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7 頁


一邊把那只獅子頭放進徐麗婕的餐碟,一邊說道:「這清蒸獅子頭可是徐叔的看家菜,十足的火候,遇筷即碎,入口即融,你嘗嘗。」 徐麗婕夾了一小塊獅子頭放入口中,在徐叔期待的目光中,她舔舔了嘴唇,讚了一句:「好鮮啊。」
作者:周浩暉 / 頁數:(7 / 0)

「乖乖,最好的來了。來,放在我們大小姐面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飛接過砂鍋,擺在徐麗婕面前的餐桌上,然後揭開了砂鍋的蓋子。
頓時,一股熱氣和香味從砂鍋中噴騰而出。蒸汽漸漸淡去後,沙鍋內露出的六隻淡粉色的肉丸子來,每隻都有拳頭大小,形似葵花,粉嫩誘人。
「清蒸獅子頭!」沈飛興奮地報出了菜名,「請大小姐品嚐。」

「好吧,那我可不客氣了。」
徐麗婕拿起筷子便想去夾。
沈飛連忙攔住:「哎哎哎,這可不能用筷子夾。」

徐麗婕有些詫異地看著沈飛。只見沈飛拿起一個湯匙,小心翼翼地把一個獅子頭撥上去,然後舉起湯匙,原本渾圓的獅子頭一脫離蒸鍋內的湯汁,立刻扁扁地駝成了橢圓形。
沈飛一邊把那只獅子頭放進徐麗婕的餐碟,一邊說道:「這清蒸獅子頭可是徐叔的看家菜,十足的火候,遇筷即碎,入口即融,你嘗嘗。」

徐麗婕夾了一小塊獅子頭放入口中,在徐叔期待的目光中,她舔舔了嘴唇,讚了一句:「好鮮啊。」

徐叔如同受到老師表揚的學生,滿臉得意的笑容:「那你說說看,吃出了哪些鮮味?
徐麗婕略微回味了片刻:「嗯,不僅僅是肉味,應該有山珍,有河鮮,不過太具體的我也說不上來。」

徐叔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我的女兒,還是有品位的,這獅子頭是用上好的豬肉,肥瘦搭配,剁泥後摻以香菇末、蟹粉成形,然後以鷄架墊底蒸制而成的,行家能從中品出四味,因此稱「四鮮獅子頭」,你第1次吃就能說出有山珍,有河鮮,也很難得了。”
凌永生在一旁補充說:「師傅把獅子頭做到這個火候,不僅口感鮮嫩,而且豬肉中的飽和脂肪酸經過長時間的燜制,都已轉化成了不飽和脂肪酸,更加利於人體的吸收。」

徐麗婕看看凌永生:「是嗎?那我可更得多吃點了。」

此時沈飛又盛起一個獅子頭放入自己碟中,自顧自地說道:「你們說得這麼好。我也忍不住了,我給自己來一隻。」

徐麗婕看著沈飛的樣子,禁不住莞爾一笑,對徐叔說:「爸,您還沒給我介紹一下這兩位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飛搶着站起身:「晤,我來我來。」
他一指凌永生:「這位是徐叔的高徒,揚州廚屆的後起之秀,姓凌名永生,熟人都叫他小凌子。今天這桌菜,基本上都是他做出來的,你可得好好品嚐一下啊。」

徐麗婕讚道:「啊,真厲害!」
「這不算什麼,明天小凌子代表『一笑天』參加揚州的名樓會,那才是真的厲害。」
沈飛說著,把頭轉向凌永生,「是吧?」
凌永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呵呵,那是師傅抬舉我,給我這個機會。」

「嗨,看你這個謙『孫』。」
沈飛不已為然地晃着腦袋,還故意把「遜」字發錯了音,「你說徐叔怎麼就不抬舉抬舉我呢?」
徐麗婕笑着附和:「說得有道理。嗯,現在介紹一下你自己吧。」

沈飛撓撓頭:「我可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嗯,姓沈名飛,食為天酒樓的菜頭,就是專管買菜的,今天這桌菜,都是我買回來的。」

徐麗婕見沈飛有趣,有心和他開個玩笑,故意誇張地拍着手喝彩:「哇,厲害厲害!」
徐叔在一旁插了話:「哎,沈飛。你今天不也做了一道菜嗎,現在能讓大家看看了麼?」
沈飛一拍腦袋:「對了對了,我差點都給忘了。我這道菜的名字可不得了,叫做『波黑戰爭』!」
徐麗婕拖起下巴看著沈飛:「『波黑戰爭』?這個菜名有意思。」

沈飛得意地賣起了關子:「你們猜猜,這菜是怎麼做的?」
徐叔和凌永生對看了一眼,均是一頭霧水,他們師徒倆在飲食圈裡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可謂見多識廣,但對「波黑戰爭」這道菜還真是從來沒有聽說過。
「知道你們肯定猜不着。嘿嘿,這次跟我學着點吧。」
沈飛一邊得意洋洋地自誇着,一邊揭開了蓋着的盤子,「璫璫璫璫,大家請看!」
第1章
故人西辭黃鶴樓(9)
徐叔等三人瞪大了眼睛,終於看清了盤子下的玄虛。
凌永生失望地癟了癟嘴:「這不是菠菜炒黑木耳麼,說得那麼玄乎。」

「哎,這你就不懂了。」
沈飛倒不氣餒,侃侃說起了他這道菜中的奧妙,「菠菜富含多種維生素成分,包括胡蘿蔔素、葉酸、維生素B1、維生素B2,而黑木耳含有豐富的蛋白質,鐵、鈣、維生素、粗纖維,具有益氣強身、滋腎養胃、活血等功能。對於剛剛經歷過長途跋涉的人來說,這道菜用來滋補調理最合適不過了。所以這道『波黑戰爭』是我專門為了給大小姐接風獨家所創的特色大菜!」
徐叔不禁點點頭:「有點道理啊。看不出來,你小子還真有想法,她們長期在國外生活的人,吃東西最講究營養了。」

徐麗婕聽沈飛說得頭頭是道,忍不住夾了一筷子吃了起來,然後她豎起了大拇指:「嗯,味道也不錯呢。」

「是嗎?」徐叔也將信將疑地吃了一口,果然是清淡爽口,他驚訝地看著沈飛:「不壞呀,小子,這是自己做出來的?」
沈飛俏皮地一抱拳:「謝謝,謝謝捧場!在家練過,嘿嘿,在家練過。」

「有點天賦啊。回頭讓小凌子帶帶你,沒准以後能混出個出息。」
徐叔盯着沈飛,語氣認真,不象是在開玩笑。
「得了吧。」
沈飛晃了晃腦袋,「我有時間還是炸我的臭豆腐去,那才是我的擅長。」

「沒志氣。」
徐叔無奈地說,其實他一直認為沈飛充滿靈氣,如果肯下功夫,在烹飪上的造詣不會比凌永生差,可自己幾次用言語試探,沈飛都顯得毫無興趣。人各有志,他也無法強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