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67 頁


了癢癢,暗想:「這『三頭宴』光聽名字,就給人一種不同一般的感覺,不知道這『三頭』指的分別是什麼?」 正猜想間,只見老者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姜先生對『三頭宴』如此讚賞,那就上主菜吧。」 段雪明聽見吩咐,沖站在後
作者:周浩暉 / 頁數:(67 / 0)

凌永生以為她是認真的,在一旁憨憨地說:「那不行。主菜可不止一道,每道主菜之間都是要調一下味的。照你這個吃法,光吃調味菜就吃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嗯,還是小凌子說得有道理。」
徐麗婕笑嘻嘻地說,偏不肯把這個面子送給沈飛。然後她象其他人一樣,把五碟小菜挨個嘗了一筷。
調味已畢,眾人把筷子依次放下,忽聽「一刀鮮」沙啞的嗓音又在屏風後響起:「姜先生遠道而來,我打算以一桌『三頭宴』略盡地主之宜,不知道是否合你的口味?」
姜山微微一笑,然後開口吟道:「『揚州好,家宴有三頭。天味人間有,雋味朵頤留。』這三頭宴以市井人家的尋常原料烹製主菜,變拙為寶,平中突奇,化大俗為大雅,本是廚藝境界中的極高層次。在揚州宴客,還有什麼比『三頭宴』更合適的呢?」
徐麗婕聽兩人說得這麼熱閙,心中早已起了癢癢,暗想:「這『三頭宴』光聽名字,就給人一種不同一般的感覺,不知道這『三頭』指的分別是什麼?」
正猜想間,只見老者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姜先生對『三頭宴』如此讚賞,那就上主菜吧。」

段雪明聽見吩咐,沖站在後廚門口的兩位侍女拍了拍手,兩人會意,走入了後廚。那「噠噠」的木屐聲由近漸遠,隨後又由遠及近。當兩人再次從門口出現時,一股濃郁的香味也跟着飄進了宴廳。
只聽段雪明高聲報出了菜名:「『三頭宴』第1款,扒燒整豬頭!」
兩名侍女合力端着一隻碩大的盤子,盤中仰面朝天的,果然是一整隻棗紅油亮的大豬頭!
等那豬頭端到桌上,香味早已飄散在整個宴廳。沈飛「咕」地吞了一口口水,也不客氣,一邊讚道:「好香,好香!」一邊伸過筷子就要往豬頭上戳。
「等等!」段雪明忽然開口阻攔。
第7章
三頭宴(4)
「怎麼了?」沈飛一愣,「這扒豬頭可等不得,涼了以後,膠汁上凍,口感上可會差很多的。」

「那是當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段雪明笑着說,「我也希望諸位儘快下箸。不過這裡是紅樓宴廳,有些與眾不同的規矩,大家如若照做,吃起來會更增雅興。」

「什麼規矩?快說快說。」
沈飛迫不及待地揮着手中的筷子。
段雪明不慌不忙地說道:「《紅樓夢》中有一段描寫,眾人喝酒時,必須命題吟詩,完成的人才有菜吃。今天諸位不妨借鑒這個典故,增加一些酒趣。」

「吟詩?」沈飛把頭搖得象波浪鼓一樣,用手一指姜山,「照這個玩法,你不如直接把這一拉豬頭全端給他好了。」

「也可不限于吟詩。」
段雪明似乎早有準備,侃侃而言,「既然大家要吃豬頭,我看不妨就以『豬頭』為題,詩詞也好,典故也好,常識也好,只要能說出一些相關的東西,就算過關。」

「那能不能過關是由你說了算嗎?」沈飛摸着下巴,在心裡揣度着這交易能不能划得來。
段雪明擺擺手:「我今天只是個服務人員,怎能直接參與遊戲?這裁判的角色,我看由徐小姐來當但最為合適。」

「好好!」沈飛一聽這話,心中大悅,「大小姐為人一向公正公平,讓她來當裁判,確實最合適不過了。大小姐這麼辛苦,這豬頭肉,自然得讓她先嘗為快。」
說完,也不問別人同不同意,徑直從那豬頭的腮部挾下一塊肉來,送到徐麗婕的碟中,討好地說:「嘗嘗看,這個地方的肉是最細嫩的。」

看著沈飛的樣子,徐麗婕忍不住直想笑。不過既然他已經夾來,自己也就不再客氣,把那塊肉送入了口中。這豬頭腮部的肉果然又酥又爛,細嫩直如豆腐,同時味絶濃厚,在舌口間悠轉不絶。
「味道怎麼樣?」沈飛笑嘻嘻地問。
「味道是不錯。」
徐麗婕歪過腦袋看了看他,「不過你賄賂裁判,罰你最後一個上場。」

沈飛捏捏自己的鼻子,苦着臉,一副無辜的表情。
徐麗婕此時轉頭看著姜山,笑盈盈地說:「姜先生,你遠來是客,就從你第1個開始吧。」

「好。」
姜山略一沉吟,說道:「剛纔沈飛說詩詞是我的強項,那我就偷個懶,不再另尋他徑了,下面這首《憶江南》是清代黃鼎銘的詞,其中便提到了這道『扒燒整豬頭』。」
言畢,他略微頓了頓,然後開口吟道:「揚州好,法海寺間游,湖上虛堂開對岸,水邊團塔映中流,留客爛豬頭。」

「嗯,好一個『留客爛豬頭』!」主座上的老者讚了一句,緊接著說:「揚州八怪中的羅聘也曾作過一首七絶,提到豬頭的美味,那七絶是這麼說的:『初打春雷第1聲,雨後春筍玉淋淋。買來配燒花豬頭,不問廚娘問老僧。』」
「不錯不錯,你們倆的詩詞都很好,請吃肉吧。」
徐麗婕履行完裁判的職責,隨即又拋出心中的疑問:「不過剛纔你們的詩詞中,一個說『法海寺』『留客爛豬頭』,一個說燒豬頭『不問廚娘問老僧』,這是怎麼一回事啊?」
馬雲呵呵一笑,說:「就讓我來順水推舟,解答這個問題好了。這『扒燒豬頭』相傳是清代法海寺的僧人所創。最初做的並不是整豬頭,用的烹飪器具也很特別。當時的僧人將豬頭肉切成象『東坡肉』那樣一寸見方的肉塊,塞進未曾用過的尿壺裡,加進各種佐料和適量的水,用木塞將壺口塞緊,然後用鐵絲將尿壺弔在點燃的蠟燭上慢慢燜制,這樣即使有人看見,也會以為他們在烤去尿壺中的騷味,決不會想到竟然是在烹製美味的豬頭肉。」

「啊?」徐麗婕瞪大了眼睛,「那這法海寺裡豈不是住着一群花和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