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百萬初吻 第 29 頁


道:「在東京,你確實給我一百萬……」 「我那一百萬是去買春的錢。」他冷漠而不帶感情的逼視她。 未烯覺得自己快崩潰了,崩潰在辛鴻雁傷人的態度裡。「我承認我是想過用援助交際來維持我當時的生活,但是自從遇到你之後…
作者:方子矜 / 頁數:(29 / 0)

「沒有!?」他猛一回頭嚴厲地瞪着她。‘哪你在東京呢?難道也要告訴我沒有?那一次只是湊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援助交際!?在東京!?」
辛于飛不敢相信的仁立在門口,以為自己有了幻聽。
辛爸和辛媽同樣出現在門口,臉色一樣凝重。
辛于飛的問題沒有獲得任何回應。
辛鴻雁望了他一眼後譏誚地道:「這下好了,當着你 親弟弟的面前告訴大家,有或沒有?」
丁未烯心碎了。
她心碎不是因為辛于飛和辛爸、辛媽在場,而是心碎于辛鴻雁的態度。
她垂首後輕搖了頭。「我沒有。」

「沒有?那我給你的那一百萬呢?」
他咄咄逼人的緊咬着這問題,丁未烯已心碎地毫無招架之力,她帶淚含糊地道:「在東京,你確實給我一百萬……」

「我那一百萬是去買春的錢。」
他冷漠而不帶感情的逼視她。
未烯覺得自己快崩潰了,崩潰在辛鴻雁傷人的態度裡。「我承認我是想過用援助交際來維持我當時的生活,但是自從遇到你之後……」

她不知道這句話出來後,辛于飛狠狠地倒抽了一口氣。
「你真的做過援助交際問」他不可置信地大吼。
丁未烯覺得自己的心像碎片般,碎裂成千片、萬片……一失足成千古恨,原來這就是做錯一件事所必須付出的代價。
「在東京,你做援助交際收了我的錢;在這裡你收了那姓丁的錢,這次他給你多少?讓你願意重操舊業?」
那一瞬間,丁未烯看向辛鴻雁的目光是那麼木然;在她心中始終無法把眼前這個言詞犀利、字句傷人的鴻雁和在日本待她善良的鴻雁連在一起。她只能默默承受所有加諸在她身上的種種不善的言詞。
「未烯,為什麼要做這種事?」辛于飛痛心疾首的問。
「辛家待你不好嗎?為什麼?」
她不說話。不多作任何解釋,也不為自己多講一句話,只是站在那兒,彷彿身旁的人物言語都成煙雲。
「姓丁的給你的應該比我好吧廠辛鴻雁殘忍的問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辛媽看不得鴻雁這樣的待她,她忍不住去抱著未烯。
「別這麼不吭不氣的,拜託你告訴他們你沒有,未烯,告訴辛媽說你沒有。」

丁未烯悠悠地看過每一個人後,「鴻雁所說的都是真的,我是做過援助交際,在東京。他是我的第1個歐吉桑,也是唯一的一個。我今天收了丁先生的錢也是真的。……但我不是援助交際……」

「如果不是,為什麼他要給你錢?」辛于飛依舊氣憤難平。他無法想象、也無法忍受未烯真的做過這樣的事,而且她也承認不諱。
兩行清淚緩緩地、無聲息地滑下了未烯的臉,她像是下了重大決心般哽咽道:「謝謝各位的照顧,我明天一早就會離開這裡……」

「犯了大錯被拆穿就迫不及待的想溜了嗎?」
「鴻雁!」辛媽不敢相信這種打蛇隨棍上的話居然會出自鴻雁口中。
「各位對我的誤會真的很深……」

「我聽你的解釋,未烯」辛媽怎麼也不相信未烯會像鴻雁所說的那樣。「爸爸,你倒是說句話呀!」
突然被點到名的辛爸意味深長的道:「未烯,你應該把事實真相說出來。」

丁未烯的淚盈在眼眸中,她輕柔地搖首。「鴻雁所說的都是事實。我無話可說,為了不讓大家彼此尷尬,我想我還是搬出去好了。」

她為什麼不生氣?不反駁?辛鴻雁氣在心裡,氣她為何不反駁他的話。「你想趁 這機會搬出去和姓丁的雙宿雙飛嗎?別忘了,他有老婆的。」
他以為這樣的話應該可以讓未烯再多說些什麼,沒想到她依然是一派平靜。
「各位請出去吧!她的淚已干,此刻沒有太多表情的下起逐客令。
哀莫大於心死。
她不知道自己堅強的假象還能偽裝多久?
「未烯棗」
辛媽心痛的看著她,明知她在折磨自己,卻一點忙也幫不上,令辛媽心急如焚。
「請出去吧!」
一干人等被她請到門外,個個是心有不甘地瞪視着。
她望着辛鴻雁,嫣然一笑。「我真的沒有做援助交際。我只是很好奇,你既然知道他姓丁,為什麼不明白我會收下他的錢?」她的話語中有強忍下的心傷,令人動容。
話一說完,門飈即關上。
從此便咫尺天涯。
隔天一早,在所有人都未曾發覺之時,丁未烯便一個人悄悄地離開。
輕輕地走,正如她輕輕地來。
人行過,如船過水無痕,當然什麼痕跡都沒留下。
她的房間也是,整齊而清潔,令人感覺不出有誰曾
經在此待過。
辛鴻雁一夜輾轉難眠,卻始終想不出最後她問的那句話的意思。而丁未烯的悄悄離去更是增添了他心中莫名的惆悵與失落。
「為什麼她要收下丁智成的錢?」他仰望晴空問天天不答。
在檐下整理盆景的辛爸聽見辛鴻雁的自言自語,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站起身。
「丁智成?做廣告的丁智成?」辛爸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
「是呀!我們往來廣告公司的創意總監,丁智成。」

辛鴻雁不明白爸爸的反應。「爸,你認識他?」
「他是我們的往來廠商……」
辛爸把許多事業都已放
手給辛鴻雁接班,早已不太管公司的業務經營。
「爸認識丁智成?」這下疑惑的人換成辛鴻雁了。
辛爸很奇怪的看著鴻雁,「丁智成姓丁,未烯也姓丁 啊!丁智成是她的養父,是她爸爸,就像于飛和我們一樣呀!」
像于飛和他們一樣!
頓時五雷轟頂,辛鴻雁僵在當場,失去了任何反應
深夜的游泳俱樂部內部空蕩蕩的,偌大的空間裡廿人不到,整個標準池中只有辛鴻雁自己一個人奮力的來迴游着。這麼夜深時候,就算有人,也都集中在SPA及三溫暖那塊區域,這麼大的泳池倒像是他的專屬一般。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