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51 頁


道你放不放心?」 「老先生不但廚藝精深,而且氣度高雅,您若做這個評判,自然是再合適不過的了。」姜山說到這裡,轉頭看看徐叔等人,「只是不知道三位老闆有沒有什麼異議?」 陳春生從姜山的話中聽出一些端倪,詢問到:「聽
作者:周浩暉 / 頁數:(51 / 0)

老者自己對耳旁的議論聲卻似充耳不聞,他徑直走上擂台,沖徐叔等人點頭施禮,說道:「三位老闆,我今天不請自來,失禮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三人各自回禮。馬雲捋着鬍鬚,心中甚是詫異,以自己在揚州的資歷和見識,竟也看不出這老者的來歷,忍不住開口問道:「這位老先生不必客氣。只不知你是從何處而來?」
老者微微一笑,說:「我早已淡出廚屆,一點微名,無須再說出來了。只是前日受了一個好朋友所托,因此想來化解姜先生和揚州廚屆之間的這段糾葛。姜先生,我雖然也是揚州人,但久居世外,早已沒有了什麼功利之心,由我來做評判,不知道你放不放心?」
「老先生不但廚藝精深,而且氣度高雅,您若做這個評判,自然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姜山說到這裡,轉頭看看徐叔等人,「只是不知道三位老闆有沒有什麼異議?」
陳春生從姜山的話中聽出一些端倪,詢問到:「聽口氣,你和這位老先生是認識的?」
「也是今天剛剛有過一面之緣,當時沈飛和徐麗婕徐小姐也都在場。老先生烹製的『神仙湯』和『蛋炒飯』,技藝精巧,美味無窮,我們三個都是大開眼界。」

姜山此言一出,眾人間又起了一陣騷動。要知道,這「神仙湯」和「蛋炒飯」都是揚州市井民間極為普通的食物,上至七八十歲的老嫗,下至剛剛能夠持鍋端勺的少年,無一不會。越是普通的東西,要想做好,做出彩,那就越難,這個道理人人懂得。而這老者憑藉這一湯一飯,竟能得到姜山「技藝精巧,美味無窮」的八字評語,其在烹飪上的造詣,可見一斑。時尚書屋
主座上的三位名廚老闆更是行家中的行家,先前浪浪描述鵝蛋三吃的做法時,他們也僅是略感驚訝而已,此刻卻明白可是碰上了真正的高手。徐叔不敢怠慢,恭敬地說道:「既然老先生廚藝如此高深,又是為了揚州廚屆而來,那就有勞老先生受累,做今天這場比試的評判。姜先生,請開鍋吧。」

第5章
車輪戰(12)
姜山卻不慌不忙地用左手按在砂鍋蓋上,右手對老者做了個手勢:「請您先品嚐這幾位大廚的手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老者走上兩步,來到金宜英這邊的案台前。此時朱曉華和李冬也都起身離座,圍攏了過來。
老者從一旁服侍的小伙計手中接過筷子,從盆中夾起一撮乾絲,只見根根銀絲整齊完整,細如纖發,當下便讚了句:「好刀功!」
李冬自走上擂台後,一直板著臉龐,此時總算露出了一抹笑意。
老者微微揚首,手指輕挪,將那撮淋漓帶汁的乾絲送入了口中,細細品嚐之後,評價說:「嗯。豆乾細嫩爽滑卻又不失韌性,火候的掌握妙到巔毫。這一份『大煮乾絲』,足以稱得上是上上乘之作!」
老者的評價如此之高,不僅操作的三位大廚面露喜色,台下的眾人也忍不住一陣竊竊私語:看來這場比試的勝券,已有七八分落在淮揚廚屆的囊中了。
老者轉過身,又來到姜山面前:「姜先生,現在可以了嗎?」
姜山點點頭,揭開砂鍋蓋,把乾絲倒入盆中:「老先生,請!」
老者從盆中夾起一筷子乾絲,在半空中晃了兩晃,微微皺眉道:「從刀功上來看,姜先生似乎要遜色了一些,所用的方乾似乎也不及對手的細嫩。」

這一下,連主座上的徐叔三人也都露出了喜色。老者並沒有看到這道菜烹製的全過程,但一句話便點出了已方的兩大優勢所在,可謂目光犀利,見識老到,照此態勢,已方几乎已是必勝無疑。
但既是鬥菜,自然要等雙方的作品都入口之後,才能得出最後的結論,眾人眼看著老者將姜山所烹的那筷乾絲也送入了口中,全都聚目凝神,靜待他的下文。
老者品評良久,忽然搖了搖頭,然後又輕輕嘆息了一聲,似乎甚是失望和惋惜。
等待中的眾人全都一愣,不知他這聲嘆息是什麼意思。徐叔和馬雲、陳春生面面相覷片刻後,終於忍不住問道:「怎麼樣,老先生?有結果了嗎?」
「嗯……」
老者略一沉吟,「三位也都是此道中的高手,這樣吧,在我發表意見之前,你們不妨也嘗一嘗這兩份『大煮乾絲』。」

徐叔點點頭:「也好。」
機靈的小伙計立刻小跑着去了後廚。不一會,三個女服務員走出,各自拿着托盤和小碟,從兩份「大煮乾絲」中分別夾出少許,送到了三位老闆面前。
徐叔等人先後嘗了兩份乾絲後,相互間交換了眼色,卻都是默不作聲。場內一時間靜悄悄的,眾人心中隱隱感覺到:這場比試的結果只怕是有了出人意料的變故。擂台上三位揚州大廚臉上先前的喜色此刻也消失了,代之以緊張焦急的表情。
果然,良久之後,徐叔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黯然說道:「姜先生,是你贏了。」

大堂內頓時一片嘩然,三位揚州大廚更是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朱曉華不服氣地喃喃說道:「不可能的……我的選料,李師傅的刀功,金師傅的火候,這都是最出色的,我們怎麼會輸呢?」
「你說得不錯。我原先也希望你們能獲勝的。」
老者的目光從三人身上依次掃過,話鋒一轉,「可惜啊,在你們所做的這道『大煮乾絲』中,無論是選料、刀功還是火候,都已經達到了極至,不過這也正是你們落敗的原因。」

「什麼?」三位大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副茫然的神色,實在是想不通其中的道理。場下徐麗婕也象大多數人一樣摸不着一絲頭腦,她用手托着腮,嘟着嘴說:「什麼啊?我怎麼越聽越糊塗了?」
沈飛做了個「噓」的手勢:「先別問,繼續往下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