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情愛 第 79 頁


鐘,大家便絶口不提那吃的,彷彿它從來沒存在過。張大亮來得遲,自然沒吃到吳文翰家的東西。不過,吳文翰有個毛病,就是常常把別人的東西當自己的用,有時是偷着用的,有時是光明正大的。陸友的牙膏用得飛快,張維的毛巾總是莫名其妙
作者:西北師大現當代碩士研究生 / 頁數:(79 / 0)

一些沒有談過女朋友的大齡博士臉色蒼白,眼睛冷瘮瘮地直視着樓上來的女人。女生的內衣總是在丟,宿舍裡總是有陌生人居住,高學歷的人總是在變態,男生們總是在高談着性。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陸友的女朋友吹了,據說是跟了個大款。陸友一句話也不說,總是坐在床上發獃,或者乾脆睡着不醒來。張大亮從家裡好像拿來了很多吃的,但藏起來總是一個人的時候吃,或者在晚上大家都睡着的時候吃一點。吳文翰為此有些瞧不起張大亮,在張維跟前罵著。時尚書屋
吳文翰很大氣,把家裡拿來的東西放在桌上,讓大家嘗。其他宿舍裡的也過來了,不到十分鐘,一切都灰飛煙滅,而且再過十分鐘,大家便絶口不提那吃的,彷彿它從來沒存在過。張大亮來得遲,自然沒吃到吳文翰家的東西。不過,吳文翰有個毛病,就是常常把別人的東西當自己的用,有時是偷着用的,有時是光明正大的。時尚書屋
陸友的牙膏用得飛快,張維的毛巾總是莫名其妙地臟了,張大亮的鋼筆常常在吳文翰的口袋裏。時尚書屋
林霞來得很遲,似乎是不得已才來的,那麼不情願。林霞來的時候已經開學了,而且是在很晚的時候。她悄悄地進了宿舍,悄悄地坐在自己的床上,悄悄地把行禮包放在床上,悄悄地出門去洗臉。其他人已經睡着了,等她洗完臉進來時,楊玲爬起來問:「怎麼現在才來?」
她嚇了一跳,然後說:「不想來。」
她的確是不想來。她有點後悔在走的時候給張維寫了那封信,覺得應該把那份情帶進墳墓裡,不應該說出來。她不知道他們見面的時候會是怎樣地尷尬。她害怕,所以一再推遲行程。時尚書屋
但是不能不來,而來的時候卻是一路沉重。時尚書屋
第2天睡醒來,楊玲叫她去上課。是外語課。她不想去,但覺得外語課人多,不會那麼近地面對張維,就去了。去了卻沒有發現張維。時尚書屋
她有點高興,又有點失落。時尚書屋
張維在巫麗的住處還沒醒來。昨晚上他和巫麗去看電影了,回來遲了,巫麗要他去陪她。他去了,但他失眠了。在暗夜裡,他看著巫麗睡得正香的樣子,覺得自己在犯罪。時尚書屋
這是幹什麼呢?既然沒想過跟她要長相守,為什麼要這樣苟且呢?他坐了起來,想點支菸抽,可巫麗醒了。巫麗問他怎麼了。他說:「失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說:「經常這樣嗎?」他說:「是的,已經好幾年了。」
她說:「那你是怎麼熬過來的。」
他說:「就這樣躺着,到三四點的時候忽然間就不知不覺地睡着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睡着的。」
她說:「沒有看醫生?」他說:「看了,不起任何作用。」
她說:「那怎麼辦呢?」他說:「不要緊,我已經習慣了,你快睡吧!」她說:「我摟着你,我給你唱個歌吧。」
她就摟着他,輕輕地哼起歌來。他哭了,偷偷地。他佯裝睡着了。她看他睡着了,也睡了。時尚書屋
他又聽見了她的酣睡聲,心裡難過極了。也不知什麼時候,他忽地睡着了。時尚書屋
醒來時已經十點鐘了。桌上擺着早點,巫麗給她留了一張紙條,說是為他準備了早點,一定要吃掉,然後等着她中午回來吃飯。他洗漱完後,坐在桌前一點一點慢慢把東西吃了,然後他留了一封信,快近中午的時候走了。時尚書屋
巫麗回來敲門,不見人來開門,心感不妙,等開門進來,就發現了桌上的一封信:

巫麗:

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請千萬不要着急,慢慢地坐下來聽我說。但是,我不知道怎麼給你說好。我只是覺得很對不起你,在你面前,我是個罪人。時尚書屋
這一段時間裡發生的事太多了。我至今沒有想清楚我們是怎麼到一起的。除了一種解釋,再沒有別的解釋,那就是我在這段時間是最脆弱最孤獨也最空白的時期,我需要人的關心。時尚書屋
在我們發生關係的那天夜裡,我的心亂極了,我突然覺得我不應該這樣。我原以為我們只是彼此亂了,原以為你在這方面很隨便,可是,這些天來尤其是昨天,我發現你不是那種人,你對我是真心的。可是,我的心告訴我,我必須離開你。時尚書屋
我走了,我以後不會來看你了。雖然我們可能會常常相見,但是,請你不要介意我的冷漠。你的心是那樣純潔、善良、勇敢。我不配。時尚書屋
祝你永遠年輕、漂亮,早日獲得幸福!

你的罪人:張維

巫麗沒有哭,也沒有淚。她一直坐在那兒,但她的心在慢慢地爛掉,在咔嚓咔嚓地響。她對這個結果早有預感,可是她一直天真地幻想著。細細想一想,他們總共也就持續了半個多月。時尚書屋
她不恨他,只恨自己。她突然為自己的家世感到恥辱,她覺得張維之所以不願意和她在一起,她的家庭是很重要的原因。時尚書屋
張維自己也沒想到一切結束得這麼快。他不想回宿舍。他的心亂極了。他又一次坐著車來到了自己原來住的地方。時尚書屋
老房遠遠地跟張維打着招呼,張維心裡不高興,就隨便應了聲。老房便說:「我說張維啊,你平時又不住,白交租金啊?」張維說:「我從今以後還住這裡。」
張維進門後百感交集。看了看原來和吳亞子一起買的東西,覺得應該到清理出去的時候了,但又不願這樣快。他要等感情的塵煙從這間屋子裡的各個角落裡慢慢散去,等一切又回到原來那個空空的屋子裡再清理。時尚書屋
他把床上的塵土打了一下,躺了上去。他覺得心裡空空的,彷彿生命和這世界都很輕很輕,像白雲一樣,飄着飄着就會慢慢地散掉,再也不存在。他努力地細細回憶這些天來發生的一切。他清晰地發現,自己比易敏之其實走得更遠,更荒謬。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