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30 頁


裡,分別從西側和南側的門洞往外看,看看能發現什麼?」 徐麗婕依言而行,只分別看了一眼,便興奮地說道:「啊,剛纔的五亭橋正好出現在西側門洞的正中,南側的門洞裡則可以看見一座高塔。」 「那座塔也是瘦西湖畔一個著名的
作者:周浩暉 / 頁數:(30 / 0)

「不錯,徐小姐如果有興趣,我們不妨停船靠岸,到那亭子裡小坐片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啊。」
徐麗婕被勾起了興趣,立刻對姜山的提議表示贊同。
畫舫悠悠,在石廊邊靠岸停下,一行人下了船,信步來到亭中。那亭成四方形,重檐鬥角黃牆,面東裝木刻縷空落地罩閣門,瀕湖的三面則各開有圓形的門洞。此時隨行的女子從船上搬下了瓷凳,供三人坐下休息。徐麗婕剛纔聽了沈飛的話,原以為亭中的構築一定會有什麼非同尋常的地方,誰知這裡面竟是空空如也,連石桌石凳也沒有一張。時尚書屋
姜山看出徐麗婕心中的疑惑,沖沈飛笑了笑,說道:「飛哥,你是土生土長的揚州人,這亭中的奧妙就由你來解釋吧。」

「那好吧。」
沈飛也不推辭,直咧咧地說,「大小姐,你坐在這裡,分別從西側和南側的門洞往外看,看看能發現什麼?」
徐麗婕依言而行,只分別看了一眼,便興奮地說道:「啊,剛纔的五亭橋正好出現在西側門洞的正中,南側的門洞裡則可以看見一座高塔。」

「那座塔也是瘦西湖畔一個著名的景點,叫做白塔。」

雖然是夜晚,但在明媚的月色下依稀可以看得出,那塔果然是通身一片潔白。
等徐麗婕把目光收回,沈飛又繼續說道:「五亭橋、白塔、釣魚台。關於這三個景點,有一個有趣的故事。相傳當年乾隆皇帝南巡時,要來瘦西湖觀景,揚州的鹽商們當然就絞盡腦汁,想要拍一拍乾隆爺的馬屁。其中兩個最有錢的鹽商就分別修建了這白塔和五亭橋,希望能以此博得乾隆爺的青睞。時尚書屋
還有一個鹽商呢,他沒那麼多的錢。於是就在這裡建了一座釣魚台,然後領着乾隆爺到亭中休息。乾隆爺往這兒一坐:哇,這邊能看見白塔,這邊能看見五亭橋,兩處美景統統收入眼底。妙!來人哪,賞!於是這個鹽商從此發達了。時尚書屋
所以說,這座小亭子本身並不出奇,奇的是它能夠以門借景,成為我國造園技藝中運用借景的傑出範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原來是這樣,有意思!」徐麗婕高興地拍着手,「最後的這個鹽商才是真正的構思精巧,摸透了乾隆爺的心。」

「不錯,這就是所謂的匠心了。這樣的道理其實同樣也可以用在做菜中,比如姜先生剛纔的那桌『春江花月宴』,借景入菜,也稱得上是烹飪技藝中得典範了。」

「『典範』兩個字不敢當。不過這桌『春江花月宴』確實是我最得意的作品。」
姜山與沈飛雖然地位懸殊,相處時間也不長,但幾番交流之後,卻大有知己的感覺。距離拉近了之後,說起話來也就沒有多於的客套和顧慮,「你們知道嗎,在北京,如果想要吃我做的這桌菜,那可得提前一個月預定。」

「是嗎?嘿嘿,那我可真有口福啊。」
沈飛摸着下巴,一副心滿意足的表情,似乎還在回味不久前的那頓大餐,「不過我也不能白吃,得回請你。」

「哦,我猜猜,飛哥要請客,自然是用名滿揚州的炸臭豆腐乾了?」
徐麗婕笑嘻嘻地插話:「沈飛炸的臭豆腐乾我吃過,味道棒極了!」
沈飛沖徐麗婕豎起了大拇指,一本正經地點着頭:「有品味!」
「好!那我明天就去嘗嘗飛哥的炸臭豆腐乾!」
三人相視而笑,小亭內一派其樂融融的祥和氣氛,那個關係到「一笑天」乃至整個揚州廚屆命運的賭局在這一刻似乎真的與他們無關了。
此時在另一處的幾個人,滿腦子想的卻這個賭局。
「一笑天」酒樓的大堂內,牌匾高高懸掛,如果它有靈性,此刻是否也在為自己未來的命運而擔心呢?
第3章
春江花月夜(11)
掌握它命運的,看來便是下面圓桌前圍坐著的那幾個人。
徐叔、馬雲、陳春生、凌永生、孫友峰、彭輝,這幾個昔日在揚州廚屆叱吒風雲的人物,現在卻全都緊鎖着眉頭,臉上寫滿了憂慮。
如果你現在也坐在這個大堂裡,你一定會很想逃出去。因為這裡的氣氛,凝重得几乎要讓人窒息!
廚屆本來就是一個小小的江湖,刀客間互相挑戰,原本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情。作為淮揚名樓之首的「一笑天」,每年便會接到這樣的挑戰不下十數次。每當面臨這樣的挑戰,徐叔都會帶領所有的後廚刀客認真準備,商量對策,因為他知道,敢來到「一笑天」的,絶不會是泛泛之輩。正因為始終保持着這樣的良好心態,所以「一笑天」的招牌才會歷經風雨,卻始終屹立不倒。時尚書屋
當然,那些從鎩羽而歸的刀客們,無一不承認:「一笑天」酒樓確實具有強不可撼的後廚實力!
可這一次,形勢卻好像完全倒轉了過來。
作為總領禦廚之後的姜山,不僅在廚藝上令人感到難以踰越,更可怕的是,他顯然為這次比試已做好極為充分的準備。面對這樣一個對手,你几乎沒有戰勝他的可能。
好在几乎沒有,並不代表絶對沒有。
「除非當年的『一刀鮮』出山,我想不出揚州城內還有誰能有戰勝姜山的把握。」

說這句話的人是馬雲,他是揚州廚屆裡人人尊敬的元老名宿。可即使是他,在提到「一刀鮮」這個名字時,臉上也充滿了景仰和尊敬。
可以用山峰做如下的比喻。有些山峰雖然高聳,但你在感慨其雄偉的同時,也會被激發起往上攀登的豪氣,你夢想著有一天站在這座山峰之巔的時候,那會是一種多麼美妙的感覺?
可另有一些山峰,它峭壁巍峨,直插雲霄!甚至你把頭仰到最大的角度,也無法看到其頂端究竟在何處。面對這樣的山峰,你根本無法也不敢想象那種佇立山顛的感覺,在它的腳下,你能體會到的只有崇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