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公主象恐龍》 第 3 頁


獨占這好事吧? 樓子道雖然不知道姿妤心裡在想什麼,但是他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她對他的親切與和善。 因為這樣,所以他更不知道如何拒絶她的接近。 他們以前曾經是那樣的無話不談,為什麼十五年過去,他對她的感覺竟然會變成
作者:秀人 / 頁數:(3 / 0)

看她一臉歉意,他不禁在心裡思索自己今日在機場與她發生爭執的行為,真是太失態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不是叫我別放在心上?就當作沒這回事,我們都別想了。」

姿妤點點頭,開心地笑出聲音。
她的笑聲像清脆的風鈴聲,悅動了他的耳朵和聽覺。
十五年不見,他與她之間存在着一股陌生,但是她對他的態度卻像是他們從來沒分開過似地,熱
情得可以。
「唉!你還記得安德他們嗎?還有如蘋她們。」

「還好,沒什麼印象。」
老實說,他也不記得現在的她,在他的腦海中,他只記得那個綁公主頭
的小女孩。
「我再打電話告訴他們你回來的消息好了。」
這是天大的好事,她總不能一直獨占這好事吧?
樓子道雖然不知道姿妤心裡在想什麼,但是他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她對他的親切與和善。
因為這樣,所以他更不知道如何拒絶她的接近。
他們以前曾經是那樣的無話不談,為什麼十五年過去,他對她的感覺竟然會變成荒腔走板?
樓子道靜默地聽著她扯着東南西北大聊特聊,偶爾回答她幾句話,話題就不斷地繼續下去。
此時此刻,他心中真是五味雜陳、百感交集……

☆「好啦!老陳,把鑰匙交給我嘛。」
姿妤一臉懇切地
央求着。「不要讓我爸知道不就得了?」
「這……可是……」

老陳一手握著花灑向花圃灑水,滿心為難。
他是譚家的老管事了,也替先生、太太和大小姐開車三十年有餘,譚家上上下下對他多少都有些
敬讓。
大小姐尊敬他是長輩,讓他非常感動,但是大小姐現在所提出來的要求,他實在不敢答應。
「或許等會兒先生要用車。」

「我家又不是只有一台車,你給我跑車的鑰匙。」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行吶……」
那真是太危險了!
大小姐本來對開車一直不感興趣,誰知道某一天大小姐心血來潮,叫他教她開車,這一學——怪
怪,不得了!大小姐居然開車開出濃厚的興緻來,每天跟他吵着要開車,但是又偏偏開車技術爛到家,
不是撞樹就是撞壁,在在險象環生,搞得家裡每輛價值不菲的名車時常要送修保養廠不可。
既然知道大小姐開車時的惡形惡狀,他怎麼能放心地將車子交給她呢?何況老爺也交代過他,不
能讓大小姐私自開車。
大小姐可是千金之軀吶,如果受了傷怎麼辦?
老陳在心裡嘀咕着。
「要不然我讓子道開車,你總可以放心把鑰匙交給我吧?」她自動提出條件,一定要老陳拿出車
鑰匙不可。
「子道少爺剛從外國回來,行嗎?」
不是他老陳愛操心,而是不得不擔心大小姐和子道少爺的性命安危,他們兩位可都是未來屈指可
數的大人物呢!
「他當然行,而且外國人開車比我們台灣人還快,你不知道池們外國的高速公路時速都是破百以 上嗎?哪像我們還規定下限六十、上限九十,真是笑死人了。」

姿妤大聲說道。
「大小姐沒騙我?」老陳半信半疑地問。
她頭一點,立刻伸出手。「快點把鑰匙給我。」

「唉!好吧。」
老陳關上水柱,探進口袋掏出一串鑰匙,拿下其中一把車鑰匙給她。
姿妤接過鑰匙,蹦蹦跳跳地往屋裡去,直接來到子道居住的客房,帶著神秘的微笑道:「子道, 你看這是什麼?」
她拎着鑰匙在他面前晃了晃。
樓子道正好在整理衣着,打算獨自搭計程車到四處逛逛,畢竟十五年沒回來台灣了,他確實有重
新認識這塊土地的必要。
姿妤恰巧在他準備動身時闖了進來,看著她一臉充滿朝氣的笑容,手中還拿着車鑰匙和中控鎖在
半空中晃蕩,他心裡真的有不小的感嘆。
瞧她穿著樣式簡單的便服,雖然不花俏是好事,但是過于利落的打扮,只會讓人覺得她看起來更
像個大男孩而已。
「這是車鑰匙,今天外頭天氣不錯,有一個大太陽,你想不想去哪裡兜兜風?」
她問得很直接。
一個女人到了二十五歲,卻仍然沒有半點性感之處,或許很可悲,但是她總覺得笑得大聲、說得
直接才是最真實的她!
「不用麻煩你了,我正想自己出去走走。」
他很自然地回應她一抹客氣的笑容,也順勢推拒她的
約會。
他可不想跟一個男人婆約會,不僅破壞了心情,也將會把所有美好的事物燃燒殆盡。
「這哪是麻煩呢?」她開心地笑,將鑰匙在半空中上下拋了拋,最後緊握在手心。
「你應該忙着創作。」

「創作需要靈感,但是我現在只想和你一起到處玩,創作就先擱在一旁吧。」

她走上前伸手攬住他的手,一切的舉止都是如此自然而然地,沒有刻意,也沒有矯柔做作。
樓子道微怔。
對於她看似粗線條的個性,竟然覺得不討厭——通常只要他覺得不討厭的,几乎就是代表着喜歡,
而他現在的心境是複雜難懂,一方面期盼着與當年的小公主團聚,繼續藴譜當初未完成的戀曲,但是
當事實造成幻想中的打擊後,他已經跌入大失所望的谷底。
而現在他居然驚覺到,自己仍然是不排斥她?
亦是他只是顧唸著過去的情分,所以即使心中對她真的感到失望,也不好太直接表態……
這是有可能的原因。
「走吧。」

完全沒有任何拒絶的餘地,姿妤拉著子道興奮地往車庫走去,一路上,子道仍然努力地想找完美
又委婉的藉口拒絶。
「我的行程毫無目的,不知道要上哪逛,你會感到無趣。」

「那樣才好玩,哪裡無趣?隨便走、隨便玩嘛!臨時想到要去哪裡就去哪裡,無拘無束多快樂。」

她半推着他坐進副駕駛座。
「你要開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