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每個姑娘都單純 第 11 頁


上了過街天橋,正怒不可遏地站在天橋的中央對視,象是要撲過去咬對方一口。這個滑稽的情景讓我忍不住噗地笑了出來,伸手攬住了秀兒的纖腰,摟着她走到橋旁的欄杆處,嘆了口氣儘量溫柔地對她說:「別閙了寶貝兒。我錯了還不行嗎?我就
作者:阿巳 / 頁數:(11 / 59)

秀兒突然停住了腳步,忽地轉過身來怒視着我,滿腔悲憤地說道:「我血口噴人?你自己說說我現在一星期能見着你幾回?好不容易周末讓你陪我逛逛街,昨天晚上你失約我就沒說你什麼,今天又左等右等不見人影兒。酒吧的事兒也沒見你怎麼管,都是董立一個人張羅,誰知道你整天都在忙什麼呀?反正你自己心裡最清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每次看見秀兒這種衝我發飈的樣子,都恨不得把她拎起來暴打一頓,可偏偏每次我又都理屈詞窮。我張了張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得回報給她同樣憤怒的眼光。時尚書屋
我們倆就這樣互相瞪着對方,一個流裡流氣的半大小子晃晃悠悠地路過我們身邊,扭過頭好奇地看著我,並衝我吹了聲口哨。我這才發覺我們倆不知不覺已經走上了過街天橋,正怒不可遏地站在天橋的中央對視,象是要撲過去咬對方一口。時尚書屋
這個滑稽的情景讓我忍不住噗地笑了出來,伸手攬住了秀兒的纖腰,摟着她走到橋旁的欄杆處,嘆了口氣儘量溫柔地對她說:「別閙了寶貝兒。我錯了還不行嗎?我就是昨天晚上喝多了睡得有點兒死,一醒過來就趕緊找你去了。」
「那我也不知道你什麼時候能過來呀,等得都快煩死了,又不樂意打電話催你,就自己出來了唄。」
秀兒的火氣好象消了不少,趴在我懷裡小聲咕噥着。時尚書屋
「你自己出來我不反對,你別不開手機啊。你這不是成心讓我着急嗎?」
「喲,你也知道着急啊?」秀兒抬起頭看著我得意地壞笑起來,「那就對了!你怎麼不想想我等你的時候着急不着急啊?」
「成,你就氣我吧!現在是越來越本事了你。」
我無奈地點了點頭,「那剛纔怎麼又把手機開開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哎呀,氣氣你就完了,還真一輩子不理你呀?大周末的,我可不想真的一個人過。剛纔趙寧說要來找我,我不是一點兒都沒懷疑,她哪個周末不是跟她們家李浩粘在一塊兒?怎麼會突然想起來要找我?一琢磨就知道是給你找轍呢。我也就是給你個台階下。」
「得,我謝謝您了!這回您稱心了吧?氣兒順了吧?」我摸了摸她的頭髮,把她手裡提的東西接了過來,「今兒收穫不小啊,難怪人家都說女人一生氣就愛燒錢呢。怎麼著,買夠了沒有?沒買夠我陪你接着逛。」
「嗯……先不逛了,我餓着呢,」秀兒抓着我的胳膊嗲聲嗲氣地說,「出來一天都沒吃東西,你陪我吃肯德基去吧。」
從橋上就能遠遠看到肯德基的招牌,雖然我極度厭惡這一類食品,但在這種時候當然不敢說掃興的話。我擁着秀兒邊往橋下走邊對她說:「你自己在外面玩兒怎麼不知道吃東西啊?我中午倒是在你家吃了不少,你媽做的餡餅那叫一香。唉,有的人就是沒口福,這麼好吃的東西都吃不上。」
「我就知道你這人一點兒良心都沒有,」秀兒狠狠地在我胳膊上掐了一把,「都找不着我了還有心思吃飯呢。」
「那你爸你媽非留我我也沒辦法啊。你爸還想跟我喝酒呢,我說要出去找你,沒喝,你爸還老大不樂意的,說你又丟不了。」
「啊?我爸怎麼這樣?人家老爸都是跟女兒的男朋友吃醋,我爸怎麼胳膊肘兒還緊着往外拐啊?真是……」

第10一章

「還想接着逛嗎?」從肯德基出來以後,我問秀兒。時尚書屋
「算了吧,我都逛了一天了——上午先去的西單,然後又去了百盛,然後才來的這兒,遛得我腳都疼了。知道你也不愛逛商場,我也別難為你了,咱們回家看片兒去吧,你上次借的那幾張盤我還沒看呢。」
秀兒說的「家」指的是我家,大概從兩年以前開始,周末帶她去我家過夜就成了慣例。她父母大概也明白現在的年輕人是怎麼回事,睜只眼閉只眼地也就默許下來了。倒是我家裡人比較保守——第1次帶秀兒回家過夜的時候他們還和我住在一起,我媽一看都快11點了秀兒還沒走,覺出勢頭不太對,大驚小怪地把我叫到另一間屋訓話:「你小子別打歪主意啊,趕緊把秀兒送回家去。你們還沒結婚,這怎麼能行?這不是胡來嗎?」
「啊,啊!好,您就甭管了。」
我不管老媽在那兒說些什麼,順手從大衣櫃裡扯出一條新棉被,抱著就往我那屋走,心說您要知道我那些比這更胡來的事還不得嚇出心臟病來啊?時尚書屋
第2天秀兒走了以後,老媽為這事在我耳邊叨嘮了一個星期,我不反駁也不理會,由着她一個人說去,到了周末該怎麼著還怎麼著,繼續把秀兒帶回來住。次數多了,老媽也就沒話了。要麼說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呢——想要從老家兒手裡爭取自己的權益,只能採取這種強硬態度。時尚書屋
在回家的路上我忽然想起一件很嚴重的事情,令我頓時心神不寧——上午走得太匆忙,忘了檢查一下屋裡有沒有留下其他女人來過的痕跡,比如頭髮、氣味等等。這是件很麻煩的事,每一次我都會無比小心。記得有一天晚上,一個女孩兒剛從我這裡走,秀兒就打電話說有急事要過來。偏偏那個女孩兒不知用的什麼牌子的洗髮水,枕頭上全是她頭髮的刺鼻香味兒。時尚書屋
現開窗戶散味兒肯定是來不及,我急壞了,滿屋子轉了幾圈,突然急中生智,抓起一瓶白酒就往枕頭上倒了一些,又自己猛灌了幾口,香味兒就這樣被酒精的味道蓋住了。等秀兒來了問起,我說剛纔閒得無聊,在床上喝酒不小心弄撒的,挨了幾句罵之後總算矇混過關。時尚書屋
今天好不容易才把小姑奶奶給哄順溜兒,可千萬別又出什麼差錯。我一路上淨琢磨這件事,好幾次秀兒跟我說話我都心不在焉,弄得她差點兒又跟我急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