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包子的香氣 第 12 頁


六盤羊肉,麻醬底,蔥花腐乳多來一些,這些先上,獃會再點別的。」 大冬天的吃涮羊肉,人生真是夫復何求!麥子揚吃着羊肉片,內心有一種激動。麥爸和麥媽不斷給他夾菜,麥爸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給你介紹的小姑娘今天有點事情,暫
作者:蘇栩 / 頁數:(12 / 75)

就這一句話,麥媽二話不說拉上兒子風馳電掣地來到了東來順。一路上麥子揚趴在玻璃上不斷狂呼,「手機這麼流行了?」「怎麼到處都是電腦的廣告?電腦也便宜了?」「怎麼我一走北京就發展這麼快了?」「天啊……四環路都通了?我走的時候還在修呢!」得到麥爸和麥媽的肯定答覆,麥子揚有點絶望,希望自己帶回來的東西不要貶值。順便做了一個感嘆,美國「9·11」之後,中國趁着這個大好機會大力發展。麥爸不高興地說:「中國發展這麼快你還不高興?你是不是中國人啊?你有沒有愛國主義和民族自豪感啊?」麥子揚吐了一下舌頭,老爸怎麼這麼喜歡上綱上線啊,不過感嘆一下而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到了東來順,麥媽菜單也不看就開始下單:「六盤羊肉,麻醬底,蔥花腐乳多來一些,這些先上,獃會再點別的。」

大冬天的吃涮羊肉,人生真是夫復何求!麥子揚吃着羊肉片,內心有一種激動。麥爸和麥媽不斷給他夾菜,麥爸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給你介紹的小姑娘今天有點事情,暫時不過來了,改天給你引薦一下。」
麥子揚頭也不抬地吃着羊肉和甜蒜,什麼小姑娘大姑娘的,他現在一點興趣都沒有。
直到長長打了一個飽嗝,麥子揚才停下筷子,心滿意足回味着羊肉的味道,麥爸和麥媽則有一筷子沒一筷子地瞎吃着,麥媽心疼地說:「乖兒子,是不是在美國沒羊肉吃?」麥子揚點點頭:「成天吃瘦豬肉,煩死了,想吃點肥肉還得跟超市特別提醒一下,最便宜的就是大頭菜,真便宜,吃得我噁心,噁心過了還得吃,現在看著大頭菜就想吐!」麥媽聽完,眼睛紅了起來:「那木耳香菇什麼的呢?」麥子揚仔細回憶了一下,好像在開學三個月內就全部消滅掉了。
無論如何,這是最近一年半吃得最爽的一次。
回到家裡,麥子揚開始給爸爸媽媽拿禮物,包包、
香水什麼的,麥爸和麥媽都很開心,無論兒子送什麼,都是一片心意。麥爸偷偷多拿了一個包,他心裡清楚,要把這個包包送給包一一,就說是子揚送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晚上的子揚總是睡不着,自己的臥室還是走時候的模樣,找起東西也很順手。翻了一下相冊和通訊錄,找到了以前的手機,可惜手機號碼早就給別人了,包子妹的手機號碼也找不到了。迷迷糊糊中,子揚睡着了,夢中是哥大那座希臘建築。
第2天睡到很晚,起來吃的是包子、豆漿和油條,外加一點榨菜。麥子揚的臉上不僅是欣喜,還凸現了一個大字:饞。麥爸匪夷所思地看著他吃了五根永和油條,不禁擔心地問:「你吃了我跟你媽所吃的總數的兩倍……兒子,你不會得甲亢了吧?」麥子揚沒有回答,擦嘴說:「爸,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用一下,我回來了得有個號碼才行啊。」
麥爸把自己不常用的一個號碼給了子揚,再三叮囑說:「東西好吃也有度!要有點教養,吃個差不多就行了。」
難道多吃就是沒教養?麥子揚心裡哼了幾聲。
隨後的幾天,麥子揚先去修了一個漂亮髮型,然後和媽媽一起去買衣服、逛街、吃東西。琳瑯滿目的商品,各地特色的飯店,一切的一切讓麥子揚覺得自己是一個中國人,特驕傲。回美國的時候一定要買上一大堆東西過去送人,顯示一下我大中華地大物博,東西便宜又實惠。
原以為這種大吃大喝會引起身材的迅速走樣,事實證明,麥子揚的身材的確走樣了。不是變胖,而是變得虛浮和腫脹,臉色也開始蠟黃,直接原因是這幾天持續的腹瀉。經過醫生的仔細診斷,麥子揚是由於暴飲暴食而引起腸胃紊亂,專家建議少吃,吃清淡的食物。這讓麥子揚非常羞愧,而麥媽在醫生面前也顯得特別不好意思,下決心給子揚一個正常生活水平。時尚書屋
果然,通過藥物和食物的調理,麥子揚的身體逐漸恢復了起來。
而同學的聚會,也暫時定在元旦。麥子揚給還在學校的大軍發去通知:務必帶上軍嫂參加聚會。另,不能不通知唐唐。
同學們不知都變成什麼樣了,麥子揚開始反覆回憶同學們的相貌和特徵。元旦的時候,人來了六七個,不是很多,總有人會有事情。唐唐也來了,大軍帶著軍嫂也來了,小木和老丁都到了,還有一個特別的同學,名字叫做張必誠,一向和大家不怎麼和氣的,不知通過什麼渠道得到消息,也趕來了。儘管麥子揚不太歡迎這個張必誠,然而畢竟已經畢業了,大家見一面不容易,所以也沒有說什麼。時尚書屋
老丁看到麥子揚就開心地來了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親熱地說:「麥子,你他媽的竟然變帥了!美國的水土養人啊!你臉上的疤怎麼回事?讓MM給咬的?」麥子揚只是哈哈大笑,不作解釋,實在被問急了,才悠悠地說:「摔倒在美國的垃圾箱旁邊了。」
大家於是哈哈大笑。
大軍的軍嫂很樂天,長得雖然粗獷了一點,卻也能看出來是一個女生。軍嫂逗趣地說:「沒帶個洋妞回來?」麥子揚嘆了一口氣:「洋妞都被人家泡走了,我只能自己泡自己了,可憐啊,大哥大姐們,給介紹個MM吧!」小木插了一句嘴:「你之前提到的日本MM呢?」
小木現在完全不見當年的猥瑣模樣了,在外企工作的日子,穿慣了西裝,打慣了領帶,氣質也跟着出來了,完全不像還是學生的大軍,一看就是沒錢的樣子。唐唐也跟着插了一句嘴:「什麼日本MM啊,獃會小蘿蔔就來了。」
麥子揚歪歪嘴:「我可是愛國人士,抗日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