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百萬初吻 第 19 頁


帶一件內衣來究竟有何關聯? 走進會場後,氣氛是出乎意料的熱閙,讓丁未烯也不覺得被感染了。 「未烯。」 辛于飛得意的招呼她。「哥要的東西呢?」 她很快將東西送上。 「走吧!帶你去看好戲。」辛于飛別有
作者:方子矜 / 頁數:(19 / 0)

這些女人美其名為他打扮,實在是對著他猛流口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個小姐到底是哪一個部門的?竟要他穿那種女生內衣?
這萬一在晚會上被‘拍照存證”,他還要不要做人?
他露出了顯性感撩人的笑容。「各位小姐辛苦了,離開演時間還早,我先去拍根菸。」

語畢,他立即閃人躲到一旁打電話回家求救。
丁未烯莫名其妙的帶著一件內衣和辛媽一齊到公司。
「今天正好可以見見公司的人,順便看看年終晚會的表演,今年是輪到鴻雁要上台。」
辛媽解釋着說道。
鴻雁上台表演?好一件不可思議的事啊!
她還是想不透這和鴻雁要她帶一件內衣來究竟有何關聯?
走進會場後,氣氛是出乎意料的熱閙,讓丁未烯也不覺得被感染了。
「未烯。」

辛于飛得意的招呼她。「哥要的東西呢?」
她很快將東西送上。
「走吧!帶你去看好戲。」
辛于飛別有深意的笑容中有着得意的戲誰,丁未烯不明所以的跟着他。最後看見辛鴻雁披着長袍在一分吸煙。
「老哥。」

他的一喊讓辛鴻雁嚇了一大跳,尤其在見到丁未烯後更是大吃一驚。「未烯也來了?」
沒想到今天這種場面竟然會被未烯看見,太令人尷尬了。
想著想著,辛鴻雁心中竟然也不自在了起來。
「老哥,東西在裡面。」
辛于飛不懷好意的好笑着。
看到那個笑容,辛鴻雁就想打人。
「帶內衣來要做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光是看他們兩人之間的暗潮洶湧,還是令丁未烯丈二金剛換不着頭腦,一頭露水。
辛于飛「偷偷地」對著丁未烯道:「今天哥要扮演性感的楊貴妃喲!」
「性感的楊貴妃?」
丁未烯被這句話結結實實的嚇一跳。
鴻雁要扮演楊貴妃?這怎麼可能!?她實在想象不出那會是什麼樣子……但見鴻雁一副莫可奈何的模樣……
「所以他才必須穿你的內衣。」

「呃!」丁未烯紅了臉,不明白辛于飛所說的這話是什麼意思。
辛于飛忍不住哈哈大笑:「為了哥今晚要扮演性感誘人的楊貴妃,他所要穿的貼身內衣足足有廿幾個小姐自願提供,現在正為了不知該穿誰的才好,那一群女人快打起來了;另一方面還有人要出價買哥今天穿過的內衣,現在叫到一件五千了。」

辛于飛得意洋洋的仔細散佈他從各方得來的許多大八卦,惹得辛鴻雁不斷的送他白眼,連丁未烯也忍不住想笑。
「別聽他廢話了。」
辛鴻雁攬着她,像是一件極其自然的事一般。「你待會兒就來幫我的忙,我怕死了那群女人,唯恐自己會被她們的目光給強暴了。」

丁未稀輕輕的笑着。「我從不知道你會怕女人。」

「我怕喔!怕得要命。」
他的聲音抖顫了起來。
想到那一群為了他該穿誰的內衣而吵得不可開交的女人,就令他頭脹得几乎要炸掉。
他在心中深深的、暗自地感謝、感謝未烯不是和那群女人一樣的其中之一。
「我穿你的內衣就不必讓那群女人吵翻了天,更不必為了事後內衣該賣給誰而得再看一次的女人大戰。」

說實在的,辛鴻雁光是想到就起鷄皮疙瘩;另一方面辛于飛則是感到好可惜,可惜少了一場好戲可以看。
直到節目表演開始,丁未烯才知道原來公司裡高級主管慰問員工一年辛勞的方式,便是竭盡所能的取悅大家。
辛鴻雁的楊貴妃裝扮令全場驚艷,口哨聲、尖叫聲不斷。
平日是公司風流才子的協理今朝粉墨一登場,果然是不同凡響。
他女裝的柔媚几乎個全場瘋狂,但他驚悚的薄紗中穿著一套女性內衣才真正令全場尖叫,多少人在猜着是誰這麼幸運,可以令風流協理穿上了她的內衣。
辛鴻雁的一曲「王昭君」瘋狂了全場,也燃起了晚會的氣氛,所有人都陷入一種瘋狂的尖叫及呼喊聲中;在這其間,丁未烯以為自己會被這些巨大的聲響給震聾了。
就當所有的人為了鴻雁的表演而瘋狂、而聲嘶力竭之時,有一雙難以置信的目光落在丁未烯身上,定定的。几乎不敢相信的打量了她許久、許久,之後那人才用几乎控制不住、顫抖的雙手,搭在了未暗的肩上。
在眾人的瘋狂叫聲中,丁未烯好奇地回頭看看是誰搭上了她的肩。
這一迴首,連丁未烯也獃愣了。
「未烯棗」這男人以為離開了日本之後,他再也見不到天真可愛的小未烯了。
「爸爸棗」丁未烯怎麼樣也沒有想到,在辛爸公司的年終晚會中,竟會遇見養了她多年的丁爸爸棗她的養父。
人聲沸騰,他們這一對養父女再見,任誰也沒有想到居然是在這種情形之下。
一下了場,眼看又是一大群趨迎而來的女人爭先恐後的要幫他換裝,嚇得他只好趕緊一邊陪着笑臉拒絶,另一邊用眼色要辛于飛去把未烯給找來。
辛鴻雁從來沒有像此刻一樣的覺得自己需要未烯。
他覺得如果未烯再不來,他真的會被這些女人給吞了、剝了。
「未烯,未烯。」

當辛于飛喘吁吁的找到她時,她已經和丁先生談了有好一會兒。
後來的辛于飛在插入談話時,便明顯的感覺氣氛不一樣。「未烯,哥在找你。」

雖然說不上來為什麼,但是辛于飛心中就是覺得奇怪,未烯和這位「歐吉桑」的熟悉程度似乎頗不尋常。
「我馬上就去。」

回答了他,丁未烯接過了丁先生的名片,萬分不捨的望着他。
縱然已是無緣的父女,但丁先生畢竟是給了她名字的養父,她對他仍舊有一份親情在。
「未烯,如果有事就來找我,別客氣。」
丁先生殷切的叮嚀着,几乎要讓她紅了眼眶。
她依依不捨的跟着辛于飛走,心思卻始終還沒有完全收回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