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偷來的戀人 冷靜 第 6 頁


扶着他,我無法自己的苦笑。不然,我可會當真呀!望着關拓磊英挺的面孔,痛楚中,我在心底對他無聲的說道。心底的哀戚是至今仍未死心的證據,所以,我只有苦笑,也只能苦笑。第3章我將一碗加了蛋的即食粥端至關拓磊眼前
作者:待考 / 頁數:(6 / 0)

「閉嘴,若當真不想麻煩別人,你就給我好好的、安靜的休養,早日恢復健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佯裝生氣的斥責,扶起關拓磊,將他的手臂再次搭上我的肩,「好了,你可以走吧!」
「嗯。」
將頭靠在我的肩窩,關拓磊虛弱無力的將大半的體重放在我身上。時尚書屋
不由得將環於他腰上的手縮緊,在確認他的狀態、神智還算清醒後,我下意識的放軟聲調對他說:「那就走吧!」
「小毅毅。」
他有氣無力的喚道。時尚書屋
「嗯?」不想與病人爭吵,我無奈的輕應一聲。時尚書屋
「難怪外面的人稱你為我的賢內助,此刻的你,是這麼溫柔、善體人意,我真想立即將你娶回家中。」
縱使在病中,關拓磊仍不改本色的開着無趣的玩笑。時尚書屋
「你在做什麼白日夢!」一貫的答覆自我的口中冒出,然而心底卻也不由自主的滑過一陣熟悉的痛楚。時尚書屋
玩笑別開得太過分呵,扶着他,我無法自己的苦笑。時尚書屋
不然,我可會當真呀!望着關拓磊英挺的面孔,痛楚中,我在心底對他無聲的說道。時尚書屋
心底的哀戚是至今仍未死心的證據,所以,我只有苦笑,也只能苦笑。時尚書屋
第3章

我將一碗加了蛋的即食粥端至關拓磊眼前,「沒什麼好東西,你就將就吃一些吧!」對著客房內的關拓磊,我如是說道。時尚書屋
呵!別說我虐待病人呀!
要知,這碗食之無味的即食粥;可是我翻遍那空蕩的冰箱、食櫃惟一搜出的食糧。時尚書屋
「不了,我不想吃。」
孩子氣的將我的手推開,躺在床上,關拓磊有氣無力的說。時尚書屋
看著關拓磊那委靡的神情,我的心不由得軟化,長久以來在心底默默堅持的信念,在此瞬間居然難以控制的消失無蹤。時尚書屋
眉頭不自覺的輕鎖,「不行,不吃點食物你怎麼服藥!」
鍥而不捨的將一湯匙的粥遞至他唇邊,我半哄半勸的說:「我知道,這東西實在稱不上什麼美味,但也只剩這可以吃了,你就委屈一點,多少吃幾口墊胃吧!」
基于病人最大的原則,我柔聲卑屈的勸哄着。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唉!也難怪人說病人難纏。縱使是向來英明神武的關拓磊,在病中居然也像個小孩子似的閙脾氣、耍小性子。時尚書屋
我逆來順受的哄着他。時尚書屋
我知道,這樣的行為無異是種自討苦吃的舉動。時尚書屋
這般放任真心流瀉的言行,只會將我的心、我的身帶向更深、更絶望的泥沼,但……
就這麼一次吧!在心底,我無聲的自欺說道:他正生着病啊!心思、神智均不似平日靈敏,所以,稍稍放縱一點……沒關係吧!
略過心底的自我掙扎,我為自己的言行、決定辯解着。時尚書屋
「不要。」
不察我內心的糾葛,關拓磊直截了當的背過身子拒絶。時尚書屋
「關拓磊。」
我無奈的嘆息。時尚書屋
「除非你老實坦誠一件事,否則……」
背着我,他低沉的嗓音隱約傳來。時尚書屋
「什麼事?」
「告訴我,當年你突然無故休學一年的真正理由。」
他驀地轉過身來,一雙透視人心的眼眸毫無遮掩、坦然的直視着我。時尚書屋
「什麼?!」霎時,我無法自己的驚呼一聲。時尚書屋
對關拓磊突如其來的逼問,我渾身上下難以剋制的顫抖。時尚書屋
心悸之餘,我的言行慌亂無比,無濟於事的掩飾自己的心虛,思索着該如何回答以補救自己這失態的舉止。時尚書屋
「當年……我……」
我抬眸,試圖為自己圓謊。時尚書屋
然而,縱有千言萬語,一但對上關拓磊那雙直視人心的勾魂眼,我所有的推托之辭瞬間消逝無蹤,什麼也說不出口。時尚書屋
「唉,事隔多年,為何你就是不肯放棄?」輕嘆一聲,什麼藉口也說不出的我只能如是答道。時尚書屋
就如每一次面對他的質問時一般,我無法在關拓磊那雙透視人心的眼眸前撒謊,這樣的我,惟一能採取的方式只有老實回答或是避而不談。時尚書屋
然而,關拓磊又豈是這麼容易即可打發的人物!
一雙眼眸定定的看著我,「我說過,凡是我想要得到、知道的事,不論時間多長、多久,我終會達到目的。」
彷彿宣誓般,關拓磊如是說道。時尚書屋
他的眼神是如此的專注、凝聚,在彼此互相凝視中,我几乎要以為他話中若有所指的目標就是……我!
別痴心妄想了,時文毅,就算是你多年的願望,你也毋需把他的話扭曲成自己奢望的結局。時尚書屋
一陣自嘲泛上心頭,唇角亦隨着嘲諷而微微揚起。時尚書屋
「早已事過境遷的往事,知道原因與否對你來說有差異嗎?你又何須再三追問?」垂下眼眸,我斂去眸中所有的思緒,聲音平緩的問。時尚書屋
「不論結果、利弊,我就是想聽你怎麼說,想聽你親口訴說理由。」
關拓磊固執的看著我,在他堅定不移的目光中,我的信念宛如冬陽下的冰雪,一點一滴的消融。時尚書屋
執着的關拓磊,不知何謂放棄的關拓磊……在這世上,我該是最瞭解他天性中固執程度的人吧!
經過這些年來他一次又一次鍥而不捨的追問,我是越來越難守住心中的秘密了。時尚書屋
誠如他所言,只要是他關拓磊想知道、得到的事物,他總能設法奪到手。時尚書屋
這些年來,我之所以還能在他一次次詢問下保全秘密,全賴他的寬容。只因他雖從不放棄探詢答案,卻也不曾為了答案而逼迫我……
只是,我好痛!
每一次不經意的探詢便是另一次新的傷害。就像是硬生生的扯開心頭未結痂的傷口般,我的心無比痛楚、似絞如割……
關拓磊明白嗎?明白他的問題傷我多深嗎?時尚書屋
之於我,他的問題是種何等殘忍的酷刑,他明白嗎?時尚書屋
不,他不明白。所以,他不停的問、不斷的問……
這是種多麼無心卻又殘忍的傷害呵!
每一回面對他那不知所以然的詢問神情,我的心就無法剋制的疼痛不已。時尚書屋
我能說嗎?時尚書屋
或許,我該將答案說出口,一勞永逸的滿足他的好奇心。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