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60 頁


:「飛哥,飛哥,這是你的女朋友嗎?」 沈飛端着炸好的肉蟬走進客廳,又好氣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瞎嚷嚷什麼,快還給我。」 浪浪嘻笑着把相框交到沈飛手裡,人小鬼大地說:「飛哥女朋友長得比徐阿姨還好看呢。」 沈
作者:周浩暉 / 頁數:(60 / 0)

忽然,徐麗婕眼睛一亮,似乎發現了什麼,在小桌的角落裡立着一個精巧的相框,中間夾着一張兩人的合影照片。徐麗婕把相框拿在手中,只見照片上的男子正是沈飛,但比現在要年輕很多,看起來精神抖擻,意氣風發。依偎在他身旁的是個二十歲上下的女孩,容貌清麗脫俗,一臉幸福甜蜜的笑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女孩就是凌永生提到過的小瓊吧?徐麗婕在心裡暗自思忖着,果然是既漂亮又可愛,難怪沈飛會對她一見鍾情。
姜山正在一旁擺放菜餚,見徐麗婕看得入神,不禁有些好奇,探着頭詢問:「看什麼呢?」
「哦,一張照片。」
徐麗婕剛想遞給姜山看看,浪浪突然不知從哪裡躥了出來,踮着腳搶走相框,看了一眼後,調皮地大叫起來:「飛哥,飛哥,這是你的女朋友嗎?」
沈飛端着炸好的肉蟬走進客廳,又好氣又好笑地瞪了他一眼:「瞎嚷嚷什麼,快還給我。」

浪浪嘻笑着把相框交到沈飛手裡,人小鬼大地說:「飛哥女朋友長得比徐阿姨還好看呢。」

沈飛在他腦門上崩了個「爆慄」:「就你話多,你這麼說不怕徐阿姨生氣呀?」
徐麗婕大度地一笑:「沒關係的,她確實很漂亮。」

沈飛端詳着相片上的女孩,似乎在回憶着什麼,不過很快他就擺脫了那種情緒,招呼着:「不說這個了,來,大家吃飯,姜禦廚的手藝可是不容易嘗到的。」
他一邊說,一邊走進臥室,把相框放在床頭,隨即又回到客廳中。
「一些家常小菜,算不得什麼。這油炸肉蟬,才是難得的東西呢。」
姜山夾起一隻肉蟬,繞有興趣地在眼前賞玩着,並不着急進口。
浪浪卻毫不客氣,一口氣吃完兩隻後,這才忙裡偷閒地看了徐麗婕一眼:「徐阿姨,你不吃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徐麗婕猶豫了片刻,對這種東西,她以前是從來不碰的,但今天自己親手參與了捕捉的過程,如不嘗一嘗,未免會有一種美中不足的感覺。
此時姜山也把夾起的肉蟬送入了口中,咀嚼一陣後,讚道:「奇香無比,與昨天所食的蜈蚣相比,倒是各具一番風味。」

「只可惜有人敢抓不敢吃,白白浪費了這等口福。」
沈飛直接伸手,捏起一隻肉蟬,同時不忘衝著徐麗婕調侃兩句。
「吃就吃,怕什麼。」
沈飛的話激起了徐麗婕的好勝心,她也夾起一隻,卻不敢向其他人那樣整隻送入口中,只是輕輕地先咬了一小口。
那肉蟬經過油炸,色澤金黃,外層鬆脆酥香,裡面是鮮嫩的蟬肉。徐麗婕一口咬得雖然不大,但那股美妙的滋味卻立刻充滿了整個口腔。
沈飛笑嘻嘻地看著她:「滋味怎麼樣?」
「不錯,是個好東西。」
徐麗婕豎著大拇指,把剩下的蟬肉一口吃完,對沈飛笑道:「看來你也不是只會做油炸臭豆腐乾嘛?」
沈飛肉蟬炸得出色,姜山做的家常小炒自然也不會差。這頓飯雖然樸素,但四人也吃了個滿頰留香,席間的氣氛更是其樂融融。
肚子飽了之後,眾人間的話題也多了起來。有一個問題在徐麗婕心中已經憋了好久,此時終於忍不住開了口:「姜山,有一件事情我實在好奇,希望說了你不要介意。當年你父親和『一刀鮮』之間的那場比試究竟是怎樣的?『一刀鮮』再厲害,怎麼會只出一刀就或得勝利了呢?」
姜山釋然一笑:「願賭服輸,這也沒什麼不能說的。當時『一刀鮮』雖然只是揮了一下廚刀,但這一刀卻完成了一道菜的烹製。」

第5章
車輪戰(25)
「一刀完成一道菜?」徐麗婕彷彿在聽天書一般,「那是什麼菜呀?」
姜山緩緩吐出三個字:「刀切蛋!」
「刀切蛋?」沈飛嘿嘿一笑,「這名字聽起來倒有點意思。」

姜山沉默不語,似是在追憶往事,片刻後,才繼續說道:「那天的比試以鷄蛋為題。這本是我父親提出的。因為鷄蛋雖然普通,但相關的烹飪方法複雜多樣,極能考驗一個人的廚藝功底。而我父親對此非常擅長,在京城一度有『鷄蛋王』的美譽。時尚書屋
『一刀鮮』明知其中厲害,但卻是一副滿不在乎的模樣,隨隨便便地說道:『那我今天就做個刀切蛋好了。』
他此言一出,在場的北京名廚們全都愣住了。他們見多識廣,可卻從來沒聽說過用刀切鷄蛋的。當下就有人忍不住問:『刀切蛋?不知你切的是生蛋呢,還是熟蛋?』
『一刀鮮』乾笑兩聲,似乎這問題問得愚蠢無比:『若是熟蛋,還用得着切嗎?要切,自然是切生鷄蛋,而且一刀下去,那蛋液不能滴出半分。』
這一下舉座嘩然,大家都覺得『一刀鮮』的說法未免太過離譜。如果有一把好刀,運刀速度夠快,把一隻生鷄蛋切成兩半倒也不是沒有可能,但說到半點蛋液不漏,那卻近乎天方夜譚了。
我父親也和大家想得一樣,當即便表示決不相信世間會有這樣的刀法,如果對方能夠做到,那他便立刻棄刀認輸。
『一刀鮮』不再多言,叫人拿來一隻鷄蛋放在案板上,然後從隨身的包袱中抽出了一把廚刀。那廚刀寒光閃閃,看起來非常鋒利,但也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寶物。
『一刀鮮』握刀在手,卻不急着揮出,而是先打着了灶火,將刀身在火苗上炙烤起來。大家一時間都不明白他此舉的用意,只見他把火力調至最大,大約十分鐘之後,廚刀的刀刃已經泛起了紅光。
就在此時,忽見刀光一閃,『一刀鮮』已對準案板上的鷄蛋劈出了一刀。只聽『嗤』的一聲輕響,廚刀從鷄蛋中部攔腰切進,直末至底。不過此時鷄蛋卻並沒有分開,停頓片刻後,『一刀鮮』手腕輕抖,刀面分撞兩側,那只鷄蛋這才齊齊地分成兩半,各自倒在一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