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65 頁


廳則是西園酒店餐飲部中最豪華的一個宴會包廳。相比于其它大大小小的包廳不同,紅樓宴廳有着一套完全獨立的後廚和服務人馬,其中司勺的大廚八名,配菜工八名,服務員十四名,迎賓員兩名,前台及管理人員四名。這一套人馬,別說負責一個宴
作者:周浩暉 / 頁數:(65 / 0)

「還記得那個女孩嗎?小瓊。她在這個世界的最後一段日子裡,我卻沒有陪在她的身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飛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嘴角掛着一絲微笑,但那微笑卻是憂傷的,徐麗婕甚至能嗅出其中的青澀味道。在沈飛的臉上,她還從未見過這樣的表情。時尚書屋
「為什麼這樣呢?」她小心翼翼地追問。
「因為那時我還不明白,在我的生命中,究竟哪些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沈飛注視着徐麗婕的眼睛,似乎想用目光傳達什麼。
徐麗婕咬咬嘴唇,說道:「那你能告訴我你現在的感覺嗎?」
沈飛笑着搖了搖頭:「說是沒有用的,必須親身經歷過的人,才會明白。
第7章
三頭宴(1)
西園酒店也許不是揚州最好的酒店,但其五星級的設施和服務,絶對是揚州最頂極最上檔次的。酒店集住宿、娛樂、餐飲于一體,歷來是外賓和高端遊客們來揚時的首選之所。
紅樓宴廳則是西園酒店餐飲部中最豪華的一個宴會包廳。相比于其它大大小小的包廳不同,紅樓宴廳有着一套完全獨立的後廚和服務人馬,其中司勺的大廚八名,配菜工八名,服務員十四名,迎賓員兩名,前台及管理人員四名。這一套人馬,別說負責一個宴廳,就算支撐一家中等規模的酒樓,也是綽綽有餘了。
可是紅樓宴廳每天賣出的酒席,卻只有一桌。這並非宴廳的生意冷清,事實上,要在這裡辦一桌酒席,往往要提前一個月預定。可不管你出多高的價錢,也別想讓宴廳在同一天內擺出第2桌酒席來。
「一個人每天的精力是有限的,他工作狀態的顛峰在這一天中只能夠出現一次。因此我們每天只會辦一桌酒席,也就是說,紅樓宴廳所有三十六名工作人員的都會集中一天所有的精力,只為一桌客人提供服務。」
這段話出自宴廳經理段雪明之口,也正是紅樓宴廳的經營理念。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樣的服務,其質量可想而知,其代價亦可想而知。很少有人知道在紅樓宴廳擺一桌酒席的花費究竟有多高,但有一個秘密已是人人皆知:紅樓宴廳每天只賣一桌酒席,盈利卻比許多同等人力規模的酒樓要好得多。
放眼揚州城,也許只有這樣的宴廳,才有資格承辦「一刀鮮」和姜山之間這場注定將成為傳奇的廚屆顛峰之戰。
姜山來到紅樓宴廳的時間是晚上七點零五分,比約定的時間晚了五分鐘。
在某些情況下,遲到並不能說明一個人的時間觀念不強。
姜山今天的遲到,既是一種禮節,也是一種策略。
首先,作為一個赴宴的賓客,你最好不要在約定時間之前到達,否則可能會讓尚未做好準備的主人感到尷尬;其次,在一場高水平的對決之前,讓對手等待你的到來,無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占到心理上的優勢。當然,不管什麼情況,遲到的時間都不能太長,五分鐘左右正是一個合適的選擇。
姜山在迎賓小姐的帶領下進入宴廳,他看到其他人都已在一張紅木圓桌前做好,他們中有馬雲、陳春生,有彭輝、孫友峰,有沈飛、凌永生、徐麗婕,位於主座上的則是綵衣巷中的老者,他身邊空着的客座主位自然是留給姜山的了。
然而「一刀鮮」卻不在這桌人中。
「一刀鮮」是這次宴請的主人,他當然不會遲到。事實上,他是今晚第1個來到紅樓宴廳的人,只不過他並沒有上桌,而是坐在了廳中的一副大屏風後面。
玉製的屏風,紅雕漆嵌,對桌而立,屏風正面繪着「丹鳳迎春」的美圖,兩側則各拉起一道金黃色軟緞帷幕,將「一刀鮮」遮于其中,眾人只能透過屏風隱隱看見其端坐的身形。
「姜先生來了?請入座吧。」
屏風後傳出一個嘶啞的聲音。
眾人的目光立刻從姜山身上挪開,尋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自他們到來後,這還是「一刀鮮」第1次開口說話,對於這個傳說中的人物,即便看不見他的容貌,一句簡單的話語也同樣能夠吸引大家的眼球。
「您不過來坐嗎?」姜山眼望屏風處應道。
「嘿嘿。」
「一刀鮮」乾笑了兩聲,語氣中透着些尷尬和無奈,「我都幾十年沒出來走動了,這張老臉,又有什麼好看的呢?」
桌上眾人面面相覷。現場除了居于主座的老者外,就數馬雲年紀最長了,也只有他曾和消失前的「一刀鮮」有過幾次交往,只見他捋了捋鬍須,開口說道:「先生雖然已經淡出廚屆多年,但昔日的卓越風姿卻令我至今難忘,在座的這些後來人也是素來仰慕不已。今天難得有緣相聚,先生卻隔屏不出,真是要讓人抱憾而歸了。
「一刀鮮」沉吟着,似乎對接下來的言辭頗為猶豫,良久之後才說:「今天的這場比試,我如果贏了,和大家把酒敘舊倒也無妨,可我若輸了,家族兩百多年的盛名毀于一旦,還談得上什麼風采?到時候諸位就當沒見到我這個人,把我給忘了吧。」

第7章
三頭宴(2)
此言一出,眾人都頗為驚訝。原以為「一刀鮮」藏於屏風之後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高人風範,可現在一聽,竟是擔心比試輸了以後無臉下台。他這種低調畏縮的態度和傳說中那個近乎神話的形象實在是大相逕庭。
孫友峰忍耐不住,在陳春生耳邊輕聲說道:「陳總,這『一刀鮮』是老了吧?以前的鋒芒看起來被磨去了不少。」

陳春生皺着眉頭,一副不解的樣子,心中暗想:「八年前他橫掃北京的時候,那股氣概誰比得了?難道這幾年間,竟變了這麼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