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每個姑娘都單純 第 10 頁


找她去呢?我從車裡翻出電話本,挑了幾個她可能會去找的人打電話過去,都說沒見着她。我只好開着車在西單、王府井一帶亂轉——街上擠滿了人,秀兒就是真在這些地方,我能看到她的機率也是微乎其微。途中每隔三分鐘就撥一次電話,聽到的永
作者:阿巳 / 頁數:(10 / 59)

「男人嘛,哪有不抽菸不喝酒的?」老爺子一臉不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許阿姨沒理老伴兒的茬兒,邊把可樂遞給我邊對我說道:「劉朔,就在這兒吃吧。你不是愛吃我做的餡餅嗎?我今天正好包了點兒,茴香餡兒的。」
「那行,我就吃點兒。不過叔兒,酒就算了,吃完飯秀兒要是還不回來,我還得開車出去找找她去。改天沒事兒了我陪您喝個痛快的。」
「嗬,你小子也跟我們秀秀好了這麼多年了,怎麼還這麼沉不住氣?她那麼大個活人丟不了!得,不喝就不喝吧,哪天再說。咱們開飯!」
許阿姨的手藝確實好,但這頓飯我吃得無滋無味,一邊敷衍着跟老兩口聊天,一邊豎著耳朵聽樓道里的動靜,希望秀兒能突然回來;中間還溜到廁所打了兩次電話,秀兒的手機一直關着。吃完飯我實在獃不下去了,連碗筷都沒幫忙收拾一下就告辭溜了出來。時尚書屋
上了車我又是一片茫然,能上哪兒找她去呢?我從車裡翻出電話本,挑了幾個她可能會去找的人打電話過去,都說沒見着她。我只好開着車在西單、王府井一帶亂轉——街上擠滿了人,秀兒就是真在這些地方,我能看到她的機率也是微乎其微。途中每隔三分鐘就撥一次電話,聽到的永遠是「您所撥打的用戶已關機,請您稍後再撥!」,我每次都拚命剋制自己才沒把手機從車窗砸出去。時尚書屋
兩個小時以後,已經絶望的我把車拐進了一條小巷子,找了個僻靜的地方停下,靠在座位上鬱悶地抽起煙來。時尚書屋
其實我也知道秀兒丟不了,以前她吵架吵急了一個人跑掉也不是沒有過。可是今天不一樣,我之所以這麼沉不住氣是因為我心裡有鬼,我不確定秀兒這樣賭氣撇下我是真的因為我去晚了,還是因為她發現了我的什麼秘密——後一種情況的可能性並不大,但誰也不敢說就完全沒有。萬一真是我出了什麼紕漏,她這一走說不定就不會再回來了,我能塌實得了嗎?時尚書屋
「去他媽的,愛怎麼著怎麼著吧!」一支菸過後,我把煙頭用力丟出車窗外,在心裡發狠般地對自己說。然而終究是憋悶得難受,一時間不知該怎麼才好,最後竟在愁苦中混混沌沌地睡過去了。時尚書屋

第10章

驟然響起的手機鈴聲驚醒了我,抓過來看了一眼——來電話的是秀兒最好的朋友趙寧。我剛纔也給她去電話問過,這姑娘人長得雖差點兒,卻是個熱心腸,平時對秀兒、對我都不錯。時尚書屋
我按了接聽鍵,趙寧清脆的聲音在電話那頭連珠炮般地響起:「劉朔,我找着你家曲一秀了,她剛開機。她現在在阜成門呢,我騙她說要過去找她,約了她在華聯門口等着。你也甭給她打電話了,趕緊過去吧,準能找着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哎喲,還得說是我妹妹心疼我,比我們家秀兒強多了。哪天哥請你吃海鮮,好好兒謝謝你!」我邊說著邊發動了車子準備上路。時尚書屋
「得了吧你,上回欠我的韓國烤肉還不知道哪天才能吃上呢,海鮮我就更不敢指望了。」
趙寧嬌笑連連,「你呀,少惹秀兒生氣是真的,下回再把她氣跑了我可真不管你了。」
「哎,您放心。我還敢有下回麼我?瞅瞅今兒這一天給我折騰的。」
趙寧笑着掛了電話,我驅車直奔阜成門。瞥了一眼車上的表,已經5點多了。時尚書屋
找地兒停好了車,我三步並做兩步地跑到華聯商廈門口,沒看見秀兒的影子,估計是還沒出來。我不敢到處亂走,點了煙在門口死等。時尚書屋
半顆煙的功夫,高高地盤着頭髮,穿著七分褲、無袖上衣,臉上仔細化了淡妝的秀兒便低着頭從商場裡慢悠悠地踱了出來,手裡提着幾個大袋子,一望而知今天收穫不少。時尚書屋
我迎着她走過去,她差點兒撞到我身上,一抬頭看見是我,愣了一下,但隨即就狠狠地白了我一眼,小聲嘀咕道:「又被趙寧這個小賤人給賣了!」說完也不搭理我,轉身又往商場裡走。時尚書屋
我看到秀兒這個樣子就鬆了一口氣,知道她沒什麼大事兒,純粹是我跟我賭氣呢。心裡的石頭一落地,一天的着急全變成了憤怒,伸手一把把秀兒拽了回來,面目猙獰地貼近她的臉,壓低聲音問道:「你丫閙夠了沒有?」
「誰跟你閙了?」秀兒毫無懼色,一邊掙着我的手一邊惡狠狠地瞪着我,「鬆手,聽見沒有你?這可是在商場,沒看見這麼多人啊?」
秀兒猛地一使勁兒,甩開了我拉著她的手,扭頭改往商場外頭走。我連跑帶顛地緊跟在她後面,越跟越來氣,也顧不上周圍熙熙攘攘的人群,大聲衝著她嚷:「你別沒完啊,我找你一天了你知道不知道?」
秀兒回頭輕蔑地瞟了我一眼,說:「誰讓你找了?真新鮮,我逛逛街而已,又不是離家出走,沒事兒你找我幹嗎?」
「我不就去你家去晚了點兒嗎?你至于這樣嗎?」
「我也沒說你什麼呀,你不願意陪我逛街我自己出來逛還不行?礙着你什麼了?你這人也太不講理了吧!」
秀兒每說一句話都噎得我喘不過氣來,我停了一會兒,放軟了口氣解釋道:「我早上沒聽見閙鐘所以沒起來,你要是等我等得着急了,不會給我打個電話叫我一聲兒嗎?」
「哼,」秀兒冷笑道,「我敢麼?我知道您在家是睡覺呢還是忙什麼呢?回頭再攪了您的好事!我可不自討沒趣。」
我心裡咯噔一下,出了一身冷汗,心虛地吼道:「你丫別血口噴人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