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非常情愛 第 82 頁


「易老師可能不行了,他的肝已經快不行了,有些血管已經破裂。」「真的是這樣嗎?」林霞睜着驚恐的眼睛。張維點點頭。林霞慢慢地轉過身去,突然撲到牆上哭起來。張維有些感動地說:「你別傷心了。易老師能不能好,還說不
作者:西北師大現當代碩士研究生 / 頁數:(82 / 0)

「沒關係,進校時體檢,我有抗體,我還打了疫苗,醫生說不會傳染給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林霞是真的不知易敏之的病情,可是,那天晚上,當林霞給易敏之用毛巾仔細地敷腫了的手時,張維就於心不忍了。張維把林霞拉到門外邊說:
「你要當心,易老師的病不像你想像的那麼輕。」
林霞一聽,知道張維和馮德昌一直在騙着大家,就問:
「你告訴我,易老師究竟得的是什麼病?」
「反正比你想像的要重得多,具體什麼病我也不太清楚。」
「會怎麼樣?」林霞有些激動地問。時尚書屋
「林霞,我給你說,但你不能告訴別人。我主要是看你最近一直守在易老師身邊,為你擔心才說的。」
「你趕快說吧!」
「易老師可能不行了,他的肝已經快不行了,有些血管已經破裂。」
「真的是這樣嗎?」林霞睜着驚恐的眼睛。時尚書屋
張維點點頭。林霞慢慢地轉過身去,突然撲到牆上哭起來。張維有些感動地說:
「你別傷心了。易老師能不能好,還說不定,但你要注意自己。」
林霞還是流着淚,問:「一點希望都沒有了嗎?」「醫生說希望不大。」
林霞不說話了,張維說:
「自從知道易老師的病要傳染時,你看,那麼多同學都遠遠地躲着,只有你一直守在他身邊,我覺得以後你離他遠一些,有什麼事就讓我來做。反正我跟他差不多,都是一個人,無親無故。」
「誰說你是一個人,你不是有媽媽嗎?」林霞聽得心裡酸酸的。時尚書屋
「實際上跟沒有沒什麼兩樣。」
張維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唉,如果真的是那樣,我就更不能離他遠一些了。現在他已經習慣了我的護理,如果我突然在這時候那樣做,我豈不是要悔恨終生?」
張維看著林霞,林霞不好意思地說:「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
「我問你,你是不是愛上了他?」
林霞的眼神驚怵地一閃,衝著張維笑道:「你說什麼啊?神經病。」
說完,林霞就要進去,張維一把把她拉住,說:「我已經看出來了,你對他的感情很深。」
「我尊敬他,崇拜他,別無他意。再說,關你什麼事?」
「是不關我的事,但我想……」
「想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想,你如果真的那樣想,我們就可以創造一種奇蹟。」
「什麼奇蹟?」
「我發現他對你也很有好感。」
「你說什麼啊!」
「我是認真的。如果你真的愛他,就毫不掩飾地把這種愛表達出來。我想,他如果有了這樣的動力,也許病就會奇蹟般地好了。」
林霞不說話了,她低下了頭,過了半天,她抬起頭來,流着淚水說:「好吧,我試試。」
說完,她就跑了進去。時尚書屋
其時,易敏之剛剛醒來。他見林霞的臉上有淚,就問:「怎麼哭了?」
林霞見易敏之醒了,趕緊擦掉臉上的淚痕,說:「沒什麼。」
「是不是張維欺負了你。」
易敏之看著張維,張維說:「是,我罵了她。」
「沒有,是我喜歡他,可他又不喜歡我,我就哭了。」
林霞突然說。時尚書屋
張維不說話了,覺得有些尷尬。易敏之笑了笑說:「人跟人是不能勉強的。」
張維有些生林霞的氣了。不是說得好好的嗎?怎麼會這樣說話呢?難道她還想和他……他看了看林霞,而林霞卻低着頭繼續給易敏之敷手。他只好笑了笑,說道:
「她是開玩笑,易老師,你不要聽她瞎說。我這樣一個人,還能有挑剔別人的份?」
「你這人最挑剔了,也最自負了,自己還不知道自己。」
林霞笑着說。時尚書屋
易敏之也笑了,林霞把他扶了起來,喝了一口水後,忽然問張維:「你知道人最難過的關是什麼嗎?」「死亡。」
「你現在害怕死亡嗎?」「不怕,又好像害怕。」
「怎麼講呢?」
「死有何懼?所以不怕,但我怕死了後就一切都死了,什麼都不存在了,那是最可怕的事。如果什麼都不存在了,死也就失去了意義。」
「這也正是中國的皇帝們追求長生不老的原因。除了死亡這一關外,還有什麼關最難過?」
「情關。」
大家都笑了。時尚書屋
「你過了沒有?」林霞笑着問。「我不知道。」
張維也笑着說。時尚書屋
「嗯,這個回答接近於本質,這樣回答差不多也就過了。除了這一關,還有什麼關難過?」
「欲。」
張維說這個字的時候心裡有些害怕,他想起了巫麗。時尚書屋
「對,是欲,這一關你過了沒有?」
「我不知道。」
張維真的不知道。大家都陷入思索之中。時尚書屋
易敏之看著張維說:「等這一個關口過去,對很多問題的理解就不那麼執拗了,你就能真正地發現人性,你心中的疑團也會解開一些。」
張維知道易敏之說的是什麼。時尚書屋
第4
人死後還有靈魂嗎(1)
易敏之看著林霞跑前跑後,張維也每天護在左右,感動地說:「唉,沒病的時候,覺得一個人也挺好的,直到病倒了,才知道有個伴和有個兒女多好啊!那才是真正的幸福!」
「那你把我們看成你的兒女不就行了。」
張維笑着說。時尚書屋
「是啊是啊,我太貪求了,我已經很幸福了。」
易敏之說著,眼睛裡有了淚花。他本來想說,你看我病倒後,也就是碰到了你們倆,否則,我身邊已經沒有一個人了,可是他說不出來。時尚書屋
張維乘機對易敏之說:「你也可以找一個伴啊!」
「唉,誰還願意跟我啊,再說,如果過不下去,又是麻煩。」
易敏之說。時尚書屋
張維聽易敏之這樣說,就說:
「易老師,你也不是太老啊,才五十幾歲。物理系有位老師七十多歲了,還娶了一位年輕的妻子,好像都有了孩子。」
易敏之閉上眼睛嘆了口氣,然後睜開眼睛看著天花板,說:
「人生是什麼?人生是一場巨大的遺憾啊!」
「不,只要你爭取了,就不遺憾!」張維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