的影響多壞。我剛開始對他們的一些看法也不以為然,這有什麼呢?我搞學生工作已經三十多年了,對青年學生的思想是瞭解的。這幾年學生的思想是變化最大的,這本來沒什麼。時尚書屋
雖然學校明令禁止學生不准談戀愛,但這也只是學生手冊裡寫寫罷了,誰現在還那麼「左」啊!我們也是儘量地給學生做工作,怕出問題啊!依我看,以後社會的變化會越來越快。但是,有些老教授並不這樣認為,他們還是持原來的看法,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你要知道,他們在社會上和學校裡是很有影響的,很多都在政協和人大擔任要職,有的還是國家重要領導呢,他們在內心中是非常熱愛北方大學的,所以他們不允許任何有辱北方大學校風與學風的事發生。兩件事連起來看,你的事就不是一件小事了。時尚書屋
你知道嗎?」
張維這麼一聽,也覺得劉老頭兒說得有些道理,可是,這哪裡是公理啊,這分明是歪理。他說:「劉書記,我們沒有做過什麼不合適的事啊,至於我的詩,我覺得也沒什麼,他們可能從來不看現在的詩歌刊物,都是這樣寫的,我們班同學還覺得這首詩好呢。」
劉老頭一聽,就說:「張維啊,我給你說了半天,你還是不明白嗎?我們現在不是說誰對誰錯的時候,而是要平那些老教授的怨怒之氣。」
「可是,平了他們的怨怒,誰來給我公平?」張維敢於向這個老頭髮憤了。時尚書屋
「你要什麼公平?我這樣好言好語勸你,你還倒好,一點兒都沒有認錯的傾向。好,我現在告訴你,你談戀愛首先就不對……」
原來劉老頭的殺手鐧在後面,他越說越激動,越看張維越覺得不順眼,最後,他拍着桌子站了起來,指着張維說:「什麼樣的學生我都見過,但像你這樣彆扭的學生我還是第1次見。」
張維一聽劉老頭說他彆扭,滿心地不高興。他一句話也不想說了。他覺得這些人實在太「左」了,太政治了。劉老頭似乎還要罵,張維卻不想聽了,轉過身出去了。時尚書屋
這一下氣瘋了劉老頭。他站在那兒坐也不是,出去叫也不是。他感到了羞恥。這時,系主任李寬進來了。時尚書屋
李寬見劉生氣的樣子,就問怎麼了。劉老頭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李寬聽了後笑着說:「老劉,先別生氣了,現在的青年是越來越難以理解了,他們現在在追求個性,什麼留長髮啦,剃光頭啦,反正跟我們過去是不一樣了。」
第1
兩個驚魂之夜和一封神秘的信(5)
劉老頭的氣還是消不了,他要給張維處分。處分還沒下來,李寬就來找他了。李寬一進門就把一份檔案放在了劉老頭的桌上,劉老頭好奇地打開,傻了眼。檔案是校長親自批的,上面寫着幾句話,意思是要中文系黨政領導班子認真地處理好這一事件。時尚書屋
檔案的內容是一份退學書,並且是寫給吳校長的。時尚書屋

吳校長:

打擾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