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34 頁


:「金大廚的火候功夫,早已名揚全城。只可惜遇上我這樣粗魯的食客,哪裡能辨得這麼分明,那不是有點白費功夫了?」 「『水華軒』能在淮揚數百家酒樓中佔有一席之地,靠的就是這首屈一指的火候掌握能力。我們的目標就是要讓最挑剔的
作者:周浩暉 / 頁數:(34 / 0)

果然,魚頸最靠近頭部的位置少了一小塊魚肉,但卻正好被鱖魚厚大的鰓蓋擋住,從表面一點也看不出來。沈飛禁不住啞然失笑,打趣說:「好傢伙,可真有你的。我在『一笑天』後廚混了十年,也沒想出這麼個偷吃魚肉的方法,佩服佩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宜英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這對火候的掌握,全靠眼力和感覺來判斷,哪有象你這樣的。你這條魚剛出鍋的時候火候可能確實正好,但你裝盤後,魚和湯汁都還是熱的,從裝盤到最後客人食用的這段時間內,魚肉仍在受熱變化,所以最終還是有些過了。」

張曉東撓着頭,臉上卻露出喜色:「師父說得果然有道理,我今天又是大有收穫!」
金宜英怡然自得地抿了口酒,笑呵呵地說:「這火候掌握上的學問,博大精深,你現在的所學,只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沈飛呵呵一笑,說道:「金大廚的火候功夫,早已名揚全城。只可惜遇上我這樣粗魯的食客,哪裡能辨得這麼分明,那不是有點白費功夫了?」
「『水華軒』能在淮揚數百家酒樓中佔有一席之地,靠的就是這首屈一指的火候掌握能力。我們的目標就是要讓最挑剔的食客也無法在火候這一環節上挑出一絲毛病來。」
金宜英一邊說,一邊得意地微微晃着腦袋。
魚已吃完,酒已喝盡,幾盤襯佐的小菜也成了底朝天。
金宜英放下筷子,看了看沈飛:「我們走吧。」

「哦,你知道我們要去哪裡?」沈飛笑吟吟地摸着下巴。
「姜山和徐叔打賭的事情,我已經有所耳聞。你現在跑到我這裡,有什麼目的,不用說,我也能猜出個三四分。」

「好。」
沈飛痛快地一拍巴掌,「既然這樣,我也不用多說。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這就走吧。」

平日裡的正午時分,「一笑天」酒樓內總是賓客滿座,熱閙非凡。可今天,酒樓門口卻早早便掛出了暫停營業的牌子,令得不少食客乘興而來,沮喪而歸。
馬雲昨天晚上提到的三個人:朱曉華、李冬、金宜英先後來到「一笑天」酒樓。此後的整個下午,「一笑天」大門緊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情況從一個角度印證了市井中關於那個賭局的傳言,人們的情緒因此被牽動了起來,有人關心,有人擔憂,當然也免不了一些人在暗地裡幸災樂禍。
不管怎樣,從午後開始,傳言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在揚州城的大街小巷內四散傳播,成了酒樓茶肆,街頭巷尾人們討論的最熱話題。
只是不知道,那個難覓行蹤的「一刀鮮」,是否也已經聽聞了這個消息?
一般每天下午四五點鐘才出攤的沈飛,今天因為酒樓停業而落了個清閒。把三位大廚請到「一笑天」之後,他的任務就完成了。他回到家中愜意地睡了個午覺,然後早早地來到巷口,支起了油鍋。不一會兒,那股獨特的臭味便巷子裡悠悠地飄散開來。時尚書屋
因為時辰還早,那些老主顧們都還沒有出現,攤點上顯出少有的冷清,只有一張小桌前坐著兩位客人。
客人雖然不多,沈飛卻一點都不敢怠慢,他抓着竹筷的手上下揮動,油鍋中同時炸着的十塊臭豆腐乾也隨之不斷地跳躍翻滾,几乎沒有一塊會出現片刻的停歇。
只有這樣,炸出的臭豆腐乾才能受熱均勻,外酥內嫩,達到最佳的口感。也只有這樣的臭豆腐乾才能配得上坐在桌前的兩位客人。
第4章
古巷幽幽飄香(5)
這男女二人,一個是「一笑天」老闆徐叔的千金,另一個便是兩天來攪得揚州廚屆風起雲湧的京城禦廚之後――姜山。
兩碗熱氣騰騰的炸臭豆腐乾擺在了桌上。沈飛笑嘻嘻地招呼着:「來,兩位,請品嚐吧,不用客氣。」

臭豆腐乾被炸得金黃,配以銀白的豆芽,翠綠的香菜,鮮紅的辣醬,普普通通的小碗中竟也是色彩紛呈。姜山還沒有動筷子,已經忍不住讚了一句:「好!」
徐麗婕卻瞟了沈飛一眼,話裡有話地說:「好是好,但我卻不大敢吃呢。」

沈飛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嘿嘿笑着說:「放心吧,今天算我請客,不收錢。」

「這可是你自願的啊,回頭可別賴我欺負你小本經營。」
徐麗婕說完,沖姜山吟吟一笑:「來,嘗嘗把,味道確實不錯的。」

「好,都是朋友,就不用見外了。」
姜山一邊說,一邊夾起一塊豆腐乾,放進嘴裡咀嚼了起來。
沈飛一臉期待地看著姜山:「味道怎麼樣?」
姜山豎起了大拇指:「好!外酥內嫩,口感極佳,既有豆腐的原味,又有特殊的「異香」,而且……”
「而且什麼?」看著姜山欲言又止的樣子,沈飛忍不住探過身子,迫不及待地追問着。
姜山又夾起一塊豆腐乾,在唇邊輕輕一抿,但並不嚼動,豆腐乾中吸入的滷汁立刻滲入了他的唇齒之間。只見他略略品味片刻,說道:「你這鹵料裡有一種奇妙的鮮味,肯定有什麼名堂!」
沈飛哈哈大笑:「高手就是高手,什麼也瞞不過你。」
說著,他用調羹舀起一勺滷汁,然後把調羹邊緣靠在碗壁,把裡面的滷汁緩緩倒淨。只見調羹的底部沾着些極其微小的棕褐色圓粒。
沈飛把調羹遞到姜山眼前:「請看!」
姜山微笑着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徐麗婕把腦袋湊過來,好奇地問道:「你們倆別打啞謎了,這是什麼東西呀?」
「沒見過吧?」沈飛把調羹遞到徐麗婕手中,「這是蝦籽。」

「蝦籽?」徐麗婕瞪大眼睛看著那些小圓粒,似乎還不是特別明白。
「對,說白了,就是河蝦的卵。」
姜山解釋道,「每年三四月間,是江浙一帶河蝦產卵的季節。把這時候捕到的母蝦在清水中反覆淘洗,然後濾去清水,便可以得到這個好東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