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百萬初吻 第 5 頁


下來。「我真的不知道……」她顯然被辛鴻雁的舉動給嚇到。 此時,辛鴻雁則是被她突如其來的眼淚給嚇到。 一時忘了自己要做什麼。 「辛先生,一樓我打掃好了。」 打掃阿姨的喊聲由樓下傳來,驚嚇到他們兩人。
作者:方子矜 / 頁數:(5 / 0)

丁未烯的短裙不知何時被掀了起來,那火熱的東西緊緊貼著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終於知道:原來鴻雁裸睡。
丁未烯提起最後一絲的理智求他:「請你不要……」

「為什麼不要?」他回答得相當快,足見情況都在他的控制中,一點兒也沒有被情慾沖昏了頭。
他的動作沒有停下來,反而更加大膽的逗弄她。
「你欠我一次,為什麼不要?」丁未烯迷惑地看著他。
那雙平日會放電的眼睛,現在正嚴厲的盯着她。
「為什麼說我欠你一次?」她幾近哀求地反問他。
辛鴻雁加諸在她身上的挑逗讓她不由自主軟弱的想哭。
「你自己心裡知道。」
他的話裡不帶一絲情感。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呀!
辛鴻雁托着她的臀,他們兩人緊貼在一起,她已經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威猛剛烈的慾望。
丁未烯無助地攀着他,淚落了下來。「我真的不知道……」
她顯然被辛鴻雁的舉動給嚇到。
此時,辛鴻雁則是被她突如其來的眼淚給嚇到。
一時忘了自己要做什麼。
「辛先生,一樓我打掃好了。」

打掃阿姨的喊聲由樓下傳來,驚嚇到他們兩人。
他隨便應了一聲,然後用力推開了未烯,起身進浴室。
「記着你欠我一次,我不是每天都會這麼善良的放你走。」
他用力丟下這句話給她。
直到浴室響起嘩嘩水聲,丁未烯才能由他的床被中慢慢坐起來,顫抖的雙手几乎連撫平裙子這件簡單的事都做不來。
她不知道她是如何回到自己的房間,只是一直在問自己:鴻雁說的欠他一次,究竟是什麼意思?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住在同一個屋檐下能不見面,原來竟不是一件困難事,藉由辛鴻雁的表現,丁未烯第1次明白。
她千方百計的想躲開他,生怕哪一天那「致命的吸引力」朝她襲來時,她會毫無招架之力。所以,她絶不放自己獨自一人,整天和辛媽粘在一起,粘得辛媽大喜。
「還是生女兒最窩心,男孩子有什麼用?要他們開個車陪媽媽去逛街,不如送他一把刀切腹自殺來得痛快。好不容易陪了你去,逛沒三家店,他腿也軟了、手也酸了,告訴你他好累、好累,逛街不如在家裡的院子躺着曬太陽睡覺,烤成人干都願意。」
辛媽捶了捶自己的腿,這才覺得真的有點痛。
她們倆今天狠狠地在一家購物中心用力的買、努力的買,買到兩手提不動才甘願回來。
「這袋是你的、這是老頭兒的、這是我的;這又是你的、這些也是你的……」
辛媽一袋袋的分配得不亦樂乎。從年輕時逛街便是她的嗜好。「可以買到東西、又可以打發時間,而且多走路又有益健康。」
這是她的至理名言。時尚書屋
今天真的是多年以來,辛媽逛街逛得最爽的一天。
丁未烯不囉嗦,願意陪她逛,有耐心聽她說話,而且提着買來的東西連續陪她由上午走到傍晚,這麼好的女兒,打着燈寵也找不到,她真是滿意極了。
「走那麼久的路,累不累?」辛媽喝着丁未烯倒的果汁問她,再一次覺得「女人是同一國」的,真好。丁未烯搖頭。「不累。」

這一點路對她而言根本不算什麼。念大學時,每天天沒亮她就得摸黑去送報紙,一送便是三、四個小時,
直到天亮了,她才急急忙忙的趕去上學。
這一點路程,小意思而已,她才不放在心上。
「那好、那好。」
光是聽她說不累,辛媽就心花朵朵開,總算找到一個伴,真好。
基于這個理由,辛媽的心是偏的;不但是偏的,而且整顆都偏往了未烯身上去,偏心得厲害。買來的東西有一大半是丁未烯的,這也算滿足了她從以前就想要有個女兒來打扮的願望。
捧着一堆的東西,丁未烯口拙得說不出話來,只能一直任由辛媽把她當洋娃娃般的擺佈。
算了!辛媽高興就好。
她沒脾氣的如此告訴自己。
「好了,東西拿進房裡,休息一下,我來準備晚餐。」

辛媽今天心情大好,正打算好好的再露幾手給丁未烯瞧瞧。
這才走入廚房,便瞧見冰箱上,磁鐵壓着一張留言。
這是他們家的習慣。
「要送書房桌上的檔案給鴻雁。」

辛媽拿了字條大聲朗誦。
丁未烯聞聲而至。「怎麼了,媽?」
「打掃的阿姨留的字條,鴻雁又忘了帶東西,他每次只要喝醉回來,隔天上班一定會少帶來西。」

看看場上的鐘,四點整。
「這東西也不知道急不急?」辛媽嘀咕着。「四點準備晚餐是早了點兒,但要送東西去給他再回來,那大家就不必吃飯了……」

說著說著辛媽的目光盯上了了未烯,像發現新大陸般興奮地拉著她。「咦!我怎麼沒想到可愛的未烯!你幫我送東西去給鴻雁,我來準備晚餐,這樣兩件事都可以做得到,又可以不必很趕,真棒!」她誇起自己聰明來。
送東西去給鴻雁!?
光想,她的心跳就快了起來,想起他那雙冷得不帶感情的眼睛,她的心又像被電到般地抽了一下。
「我不認識路……」
她婉轉的想拒絶。
哪知辛媽的動作更快,早已拿起電話叫起計程車來了。
「我叫可靠的計程車載你去,拿着鴻雁的名片,上面有地址、電話,就不怕找不到了。」
辛媽笑眯眯的幫她把一切都沒想妥當。「東西拿給他後就叫他忙完和你一起回來,這樣就不怕人走丟了。」

想起鴻雁這禮拜天天有應酬,不回來吃她的愛心晚餐,辛媽就有一肚子氣。
上回跟老頭子說要設門禁的事,想來一定被這三個男人丟到腦後去了,結果真正鎮守門禁的人只有她和未烯,難不成這門禁是要訂來管自己的嗎?
當然不是!
有未烯可以替她去逮鴻雁那臭小子回來吃晚餐,辛媽今天得意極了。
鴻雁今天忘了帶東西,果真忘得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