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情愛 第 58 頁


是下來了幾個。有一兩個上次給張維搬過書,張維雖然叫不上他們的名字,但覺得親切。幾個人一起來到張維原來的宿舍,就見狹窄的宿舍裡擺滿了東西。他們也知道張維沒能結成婚,替張維抱不平,但有一個人認為,這才是詩人。一個詩人就應
作者:西北師大現當代碩士研究生 / 頁數:(58 / 0)

張維找到了北方大學文學社的負責人,是個女孩子,叫文青,寫詩的。張維在一年前見過她,那時她頭上還扎着一個小辮子,一臉的天真,可是,現在這個女孩子像是忽然經歷了什麼大的磨難,臉上明顯地帶上了滄桑感和疲憊感。他看過她的詩,很新,屬於後現代派的那種。他不是很喜歡這種詩,但畢竟是寫詩的,他還是覺得她是同道中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文青現在讀大三,見了張維很高興,趕緊給張維倒水倒茶的,宿舍裡其他的女孩子一聽是張維,都有些崇拜的眼神。張維說:「文青,給我找幾個小兄弟,去幫我拿一下我的書。」
文青說:「好啊,我還沒有你的書呢,別人都有了,就我沒有。」
張維笑着說:「好好好,我這就去給你。」
文青說:「我趕緊去找吧。」
他們出來,文青在男生樓底下喊起了人。樓上有幾個男生壞悻悻地答應着,不過,還是下來了幾個。有一兩個上次給張維搬過書,張維雖然叫不上他們的名字,但覺得親切。時尚書屋
幾個人一起來到張維原來的宿舍,就見狹窄的宿舍裡擺滿了東西。他們也知道張維沒能結成婚,替張維抱不平,但有一個人認為,這才是詩人。一個詩人就應該承受多舛的命運,應該有這方面的心理體驗,否則就不是一個真正的詩人。聽到這樣的話,張維就覺得有人終於能理解他了。時尚書屋
文青非要問個所以然,張維就簡單地給她說了。文青聽後說:「這有什麼啊,張維,我給你重新介紹一個,和她一樣漂亮的。」
張維聽了笑笑。時尚書屋
他們一起到老房那兒去取書,老房說:「啊呀,趕緊拿走吧,說真的,我天天都要發愁哪,我知道你們這些人拿紙當命,也沒辦法,人各有志嘛。」
張維說:「我先拿到我的房間裡,然後再拿一部分到學校。」
於是大家把書又抬上去,文青在那裡指揮。有人大叫,說是書讓老鼠吃了。時尚書屋
文青一看,真的被老鼠咬下了條道路。文青說:「你看,這裡本沒有路,走的老鼠多了,也就有了路。」
張維本來在樓上指揮往哪兒放書,聽說後下來了。一看,心裡很生氣,但一看是那些印壞的,也就笑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媽的,沒想到,世人不看的詩全讓老鼠看了。」
「說不定老鼠還能看懂呢?要不這裡怎麼有一條道呢。」
文青也戲謔道。時尚書屋
有人數了數,有近一百本書被咬壞了。文青問張維這些書怎麼辦,張維說:「放著吧,就當是個紀念。」
文青又問,拿多少書到學校?張維說:「拿兩百本吧,也就是五包,我們一人拿一包,文青就別拿了。」
然後他們一人扛着一包書往車站走,上車後,車裡的人全都在看他們,文青笑着說:「人家可能把我們當成了民工。」
正好有幾個學生說的不是北京話,是方言,售票員就瞪着眼睛看著他們說:「這些東西要起票。」
文青就說:「我們不占別人的地方不就行了。」
售票員說不行,非要讓多買兩個人的票。時尚書屋
張維要買,文青不讓,她說:「憑什麼啊,這些人就是把外地人欺負慣了。」
張維說:「算了,跟這種人計較,哪有完啊。」
於是,只好起了兩個人的票,大家都很氣憤。下車後,大家都開始罵起來,然後就說到詩人貧窮的事上來。時尚書屋
好幾個人都說文人應該享有好的待遇,才能寫出好的東西。那個先前說詩人應該命運多舛的學生說:「文人就是要在逆境中寫東西,才能寫出好東西,一旦有了優越的生活,就寫不出好東西了。」
文青就罵他們迂腐,說:「文人從來就有好的文人和差的文人以及壞的文人的區別,真正的文人是靠才華,是靠他們叛逆的精神寫作的,跟生活的好壞有什麼關係?」然後大家都問張維怎麼看這個問題,張維說:「詩人的貧窮是命定的,但是詩人不應該為貧窮而抱怨,應該為他有沒有真正的良心、道德和氣節而擔心。」
大家一聽張維的話,都贊同。時尚書屋
張維卻在心裡反問起自己:真的不為貧窮而發愁嗎?不,不是這樣的,如果不是因為貧窮,他就不會失去吳亞子了。他第1次覺得自己撒了一次天大的謊。時尚書屋
張維讓文青他們把書放在宿舍的床底下,然後打開一包放在床上。張大亮等一看,驚道:「哇!張維,你可真了不起,出了書了。」
晚上,文青又來找張維,說是詩社的成員們商量了一下,買張維的一百本書,算是對張維的支持。張維一聽,高興極了,他便說:「算了,我給大家送一百本。」
張大亮對文青說:「崇拜我們張維的人還挺多的?」文青說:「你們可能不知道,張維是中國超現實主義詩歌的代表詩人之一。」
這時,吳文翰也說話了:「張維,沒想到,大師就在我們身邊啊!」
那天晚上,詩人張維一直在給宿舍裡的幾個講他過去是怎麼寫詩的,講北方大學的文學傳統。他們一直談到很晚很晚,幾個人也非要讓張維給他們簽個名不可。張維也簽了。吳文翰還說要好好研究研究北方大學的文學現象,要張維給他提供一些素材。時尚書屋
那天晚上,張維又一次失眠了。這次是因為興奮。第2天早上,別人都起來了,張維才睡着。張大亮和吳文翰還保持着上大學時的習慣,去上早操。時尚書屋
陸友也保持着他工作兩年形成的習慣,一下子睡不醒,總是要在被窩裡假寐一陣,因為他睡覺總是在做夢,睡醒時總是頭痛,這樣假寐的好處是可以等待剩下的睡眠慢慢從他的頭上撤走,然後他才會睜開眼,伸一陣懶腰,直到他覺得疲倦徹底地從他身體裡遊走,才會起床。他起來的時候,張大亮和吳文翰也回來了。他們看張維還在睡覺,陸友就在張維的跟前仔細地看著,對另外兩個人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