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40 頁


主地回想起童年放學後,饑腸轆轆地推開家門時,從廚房間飄出的那股暖暖的飯香。 姜山和沈飛都是見多識廣的人,剛纔默不作聲,便是在對這香味進行細細的分辨。奇怪的是,他們竟絲毫聞不出這香味是出自何種原料,那感覺就像面對著一張
作者:周浩暉 / 頁數:(40 / 0)

「現在怎麼辦?往哪邊走?」徐麗婕一邊問沈飛,一邊看了看手錶,快十一點了,他們已經在這小巷裡轉了一個多小時,對於「一刀鮮」的下落卻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飛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他好像突然被施了什麼魔法,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如同定住了一般。
「你怎麼了?」徐麗婕詫異地問着,一轉頭,卻發現姜山也是一副怔怔的表情,似乎突然發現了什麼奇怪的事情。
徐麗婕莫名其妙地看著這兩個人,可隨即她也明白了怎麼回事,使勁地吸了吸鼻子,讚歎道:「好香!」
一股奇妙的香味,正從巷子深處幽幽地飄了出來!
這香味純正無比,讓人渾身上下湧起一股說不出的舒適感覺;同時又樸實無華,不帶一點的媚氣,吸入鼻中,讓人不由自主地回想起童年放學後,饑腸轆轆地推開家門時,從廚房間飄出的那股暖暖的飯香。
姜山和沈飛都是見多識廣的人,剛纔默不作聲,便是在對這香味進行細細的分辨。奇怪的是,他們竟絲毫聞不出這香味是出自何種原料,那感覺就像面對著一張純淨白潔的絹布,雖看不到一絲色彩,但卻給人一種掩蓋不住的美感。
姜山和沈飛對看了一眼,不約而同的指着右手邊的第2條巷口,說道:「這邊!」
那股神奇的香味,正是從這巷口中飄出來的!
這是一條死巷。死巷的意思就是這條巷子只有一個出口,另一頭卻是封閉不通的。巷道極窄,大概只有一米來寬,頭頂的天空也便成了細細的一條,使巷道中顯得有些陰暗。
可小巷的卻有一片較大的空地,給人一種豁然開朗,別有洞天的感覺。空地兩側被修成了小小的花台,種着些月季之類的花草,品種雖然普通,但出現在這小巷深處,卻是別有一番韻味。
花台後是一座獨門小院,離小院越近,那股香味便越發的濃郁。
院門虛掩着,沈飛走上前,正要伸手去敲,只聽得一個蒼老的聲音在院內說道:「門沒鎖,幾位請進來吧。」

第4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古巷幽幽飄香(13)
既然主人想邀,沈飛也就不再客氣,他推開門,大咧咧地走進了院子。
院落不大,但卻收拾的整潔利落。院門左首邊有一口小小的水井,青石井沿內側被桶繩磨出了深深的凹槽,從一個側面顯示出院落存在的歷史。院中散養着幾隻老母鷄,正咯咯咯地四下閒逛覓食。
正對院門的是兩間小小的平房,可能是因為屋內空間狹小,一張八仙桌被搬到了院子中央,四把椅子圍成一圈。桌上擺着一堆碗筷,看起來,這裡的主人已經準備要吃午飯了。
一名老者站在東首小屋的門口,只見他身形高瘦,一身布衫,雖然鬚髮都已有些見白,但是腰挺腿直,臉上的神情也矍鑠得很。
姜山對著老者行了個禮,很有禮貌地問:「老先生,看起來您知道我們要來?」
老者中氣十足地說道:「這位就是姜先生吧?你挑戰揚州廚屆的事情,昨天一早便已傳遍了全城。我雖然足不出戶,但從我小孫子的口中,也瞭解了一二。我這個地方嘛,你們當然是遲早都會找來的。」

小孫子?姜山心中一動,某非就是剛纔的那個小男孩?他正要詳細再問時,卻見那老者揮了揮手,說道:「桌椅已經備好,幾位請隨便坐吧。我這鍋裡的午飯可停不得,先失陪了。」

說完,老者一轉身,自顧自走進了屋內。小屋的窗戶上隱隱映出些火光,看起來象是灶間,那一直飄至巷口的奇妙香味也正是從這裡發源而出。
三人互相看看,沈飛微微點了點頭,眾人會意,走到桌前各自坐下,靜觀其變。
不一會兒,院中突然香氣大盛。只見那老者雙手端着一隻大湯盆,從屋內走了出來。三人眼鼻的焦點立刻都集中在了這只湯盆上。老者走向桌邊,每近一步,那撲鼻的香氣便濃郁一分。時尚書屋
「敝舍寒漏,準備又倉促,沒有什麼好東西招待諸位,希望不要介意。用『神仙湯』宴客,按理說實在是端不出手……唉,昨夜還剩了些冷飯,加上今早母鷄剛下的幾個鷄蛋,勉強再給大家做一鍋蛋炒飯吧。」
老者一邊說,一邊把湯盆擺上桌,然後調過頭來,又向着小屋內走去。
「神仙湯」這個名字掉足了徐麗婕的胃口,待老者一進屋,她便迫不及待地伸長了脖子,要一覽這盆湯的廬山真面目。
只見盆中的湯汁褐中帶紅,除了表面上飄着些亮晶晶的油花外,竟看不到任何菜料。
「這麼香,這湯到底是用什麼做的呀?」徐麗婕拿起擱在盆沿上的湯勺,不甘心地在盆底攪了兩下,讓她既驚訝又失望的是,那湯中仍然是什麼都沒有。
「你就是把盆底攪破,也別想找到任何東西。」
沈飛苦笑着說,「『神仙湯』是揚州普通市民對『醬油湯』的暱稱。這湯說白了,就是用醬油和香油,加上沸水沖調出來的。」

「醬油湯?那怎麼可能這麼香呢?」徐麗婕難以置信地嘟起了嘴,但那盆湯又確確實實在她的面前,不會有半分虛假。
姜山盯着湯盆沉默了片刻,真心感嘆道:「我曾經聽說過,以前揚州的市井百姓生活艱難,吃飯時常常不備菜餚,僅以醬油沖調成湯汁佐餐,還美其名曰『神仙湯』,意思是說湯汁鮮美,天上的神仙聞見香味,也會忍不住下到人間嘗一嘗。我一直以為這是生性樂觀的揚州人做出的調侃之言,今天才知道,這普普通通的醬油經高人之手,竟真能沖調出如此純正撲鼻的美味來,這等手藝,只怕真是神仙也自嘆弗如啊。」

徐麗婕還想說些什麼,卻見沈飛把食指比在唇邊,做了「噓」的樣子,然後抬手指了指小屋的窗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