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35 頁


了想,說,「既然叫做『三蝦面』,那肯定和蝦有關。嗯,白色的應該是蝦仁,紅色的……多半是蝦膏,褐色的嘛,當然就是蝦籽了。」 姜山拍了拍巴掌:「一點不錯!把這三樣美味拌入麵湯後,這碗麵條的滋味可想而知。尤其是最上層的蝦
作者:周浩暉 / 頁數:(35 / 0)

「不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飛笑嘻嘻地看著姜山,「你是北方人,沒想到也知道這個奧妙。」

姜山謙虛地擺了擺手:「說起來也是偶然。我去年來揚州的時候,曾在一個不起眼的小麵館裡吃到過一碗麵條,味道鮮美,讓我至今難忘。」

「哦?一碗麵條能博得姜先生的稱讚,那可真不容易,不知道這麵條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徐麗婕閃着大眼睛,一臉好奇。
「那碗麵叫做『三蝦面』。麵條精鬥,湯汁清鮮,那是不必說了。難得的是麵條上一層白、一層紅、一層褐,堆着三樣令人垂涎的美味。」

「等等,你先別說是什麼,讓我猜猜看。」
沈飛阻住姜山的話頭,饒有興趣地想了想,說,「既然叫做『三蝦面』,那肯定和蝦有關。嗯,白色的應該是蝦仁,紅色的……多半是蝦膏,褐色的嘛,當然就是蝦籽了。」

姜山拍了拍巴掌:「一點不錯!把這三樣美味拌入麵湯後,這碗麵條的滋味可想而知。尤其是最上層的蝦籽,更是在湯汁中弔鮮的極品。我見識了一次後,便一直難忘。飛哥把它加到炸臭豆腐的滷汁中,以極鮮襯極臭,卻調出如此的美味,真是匠心獨具,有意思,有意思。」

沈飛聽了姜山的讚美,很是得意,樂呵呵地說:「哈哈,怎麼樣,我用這碗油炸臭豆腐乾回請你的『春江花月宴』,也算相配吧?」
徐麗婕不客氣地白了他一眼:「得了吧,別在這兒大言不慚的,你這個臭烘烘的東西怎麼上得了大雅之堂?」
「不能這麼說。大俗大雅,本來就是相融相通的事情。」
姜山雖然是在反駁徐麗婕的觀點,但柔和的語氣聽起來仍十分悅耳。他停頓了片刻,忽然問沈飛:「你有沒有興趣到北京發展?」
第4章
古巷幽幽飄香(6)
沈飛愕然一怔:「幹什麼?」
「是這樣,我在北京經營了一家星級酒樓,頂層專營風味小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姜山不緊不慢地說道,「那裡的東西我全嘗了個遍,說實話,沒有一樣能比得上你的油炸臭豆腐。」

「哦?」徐麗婕挑了挑眉毛,似乎有些意外,「難道你想把沈飛挖過去?」
姜山點點頭,看著沈飛:「如果你願意過去,我可以保證你能有一份相當理想的收入。」

沈飛淡然一笑,說道:「我不去。」

徐麗婕倒有些皇上不急太監急的意思,搶着插話說:「為什麼?你不該這麼快做決定的。你應該好好考慮一下,也許是個好機會呢。」

沈飛摸着下巴上的鬍子茬,認真地說:「我在這裡擺攤,每天來的顧客都在上百人,吃掉近千塊臭豆腐。如果我去你的酒店,一天可以賣出多少塊臭豆腐呢?」
「這個……在數量上肯定會有所下降,但是在那裡,你每塊臭豆腐的價格可以翻到十倍。」
姜山想了想,又補充到,「而且,你的臭豆腐如果成為一個品牌,對酒店來說是一個無形的資產。到時候,即使你盈利不多,我們也會花高薪來聘用你。」

沈飛把身體往椅背上一靠,呵呵地笑了起來:「不,你沒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說,現在每天有上百人吃到我做的炸臭豆腐,他們喜歡吃我做的炸臭豆腐,他們因此而感到開心。每天我能讓上百人開心,我自己也很高興,很有成就感。我為什麼要離開這裡呢?」
沈飛這番話雖然沒有任何拒絶的詞語,但姜山心中清楚,要想說服他改變主意基本是不可能的了。這個看似對什麼都滿不在乎的男人,其實卻有着非常清晰的處事態度,這樣的人往往是非常有主見,難以被人改變的。況且,一個人如果活得很開心,你為什麼要去說服他改變現有的生活呢?
姜山搖搖頭,做了個放棄的表情:「你的這種思考角度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但是我得承認,這聽起來很有道理。」

徐麗婕沉默了片刻,似乎也在琢磨沈飛剛纔的話語,然後她總結道:「你們是兩種不同性格的人。沈飛看來偏愛簡單快樂的生活,而姜山你,則喜歡挑戰和刺激。」

「哦?我喜歡挑戰和刺激?」姜山不置可否地笑着詢問,「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從你昨天的表現啊。」
徐麗婕不假思索地說道,「你和我爸打那個賭,不就是為了力挫群雄,證明自己的廚藝是天下第1嘛。」

「天下第1,天下第1……」
姜山喃喃念叨了兩句,然後苦笑着說,「你錯了,我就是因為知道自己的廚藝不是天下第1,才會和你父親打那個賭的。」

「什麼?」徐麗婕撓了撓頭,一臉莫名其妙的表情。
此刻的姜山已經完全把徐麗婕和沈飛當成了自己的朋友,於是也不再隱瞞,說出了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我這次之所以來到揚州,並且提出讓徐叔用的牌匾和我打賭,其實都是為了逼一個人出來。」

徐麗婕是越聽越糊塗了:「逼一個人?什麼人啊?」
沈飛用提示的眼神看著她,說道:「唉,你也不想想看,在揚州城裡,對的牌匾看得最重的人,會是誰呢?」
徐麗婕蹙起眉頭想了一會,恍然大悟地叫了起來:「一刀鮮!」
姜山和沈飛同時點了點頭。徐麗婕見自己猜對了,興奮地拍起了手。「一刀鮮」以前的故事就已經讓她神往不已了,沒想到姜山此行居然也和這個人有關。她瞪大眼睛看著姜山,迫不及待地追問:「你為什麼要找他?是要和他比試廚藝嗎?可是他已經三十年沒有出現過了呀。」

「不。」
姜山開口糾正徐麗婕話中的謬誤,「八年前,『一刀鮮』曾經來過北京。」

「哦?」這下連沈飛也被勾起了興趣,「這麼說你見過『一刀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