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每個姑娘都單純 第 4 頁


薦唄。」女孩兒正好站在我身邊,我扭頭看了她一眼,她很大方地衝我一笑,說:「你好!」她的聲音、語氣和神態都讓我感覺非常舒服,一看就是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女孩子。我連忙說道:「坐坐,跟我們一塊兒不用客氣。這位是馮哲,都
作者:阿巳 / 頁數:(4 / 59)

我們幾個竊笑着看他俯身跟那個女孩兒說話,女孩兒好像有些靦腆地搖了搖頭。范逼不屈不撓地繼續站在那裡說著什麼,又指着我們幾個坐的這桌比比劃劃。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操,這廝準又拿咱倆說事呢!這都成丫的慣用伎倆了。」
我笑着對董立說。時尚書屋
那女孩兒順着范逼的手指向我們這桌望過來,正好在半路碰到我投射過去的目光。片刻的對視之後,她竟真的拿着酒杯站起身,跟着范逼向我們這邊走了過來。時尚書屋
不出我所料,范逼一過來就依次指着我和董立向那個女孩兒介紹道:「這是這兒的大老闆劉碩,這是二老闆董立。」
然後又故意指了指女孩兒手裡拿的那杯血瑪麗對我說:「人家小姑娘第1次來,我看她好象喝不慣這個,你這兒有什麼好喝的酒,給人家推薦推薦唄。」
女孩兒正好站在我身邊,我扭頭看了她一眼,她很大方地衝我一笑,說:「你好!」
她的聲音、語氣和神態都讓我感覺非常舒服,一看就是個受過良好教育的女孩子。我連忙說道:「坐坐,跟我們一塊兒不用客氣。這位是馮哲,都是哥們兒。」
女孩兒挨着我坐了下來,范波坐在了她的另一邊。我拿過她手裡的酒看了一下,自作聰明地問道:「你叫這個酒是因為從別人那兒聽說過吧?」
女孩兒疑惑地看了我一眼,但隨即就點了點頭。我得意地笑了笑,說:「血瑪麗名氣大,但實際上並不好喝,它裡面有比較烈的伏特加酒,又有黑胡椒和辣醬油,大多數女孩子都喝不慣。象范波拿的這杯紅粉佳人,」我邊說邊伸手把范波那杯酒拉到了女孩面前,「這個是用金酒、橙酒、檸檬汁、石榴汁和鷄蛋清混合而成的,口感比那個溫和很多,你可以試一下。」
女孩兒拿起酒杯嘗了一小口,又情不自禁地皺了皺眉,大概出於禮貌,還是衝我點了點頭表示不錯,接着又喝了一口,終於坦白地笑道:「其實我根本不喜歡喝酒,就是以前沒喝過這些花花綠綠的,覺得挺好玩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得,敢情我全白忙乎了!」我裝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說道。時尚書屋
「也不是白忙啊,起碼我又學到了很多東西。」
女孩兒用一雙清澈的眸子頗為誠懇地看著我,「我還聽說每一種鷄尾酒都有一個特別的來歷,你能不能給我講講?」
這個問題當然難不倒曾做過調酒師的我,但是我忽然意識到自己今晚不能話太多,因為範逼已經明顯表示出了對這個女孩兒的志在必得。雖然那女孩兒的漂亮讓我也不免有些心動,但我怎麼可能因為這種頂多是玩玩兒的事而壞了兄弟間的情分呢?時尚書屋
於是我指了指范逼,對女孩兒說:「這個呀,你得問你范哥哥,他才是真行家呢!跟他比我可差遠了。」
范逼毫不客氣地順着我遞過來的桿兒爬了上去,接下來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我們就聽他在那裡口若懸河地講。我的意思他自然是明白的,至于其他兩個人——董立是把漂亮姑娘全裸着發到他床上都出不了什麼事兒的聖人、馮哲自從去年結了婚就發誓從此為老婆守身如玉,所以只要我不跟他爭,他就再沒什麼可擔心的了。時尚書屋
從曼哈頓到黛克瑞,從酒的配製到酒的典故,范逼一樣一樣娓娓道來,直說得口沫橫飛,讓我懷疑丫當年在酒吧裡苦練調酒就是專門為了泡妞兒做準備的。女孩兒聽得津津有味,我們幾個則百無聊賴的跟着台上樂隊的演出瞎哼哼,偶爾給范逼敲上兩句鑼邊。時尚書屋
酒吧裡的人已經非常多了,大家全都帶著微醺的醉意在縱情地說笑,眼光隨便落到哪裡,看到的都是一張張放浪形骸的面孔。台上的主唱在聲嘶力竭地唱着保留曲目《野百合也有春天》,其他的樂手也都隨着音樂瘋狂而陶醉地左搖右擺,每一寸空氣中都瀰漫著那種讓我深深迷戀的很high的氣息。可惜今晚好看的妞兒不多,身邊這唯一的佳人也被哥們兒霸佔了,不免讓人感覺有點兒遺憾。時尚書屋
范逼冗長的調酒課終於告一段落,他呼了口氣,邀功似地說:「我費這麼大勁,自己這點兒看家本事可全教給你了。我看你還是學生呢吧?跟我說說你是學什麼的,趕明兒有空也教教我!」
女孩兒甜甜地笑起來:「我學的東西可不是一天兩天就能教會的——我是工藝美院學美術設計的,練了多少年的基本功呢。不過你給我講的調酒知識對我還是挺有用的,說不定我以後做設計的時候能從中找到什麼靈感。」
范逼一聽說女孩兒還是學藝術的,興奮得兩眼快要噴出火來——這年頭不知道為什麼,男人們能搞上個把學藝術的女孩兒就特別自豪。時尚書屋
「那你現在上大幾了?」范逼不愧是久經考驗的情場老泡兒——直接問女孩兒的年齡不太禮貌,但是用這種問題來套就隱蔽多了。時尚書屋
女孩兒果然老老實實地回答道:「大一剛上完,開學該上大二了!」
這麼說來女孩兒也不過就18、9歲,范逼正色道:「你一個小女孩兒幹嗎自己跑到酒吧來喝酒?這種地方亂着呢,碰上壞人怎麼辦?」
我猜董立和馮哲都和我一樣正拚命忍着笑——丫范逼這不是賊喊捉賊嗎?時尚書屋
女孩兒的臉色卻黯淡了下來,用手托住下巴,半天才撅了撅嘴說:「跟男朋友吵架了,不知道幹什麼好,就上這兒來了!」
「我說呢!一般單獨來這兒的女孩兒都有點兒心事。嗨,不就是吵架麼?你踏踏實實的,我把話擱這兒——頂多明天你的小帥哥就得跑來跪在地上求你原諒他,咱還得給他擺足了譜兒才行,讓他下次再也不敢欺負你。這麼漂亮的姑娘不捧在手裡當寶貝兒似的寵着,還敢跟你吵架?我看他是活膩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