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64 頁


對決的人,在今後的若干年裡,都會成為眾人口中津津樂道的幸運兒。 不過徐叔的興緻看起來卻遠沒有凌永生那麼高。晚飯後,他讓人把那幅的牌匾取了下來,然後用紗布仔仔細細地擦了一遍又一遍。 「徐叔,都這麼亮了,您還擦,您是
作者:周浩暉 / 頁數:(64 / 0)

「欣聞『一笑天』酒樓新任主廚凌永生廚藝精湛,秉性高淳。本人將於農曆三月二十一日晚七時在西園酒店紅樓廳擺下宴席,現誠意邀請凌先生屆時赴宴,並對本人與禦廚後人姜山間的廚藝比試做個見證。『一刀鮮』。」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簡短的幾句話,凌永生卻看得心潮彭湃。自從踏進廚屆的那一刻起,他就是聽著「一刀鮮」的故事成長起來的,說「一刀鮮」是他心中的偶像,也毫不為過。現在,接到偶像親手發來的請柬,心中的興奮和喜悅可想而知,那「廚藝精湛,秉性高淳」的八字評語,更是讓他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第5章
車輪戰(30)
當然,最讓他激動的,還是明晚進行的那場比試。姜山挑戰「一刀鮮」,從之前的種種跡象來看,這只怕會成為廚屆中百年一遇的顛峰對決。能夠見證這場對決的人,在今後的若干年裡,都會成為眾人口中津津樂道的幸運兒。
不過徐叔的興緻看起來卻遠沒有凌永生那麼高。晚飯後,他讓人把那幅的牌匾取了下來,然後用紗布仔仔細細地擦了一遍又一遍。
「徐叔,都這麼亮了,您還擦,您是想把它當鏡子用啊?還有小凌子,那請柬上有幾個字啊,你捧着半小時沒撒手,有那麼好看麼?」沈飛看著這師徒二人,終於忍不住了。
凌永生憨憨地一笑,放下了請柬。徐叔卻輕輕地嘆了一聲,說道:「如果明天晚上『一刀鮮』也輸了,就再也留不住這塊匾嘍。」

「『一刀鮮』怎麼會輸呢?不可能的。」
凌永生晃着腦袋,難得一次對師傅的話進行反駁。
「我問你,姜山這幾次做的菜,你看出有什麼缺點嗎?」
凌永生搖了搖頭,確實,在他眼中,姜山每一次的發揮都是無可挑剔的。
徐叔沉默半晌,悠悠說道:「所以這一次的比試,誰要想戰勝姜山,必須得有非同一般的辦法才行。」

「『一刀鮮』肯定會有辦法的。」
凌永生仍然堅持自己的觀點,在他心中,「一刀鮮」的形象几乎象神一樣高大和完美,不會有任何做不到的事情。
沈飛笑嘻嘻地看著師徒倆,那表情像是在看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爸。我想和您說件事。」
一旁的徐麗婕此時突然插了一句。
徐叔立刻把目光轉到女兒身上:「什麼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嗯,是這樣的。」
徐麗婕預感到自己的話會讓父親感到失望,所以努力想把語氣說得輕鬆一些,「這次比試完了之後,我可能會和姜山一起去北京。」

徐叔一愣:「去北京?和他?為什麼?」
沈飛和凌永生顯然也有些出乎意料,全都詫異地看著徐麗婕。
徐麗婕聳聳肩膀:「我還是想去北京發展我的事業,那裡的空間會更大一些。在起步的階段,姜山會給我提供一些幫助的。」

「哦,是這樣……」
徐叔看著女兒,目光卻黯淡了很多,沉默片刻後,他輕輕地說道:「如果你想去,那就去吧。」

「現在北京和揚州之間已經通火車了,交通很方便。我即使去了北京,也會經常回來看您的。還有沈飛、小凌子,其實我也捨不得離開你們。回揚州以後的這幾天,我真的過得非常快樂。」
徐麗婕這幾句倒不是說的客套話,而是發自內心的感受,語氣也非常誠懇。
「不錯,不錯。」
徐叔喃喃地念叨了兩句,然後無奈地搖了搖頭,從椅子上站起來,向着門外走去。
「師父,您去哪兒啊?」凌永生有些擔憂地問道,徐麗婕更是跟着往上走了兩步。
「我出去轉一轉,你們就別跟過來了。」
徐叔頓了一頓,似乎又想起什麼,對凌永生說:「我這幾天身體不舒服,明天的比試我也不想去了。如果姜山贏了,你就讓他直接把匾帶走吧。唉,別讓我看見就好。」

說完這話後,他負着雙手,緩緩踱出了門外。他那單薄的背影在清冷月光的映襯下,多少顯得有些老邁和落寞。
屋中三人面面相覷,似乎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良久之後,徐麗婕看了看沈飛和凌永生,略帶賭氣地問道:「你們怎麼不說話,是不是都認為我做得不對?」
凌永生緘口不言,沈飛則撓了撓頭:「什麼不對?」
「去北京的事情。」

「這本來就是應該由你自己來選擇的事情,我能說什麼對不對……」
沈飛用無辜的眼神看著徐麗婕,「不過,徐叔真的很希望你能留下來。其實在他心中,你可比那塊牌匾重要多了。」

徐麗婕嘆了口氣:「我知道。可是北京一直是我嚮往的地方,我在美國的時候,就夢想著有一天能到北京,在那個偉大的城市裡發揮我的才華。」

第5章
車輪戰(31)
「那你不喜歡揚州嗎?」凌永生插了一句。
「喜歡。」
徐麗婕略作思考後,用更加堅定的語氣說道,「我甚至有些愛她,但那種感覺是不一樣的。揚州給我的是一種家的感覺,溫馨,和睦,安詳,而我並不想一直獃在家裡。」

沈飛理解地點點頭:「每個人都會追求一些東西,去實現自己的夢想。在達到之前,別人很難讓他停下來的。這種感覺我明白,因為我以前,也曾和你一樣。」

聽到這話,凌永生的目光微微一閃,很顯然,他又想起了十年前的那個沈飛。
徐麗婕則更在意沈飛話中的潛台詞,問道:「那後來呢?你變了?」
沈飛沉默着,一幕幕的往事在他眼前重新浮現。他沒有直接回答徐麗婕的問題,反問:「你們知道我這輩子裡最遺憾的一件事情是什麼嗎?」
徐麗婕和凌永生對看一眼,都搖了搖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