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情愛 第 77 頁


被確定為教徒的人之外,很少有人信宗教,尤其是像老吳這個年齡的人。老吳看到張維吃驚的樣子,說:「我信基督教。」張維更是嚇了一跳。他以為老吳信佛,信佛沒什麼啊,中國人有很多都是信佛的,可他沒想到老吳竟然信基督教。張
作者:西北師大現當代碩士研究生 / 頁數:(77 / 0)

「對,也不對。對是因為那些偉大的作品基本上都是這樣的內容,但是不對的是,它的結局卻大都是對基督精神的確認。歌德、雨果、羅曼·羅蘭、托爾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等等,他們的作品實際上都是一個主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吳說。時尚書屋
「中國也一樣啊,《紅樓夢》不就是嗎?」張維說。時尚書屋
「所以,宗教是文學的基點之一。」
老吳說。時尚書屋
張維覺得這沒什麼高明的,這是人人皆知的,不就是終極關懷問題嘛。他笑了起來。但老吳突然說:「張維,我給你說一個秘密。」
老吳把身子壓過來,突然他又直起來說,「當然也不是秘密,很多人都知道。時尚書屋
我是有宗教信仰的。」
張維的確嚇了一跳。在北方大學的教授中,有宗教信仰的人可真不多,除了那些生下來就被確定為教徒的人之外,很少有人信宗教,尤其是像老吳這個年齡的人。時尚書屋
老吳看到張維吃驚的樣子,說:「我信基督教。」
張維更是嚇了一跳。他以為老吳信佛,信佛沒什麼啊,中國人有很多都是信佛的,可他沒想到老吳竟然信基督教。張維沒說什麼,低下頭想著。時尚書屋
老吳說:「我信也就五六年,是我女兒影響的。她在美國也信了教。我現在還是一個世界慈善協會的宣傳部長。」
說著,他站起來到一個抽屜裡拿出一張明片來。時尚書屋
張維一看,老吳果真是一個什麼世界慈善協會在中國的宣傳部長。張維知道,老吳可能要讓他也信教。那時候,學校裡常常有一些練中功的,還有什麼其他功的,都是佛教的派生者。一些老師不但自己參加了,還常常鼓動學生也參加。時尚書屋
張維見得多了,也不覺得有什麼。時尚書屋
老吳說:「我覺得,有了信仰後,一切都變了。人內心的恐懼沒有了,心靈有了寄託。」
「你真的非常相信?你相信上帝真的存在?」張維不解地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的,上帝是存在的。我的餘生就是為了求證這件事。這是我此生一直未了的願望。」
張維這才忽然明白,老吳為什麼對中外哲學和科學如此精深,倒是把他自己的專業几乎扔掉了。時尚書屋
老吳還要說,這時,謝阿姨又起身了,她對老吳說:
「你不要到處說你的那套了,誰會相信啊,快睡吧!」
「你不相信,總會有人相信。」
老吳說。時尚書屋
「張維啊,你不要聽他在那裡混說,你就睡這張床吧!」謝阿姨指着客廳裡的床。時尚書屋
他們只好睡去。張維聽見老兩口在臥室裡還吵。時尚書屋

他需要她的兩樣東西:愛和肉體

第4
老吳的信仰(2)
第2天一早,張維回到宿舍。又睡了會兒,起來去打水。剛剛出門,就聽見有人喊她,一看是巫麗。她簇然一新,不僅做了頭髮,耳朵上多了一雙閃閃發亮的小石子,臉上也容光煥發,最奇怪的是那雙眼睛比先前亮了,手裡提着一個包。時尚書屋
張維覺得她太新了,新得讓人覺得燙。她看見張維的時候,彷彿貓看見了老鼠,嗖地一下就撲了過來,把張維嚇了一跳,趕緊往旁邊躲。巫麗有些撒嬌地說:
「我正要去找你呢。」
「是嗎?你這身打扮好像不是去找我吧!」
「怎麼樣,你喜不喜歡?」巫麗一下子跳到了張維的前面,兩個眼睛直直地看著張維。時尚書屋
「還行。」
張維笑着說,「那就走吧。」
「我給你拿了些吃的,是我媽做的。」
張維一聽,心裡咯噔一下,沒說什麼話。兩人一起到水房打了開水,一起到張維的宿舍去。經過門口時,謝阿姨看著張維笑,張維叫了聲「謝阿姨」,謝阿姨一邊答應着,一邊瞅着巫麗,張維趕緊介紹說:「是我同學,叫巫麗。巫麗,這是謝阿姨,過年的時候我在她家過的。」
巫麗脆脆地叫了聲謝阿姨,謝阿姨高興得彷彿找到了兒媳婦一樣。張維一邊上樓一邊給巫麗說了自己是怎麼在謝阿姨家過的年。說話間進了門,巫麗把門關上說:
「我就覺得你一個人過年多悶啊,叫你到我家去嘛,你也不去。你的架子可真大。」
「我還有什麼架子,一個窮酸。」
「你們文人的窮酸架子是天底下最大的。」
「沒辦法,改不了。」
「算了,改什麼啊,也許你就這點還吸引人,除了這點,你就一無所有了。」
張維一聽,心裡也有些酸,但隨口笑道:「實際上,一個男人在一無所有的時候是最有魅力的。一無所有也就意味着他擁有整個世界,意味着他是英雄,是神。」
「別美了吧你!」巫麗說著,把包放在桌上。張維趕緊打開,一看,全是些沒有吃過的,迫不及待地吃起來,巫麗站在對面看著,那表情彷彿是一位年輕的母親看她剛剛會吃東西的孩子,充滿了愛與親切。張維一抬頭,就看見了巫麗的這表情,心裡咯噔一下。說真的,巫麗今天可真動人。時尚書屋
今天他格外地眼饞。時尚書屋
中午時,張維要請巫麗去吃飯。兩人拿了飯盒往樓下走,走着走着張維就覺得巫麗在往他身上靠,心裡笑着。巫麗一看張維遷就她,心想,也許張維對她真的有意思。菜都是巫麗點的,巫麗點的都是最貴的菜,張維的心裡有些緊張,但表面上裝作很大方的樣子,說:「你就點吧,我們今天吃最好的。」
但張維付錢的時候,發現巫麗早就把錢準備好了,搶先付了。張維不幹,巫麗說:「咱們倆誰跟誰啊。」
張維雖然覺得自己不掏錢也是好事,因為自己本就沒有多少錢,他是請不了今天這頓飯的,但又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極大的挑戰和傷害。他有些不高興地往回走,一路上,他想,巫麗也不是他要找的女子,這樣花錢不眨眼的女人他養不起。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