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72 頁


各種美食佳餚嘗了不殺,可確實沒印象吃過什麼「頭」啊?正迷惑間,只聽得端菜女子的腳步聲漸行漸近,同時一股似曾相識的香味悠悠地飄了過來。 徐麗婕聞到這股香味,腦中立刻就像打開了一扇竅門,脫口而出:「是獅子頭!」几乎同時,
作者:周浩暉 / 頁數:(72 / 0)

「這個嘛,既然叫『三頭宴』,那肯定都是和頭有關的。鷄頭?鴨頭?或是羊頭?牛頭?」徐麗婕一邊胡亂猜測着,一邊用目光觀察着沈飛的表情,見對方始終一副似笑非笑、佈置可否的模樣,她乾脆放棄了努力,「哎呀,這做菜的原料那麼多,我一時哪猜得出是什麼頭?不猜了,不猜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徐小姐不用心急,一會這菜上了桌,你自然就知道了。」
段雪明說完,做了個走菜的手勢,諸女子會意,或換碟,或上茶,或前往後廚端菜,各自忙碌了起來。
沈飛卻不甘心以這種方式揭曉答案,他看了徐麗婕一眼,提示說:「你再想想看,其實這道菜,你是已經吃過一次的。」

「我吃過?」徐麗婕蹙起眉頭,努力回想著,這幾天來各種美食佳餚嘗了不殺,可確實沒印象吃過什麼「頭」啊?正迷惑間,只聽得端菜女子的腳步聲漸行漸近,同時一股似曾相識的香味悠悠地飄了過來。
徐麗婕聞到這股香味,腦中立刻就像打開了一扇竅門,脫口而出:「是獅子頭!」几乎同時,段雪明也報出了菜名:「『三頭宴』第3款,清蒸獅子頭!」
聽著那熟悉的菜名,徐麗婕心中一動,竟微微有些發酸。她想到回揚州的第1天,父親便是做了一道清蒸四鮮獅子頭為自己接風。當時父女重逢,那副感慨萬千卻又其樂融融的場景歷歷如在眼前。今天又見到這道菜,可父親卻不在自己身邊。時尚書屋
究其原因,固然可說是他對「一刀鮮」和姜山比試的結果信心不足,可自己昨天做出的那個決定,至少看起來是導致父親稱病不出的最直接因素。昨晚她也想了很多,毫無疑問,父女倆的關係出現了一些裂痕,想來想去,她始終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可越是如此,她也越覺得無奈和迷茫。
一隻大砂鍋已經端上了桌,砂鍋中團簇着九隻獅子頭,粉嫩圓潤,看著便讓人喜歡。徐麗婕一手托着腮,怔怔地看著,心緒愈發起伏。
沈飛看到徐麗婕一副神不守舍的樣子,猜到她在想什麼,輕輕地嘆了口氣,說道:「唉,可惜徐叔不在,否則由他來品評一下這款『清蒸獅子頭』,那是再合適不過的了。」

眾人聞言,都是一愣,馬雲和陳春生對看一眼,微微搖了搖頭,略有沮喪之意,不明白徐叔為何會在這樣的關鍵場合避而不出,令得這場比試尚未開始,淮揚一方便輸卻了很多鋭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時間人人沉默不語,氣氛略顯得有些沉悶。「一刀鮮」在屏風後見此情形,忍不住說道:「徐老闆的獅子頭聲名雖然顯赫,但紅樓宴廳今天打理的也絶非泛泛之筆。徐老闆不在也好,大家品嚐之後,可無所顧忌地發表意見,對這兩款獅子頭定個高下。」

徐麗婕聽出「一刀鮮」的話中隱隱有輕視父親的意思,若在以往,她倒也不會很在意,但在今天這種環境下,不禁觸景生情,心中頗為不悅。當下便立着眉頭說:「那天我吃了父親給我做的『四鮮獅子頭』,一個獅子頭中可品出鮮肉、火鷄、香菇、蟹粉四種不同的鮮味,四味繚繞,但又各自分明。連我這種對烹飪一竅不通的人,都能嘗得出來。姜先生更是一聞香味,就報出了各種原料。時尚書屋
不知道這款獅子頭又能如何?」
第7章
三頭宴(11)
「哦?」老者轉頭看著姜山,「既然姜先生辨味的能力如此出色,那你不妨也試着分析一下這道獅子頭的用料。」

姜山笑了笑,也不推辭,閉上眼睛,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那口氣並不進入腹腔,從鼻後繞過,經由口舌後,便徐徐地吐了出來。眾人的目光現在全集中在他的身上,不知他會說出什麼樣的高論來。
只見姜山沉思了片刻,說道:「那天徐叔做的獅子頭,四味復合,相輔相成,便如同百花競放,各自爭奇鬥艷。而這款獅子頭中,只有一種鮮香的氣味。不過這絶非烹飪者手法欠缺,在這款獅子頭中,即使加入再多的原料,也無法達到多種鮮味復合的效果。因為現在已有的這股鮮味霸道無比,必然會將其他鮮味掩蓋,終究只能是一花獨放的局面。」

在座其他的大廚也都仔細聞了那股香味,此時均微微點頭,對姜山的分析表示贊同。老者「嗯」了一聲,說:「這現有的香味一定是出自某種非同一般的原料,不知姜先生能否準確地說出呢。」

姜山輕輕吐出兩個字:「鮑魚。」

淮揚眾廚一片訝然。這鮑魚屬海產,而揚州自古處于內陸江河,淮揚菜系中從無鮑魚的製法,所以剛纔眾人都沒能判別出那股霸道香味的來歷。鮑魚極為名貴,在以華貴取勝的粵菜系中常可見到。紅樓宴廳將鮑魚引入獅子頭的製作,可謂是融兩大菜系所長的一種創新了。時尚書屋
老者此時讚許地點點頭:「姜先生分析得一點不錯,段經理,你現在就把這個菜分一下,讓大家都來品嚐品嚐你獨創的『鮑汁獅子頭』,看看是否能具有和『四鮮獅子頭』叫板的實力。」

段雪明做了個手勢,自有陪侍女子上前,將那九隻獅子頭一一分入眾人面前的餐碟中。老者待大家動筷後,自己也吃了一口,然後抬頭問道:「諸位覺得如何啊?」
姜山品了片刻,回答:「鮮香濃郁,入口即溶,這些都不必說了。單從創意想法上來講,四鮮爭艷和一味獨霸各居勝場,倒也難分高下。」

「嗯。」
老者看看身後的段雪明,「能得到這樣的評價,你也該知足了。徐老闆的『四鮮獅子頭』獨霸揚州這麼多年,你能有求變的想法,這創新出來的菜餚能和『四鮮獅子頭』分庭抗禮,實屬不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