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包子的香氣 第 1 頁


做一遍嗎?想了半天,沒有結果,於是用腳使勁跺着床板把下鋪喊起來:「老丁,你說我已經學會打『拖拉機』了,我還有什麼人生遺憾嗎?」 老丁昨晚陪着麥子揚在網上整整打了一個通宵的「拖拉機」,為的就是訓練麥子揚打牌的能力,將來
作者:蘇栩 / 頁數:(1 / 75)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蠢蠢欲動的青春年華: 第1部分
第1章
畢業後我們繼續奮鬥(1)
唐唐進來了,湊了腦袋過來看他們在幹嗎,看到麥子揚的臉,唐唐突然伸手撫了一下麥子揚的嘴唇,嚇得麥子揚出了一身冷汗,大聲叫道:「你摸我幹什麼?」唐唐手指一翻:「真是的,你中午吃什麼了,沾了一些芝麻粒也不擦,多影響形象啊!」
大四下學期,這天的陽光很不錯,初夏的天空嫩生生的,陽光也沒有那麼熱辣。學生們的穿著依舊不分季節,有人還穿著毛衣,有人已經穿上了裙子。
自認為是帥哥的麥子揚躺在床上懶懶地想著,除了畢業、簽證、滾蛋,還有什麼事情值得做一遍嗎?想了半天,沒有結果,於是用腳使勁跺着床板把下鋪喊起來:「老丁,你說我已經學會打『拖拉機』了,我還有什麼人生遺憾嗎?」
老丁昨晚陪着麥子揚在網上整整打了一個通宵的「拖拉機」,為的就是訓練麥子揚打牌的能力,將來為國爭光,普及牌文化。熬了一個晚上,現在的他早就困得不知道東南西北了,拉高被子捂着耳朵裝作聽不見。麥子揚跺了幾腳,老丁紋絲不動,他只好無奈地盯着天花板打發時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天花板上貼著麥子揚的一張巨幅照片,他咧着大嘴穿著校服站在學校門口。那還是四年前入學時候照的,麥爸說這幅照片很有年輕人的朝氣,特意放大了貼在牆上,可惜貼得不牢,每每就被麥子揚晚上睡覺的時候用腳丫子給蹬下來。如是幾次,照片都有點皺了,麥爸在視察宿舍的時候看到了,就急了,說年輕人得有目標和活力,於是拿着強力膠將照片貼在天花板上,然後一臉奸笑地對著麥子揚說:「子揚,你睡覺的時候不會倒立吧?貼這裡,總掉不了了吧?」麥子揚雖然自戀,然而半夜夢醒的時候,一睜眼看到咧着大嘴的自己,冷汗就冒了出來,這之後,麥子揚就開始有了失眠和賴床的習慣。
閒着無聊,麥子揚抬起腳丫子頂着咧着大嘴的自己的臉,用大腳趾戳了幾下,自言自語:「你小子四年前咋這麼醜?」正在宿舍唯一的電腦上狂玩《仙劍奇俠傳》的小木聽到這句話,手指依舊在狂按着鍵盤,頭也不抬地說:「你小子就沒帥過!」麥子揚聽到這句話,一骨碌坐起來:「就你帥?對了小木,你說我馬上就要出國了,我得學點啥吧,至少我得出去弘揚一下中華文明吧!」
小木兩眼盯着屏幕,「『拖拉機』會了就拽了?學麻將啊,出去搓死他們。」
麥子揚想了一下:「那洋鬼子會打麻將嗎?」小木沒回答,突然「嗷」的一聲:「又死了!第2關就死了!老王好像快通關了,他手藝越發精湛了,我去對門看看他!」然後起身走了出去。麥子揚對著安靜的宿舍想了一下,洋鬼子,應該是不會搓麻的。
對面小木的下鋪是大軍,乾乾淨淨的被縟,而且疊得整整齊齊,就跟大姑娘的床鋪一樣。說錯了,大姑娘都沒這麼幹淨。麥子揚記得去自己班的女生宿舍時,進門先被裝了山一樣高的瓜子皮的垃圾筒給震撼了,然後屋子裡面亂七八糟地扯了一些蛛網般的繩子晾衣服,跟傳說中的「盤絲洞」一樣,真懷疑這些女生前世都是蜘蛛精,這輩子與生俱來就會亂拉繩子。不僅如此,被子也不疊,就那麼窩着,桌子上椅子上甚至電腦上都堆滿了衣服,走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深怕什麼東西掉下來砸着自己。時尚書屋
麥子揚當時就感嘆,現在的女生咋這麼不會掩飾自己呢,來了男生至少也要裝裝樣子收拾一下吧,真不知道女生該怎麼把自己嫁出去。不過,這不是麥子揚該想的問題。
大軍又去圖書館了,他喜歡圖書館的書,恨不能做一個圖書管理員。大軍真是一個神人,每天早晨六點半,他準時背着牙膏牙刷去圖書館跟門衛報到,到了晚上十點半,他背着牙刷牙膏回來睡覺。於是,几乎不去圖書館的麥子揚很少看到大軍,以至于大一結束之後,麥子揚在路上看到大軍還不敢相認。
大軍自保送研究生後,去圖書館的習慣依舊未改,還加了一條,晚上十點半回來洗漱,十一點又背着書包出去,再回來就不知道幾點了。麥子揚欣慰地想,這才是中國學術的希望啊,哪像自己,成績實在是不夠好,幸虧英語不錯,竟然也混到了哥倫比亞大學的全獎Offer,成為本年度本院系頭條新聞,連麥爸都不敢相信。
麥爸聽說麥子揚拿到全獎之後,很高興地說:「兒子,雖然一直想讓你出國,不過卻想的是自費。如今你拿到獎學金了,就等於給家裡省錢了,爸爸很高興。」
麥子揚於是乘機要挾了一下:「那你給我準備的學費能不能再給我?我想買輛車。」
麥爸立即換了一副臉孔:「買什麼車啊,去了美國再買,不是說那邊車便宜嗎!而且,不是說外國的車和咱們中國的是反着的嗎?你在國內學了有啥用?」
麥子揚很遺憾沒有拿到車,而另外一件遺憾的事情就是,自從拿到了Offer,女友小蘿蔔就把和他的分手計劃提上了日程。麥子揚的女朋友姓卜,是同班同學,大家都喊她小蘿蔔。小蘿蔔立志報效祖國,堅決不會跟着出去,而麥子揚如果能正常畢業的話,至少需要五年。大家都是學經濟學的,小蘿蔔更是學以致用,她仔細思考和核算了五年的相思成本和即將出現的沉沒成本,以及青春損耗費和不能確定的未來,在這樣理性的運算之下,分手貌似是唯一出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