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4 頁


王癩子此時才回過神來,他顫抖着抬起左手,手掌完好無損。剛纔那一刀原來只是嵌入了他的指縫中。 「飛哥,你怎麼和我開這樣的玩笑……可嚇死我了……」王癩子擦擦額頭的汗水,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飛哥嘻嘻一笑:「做買賣
作者:周浩暉 / 頁數:(4 / 0)

突然間,飛哥揚手,揮刀,落刀!那把厚重的廚刀直奔王癩子放在案板上的左手而去。他的動作迅捷無比,事前卻沒有半分聯兆,還沒等王癩子反應過來,那刀已經「篤」地一聲穿過他的手剁進了案板,刀身尤在微微顫動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王癩子面色慘白,沒說完的話也被嚇得嚥回了肚子。飛哥卻仍是一副笑嘻嘻地慵懶表情,他若無其事地從刀刃邊揀起一塊剛剛被切下的排骨,丟進了台秤上的托盤,然後伸手在托盤下一抹,從盤底取下一塊磁鐵來。
這一進一出,台秤的讀數竟絲毫不變。
「兩斤二兩,算兩斤。」
飛哥悠然自得地拍拍手,看著台秤,顯得頗為得意。
王癩子此時才回過神來,他顫抖着抬起左手,手掌完好無損。剛纔那一刀原來只是嵌入了他的指縫中。
「飛哥,你怎麼和我開這樣的玩笑……可嚇死我了……」
王癩子擦擦額頭的汗水,一副心有餘悸的樣子。
飛哥嘻嘻一笑:「做買賣不公平,你就不怕有一天真的切了自己的手?」
王癩子躲避着飛哥的目光:「是……是……都說你的眼睛比秤砣還賊,我今天算見識了……」

第1章
故人西辭黃鶴樓(4)
王癩子一邊自嘲地說著,一邊想把剁在案板上的廚刀拔出來,可是他一使勁,那廚刀竟紋絲不動,仔細一看,刀刃已沒入案板半寸有餘。
王癩子的狼狽樣引得圍觀的眾人一陣哄笑,他自己則被臊了個面紅耳赤,擠眉弄眼地看著飛哥:「幫幫忙……你這個力道,我拔不出來……」

飛哥見把王癩子耍得也差不多了,正要上前,另外一隻手卻搶先握在了刀把上,只見這隻手輕輕一抬,廚刀便乖乖地脫離了案板。
拔刀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他英俊儒雅,風度翩翩,穿著一身整潔華貴的西服。飛哥挑了挑眉頭,繞有興趣地看著他,這樣的人一般是很少出現在菜市場中的。
年輕人一邊把廚刀還給王癩子,一邊看著飛哥讚道:「你這一刀,好厲害的眼力和準頭。『一笑天』酒樓的菜頭都有這樣的功力,淮揚第1名樓果然名不虛傳。」

「哦?」飛哥摸着自己下巴上的鬍子茬,「你認識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年輕人面帶微笑:「你叫沈飛。在『一笑天』酒樓當了近十年的菜頭,專職為酒樓採購新鮮的菜餚原料,混跡于揚州各大菜市場,被菜販子們稱為飛哥。閒暇之餘,在酒樓附近的巷口中擺攤炸臭豆腐,口味鮮香獨特,遠近聞名。」

見對方對自己竟然瞭解得這麼詳細,沈飛不禁撓了撓自己的腦門:「我們以前見過嗎?眼生得很啊……」

「不,我們是第1次見面。」

「那你自我介紹一下?」
「不用了,我們很快會再見的。」
年輕人看著沈飛,雖是拒絶,但言語卻彬彬有禮。
「那好吧。」
沈飛也笑了起來,「我這個人的好奇心一向不重。」

「後會有期。」
年輕人頷首作別,然後轉過身,自顧自地離去了。
「哎,飛哥,這是誰啊?聽口音不是本地人。」
王癩子好奇地嘟囔着。
沈飛看著年輕人遠去的背影,微微搖了搖頭。自己在揚州城混了這麼多年,但確實從沒見過此人。年輕人兩次提到「一笑天」酒樓,多半也是飲食圈裡的人物。從他拔刀的動作來看,其手腕上的力量足以躋身最頂尖的刀客行列。時尚書屋
在「名樓會」即將開始的時候,這個人突然出現在揚州,這會意味着什麼呢?
離「名樓會」還有兩天。
神州廣闊,每個地方的人們都會有着帶有濃郁地域色彩的生活方式。
「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
這句揚州俗語便活靈活現地描繪出了老揚州人的傳統生活習慣。
「早上皮包水」即指吃早茶。揚州人不說「喝茶」,而說「吃茶」,其中是有原因的。說出來也很簡單,因為這早茶的重點在於「吃」,而不在於「喝」。
各式各樣的面點和冷餚才是早茶桌上的主角,食客們手捧一杯綠茶,不時地啜上兩口,除了去膩清胃以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作用,便是解渴。
來吃早茶的人很容易口渴,因為他們的嘴,兩分時間在吃東西,八分時間卻是在聊天。
聊得投機時,一頓早茶可以從晨光初上直吃到日當正午。茶社的常客,必然都是些身無雜事的閒人,只有他們才有時間吃早茶,也只有他們才能洞知時局動態,市井裡短,有着那麼多聊不完的話題。
惜春茶社內飾古樸,傍水而建,門口種起一片竹林,恰似在閙市中闢出的桃源。在這裡吃早茶,近都市而遠喧囂,自然成為老茶客們的首選之地。
茶社二樓有兩張靠窗的桌子,可以欣賞到樓下的水色,這樣的雅座一般都會留給每天都來光顧的熟客。
趙爺和金爺就是這樣的客人,此時,這兩個老頭子正面對面坐在西首的桌子上,一邊吃點心品茶,一邊擺起了龍門陣。他們今天聊的,正是有關「名樓會」的話題。
「我看這次『名樓會』還不如叫『名廚會』,三位大廚同台比試,嘿嘿,有意思,到時候還真得去看看。」

「你覺得誰勝出的可能性大一些?」
第1章
故人西辭黃鶴樓(5)
「這個……還真不好說啊,如果徐老闆能夠出馬,自然是『一笑天』的贏面大,可現在的那個主廚畢竟年輕,道行終究有限啊,不知道徐叔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這烹飪做菜也是個體力活。徐老闆年紀畢竟大了,雖說再支撐幾年還不成問題,但終究會越來越吃力。現在他提前把衣鉢傳給弟子,對晚輩即是一種鍛鍊,自己也還有能力提攜提攜,做個過渡。我倒認為這步棋是徐老闆的一個高招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