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煙花三月 第 81 頁


股奇鮮溢出,肥、香、細、嫩、滑,諸多美妙口感都趨極致,連舌頭都變得軟綿綿的,好像要脫離身體飛去一般。徐麗婕一生之中,從沒有嘗過如此的美味,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人會冒着生命危險一飽口福。 眾人正吃得痛快,忽然聽到不遠
作者:周浩暉 / 頁數:(81 / 0)

徐叔在一旁附和:「這紅樓宴廳現在的工作人員都是昔日曹家奴僕的後人,各方面的準備和服務工作絶對是無需擔心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老者微微一笑,看著眾人換了個話題:「大家不要乾坐著,姜先生的這份河豚現在可以動了,來,邊吃邊等。」
說著,他自己率先夾起一塊魚肉,吃了兩口後,大讚:「好!如此鮮味,妙不可言!「
淮揚眾廚也紛紛跟着舉筷,魚肉下肚後,無不滿臉陶醉,眾口一辭地大加讚美。
徐麗婕雖然仍有些害怕,但見此情景,終於還是按捺不住肚子裡的饞蟲,揀了鍋中最小的一塊河豚肉,先仔仔細細端詳了許久,然後才送入了口中。
那河豚肉融與唇齒之間,立刻有一股奇鮮溢出,肥、香、細、嫩、滑,諸多美妙口感都趨極致,連舌頭都變得軟綿綿的,好像要脫離身體飛去一般。徐麗婕一生之中,從沒有嘗過如此的美味,終於明白了為什麼那麼多人會冒着生命危險一飽口福。
眾人正吃得痛快,忽然聽到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聲音說道:「這麼好的東西,你們可別全吃光了,也得給我留點。」

說話的人正是沈飛,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回到了宴廳內,正笑嘻嘻地看著大家。
眾人全都停下了筷子,目光齊刷刷射向沈飛手中托着的一隻土鉢,那土鉢是以黃陶燒製而成,看上去普普通通,毫無特別之處。
可誰都知道,號稱「天下第1名菜」的,現在就盛在這只土鉢中。
「這麼快就好了?」徐叔忍不住問道。從沈飛離席到現在,最多不超過十分鐘的時間,這麼短的時間內便完成了「天下第1名菜」,確實讓人有些詫異。
沈飛點着頭,非常肯定地回答:「好了。」

此時在座的所有人中,心情最為複雜的無疑便是姜山了。,這道神秘的菜餚,姜家和「一刀鮮」家族兩百多年的恩怨就是因它而起,兩百多年來,姜家的後人為了獲得這道菜中的秘密,不知做過多少次努力,可他們卻始終只能在猜測中承受一種失敗的感覺。
那種感覺,就象你被人打到了,卻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今天,這一切終於可以有一個結果。不管這道菜怎樣的神奇,怎樣的了不起,怎樣的不可超越,至少它會露出真實的面目,讓姜家明白,兩百多年前,他們究竟是為什麼而敗。
第8章
最後一戰(9)
所有的答案,都在那只土鉢中。
「這就是『一刀鮮』代代相傳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與旁觀者興奮眼神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沈飛平淡的話語,淡得宛如一杯白水。
伴着這句話,土鉢被擺在了桌上。
緊隨而來的是一片寂靜,所有的人都奮力瞪大了眼睛,甚至連呼吸都忘記了。
他們終於看見了傳說中的菜餚:。只見土鉢中清湯寡水,綠的是青菜,白的是豆腐,除此之外,別無它物。
徐麗婕不是廚界中人,說話沒什麼顧忌,首先忍不住問道:「這就是?」
「是當年乾隆太上皇御賜的菜名。」
沈飛平靜地回答,「這道菜其實還有個大家都知道的名字,叫做『青菜燴豆腐』。」

「青菜燴豆腐?」眾人面面相覷,他們眼中的興奮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驚訝。
老者閲歷豐富,也最為沉穩,略微一愣後,立刻說道:「大家先嘗一嘗這個菜,如何?」
陳春生等人立刻跟着附和。的確,真正的烹飪高手具有藏巧於拙的神妙本領,這看似普通的「青菜燴豆腐」中又焉知沒有出人意料的玄機?
姜山拿起筷子,看看沈飛:「可以嗎?」
「當然可以。」
沈飛做了個「請」的手勢,「大家只管隨便用。」

眾人伸筷入鉢,或取豆腐,或夾青菜,然後小心翼翼地送入口中,閉眼咂舌,不敢錯過半點滋味。很快,他們的臉上或多或少出現了失望的神色。
淮揚眾廚都把目光看向姜山,等待着他的評論。
因為這道菜最終關係到的,正是姜山和沈飛間的對決。
姜山醞釀許久,終於一字一句地說道:「菜做得很好,可它就是一道普普通通的青菜燉豆腐。」

這也正是其他人心中的感覺,作為「一刀鮮」的傳人,沈飛的廚藝無可挑剔。可無論如何,青菜燉豆腐就是青菜燉豆腐,就像「神仙湯」和「蛋炒飯」一樣,名頭再響,也終究脫不了原料本身的束縛,難登大雅之堂。
姜山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難道當年以自己先祖為首的大內一百零八名禦廚,就是被這道菜所打敗?兩百多年來姜家苦苦追尋的「天下第1名菜」,就是任何一個市井老婦都會做的青菜燴豆腐?
「這道菜在傳說中那麼神奇,它到底又什麼特別的地方呢?」徐麗婕不甘心地追問着。
「菜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沈飛回答說,「特別的是做菜和品菜人的心。」

姜山像是被針蟄了一下,不安地挪了挪身體。沈飛的話說得非常簡潔,但其中卻包含着極為博大的哲理,他似乎有些明白,但一時又無法完全想透。
「當年我父親教給我這道『眼花三月』的時候,我也和你們一樣失望。」
沈飛又開口說道,「直到八年前,我才真正理解了這道菜。」

「八年之前?」姜山皺了皺眉頭,「這麼說你是明白了這道菜裡的奧妙之後,才到北京挑戰去的?」
沈飛搖搖一笑,言語中不無遺憾:「你猜錯了。如果我早一點理解了這道菜,我就不會去北京了。」

眾人茫然相覷,如同一頭霧水。卻聽徐叔問道:「那你父親是什麼時候教給你這道菜的呢?」
「在我回揚州城之前。」

「回城?」徐叔有些不太明白。
「我父親當年離開了『一笑天』之後,就在高郵農村居住了下來。」
沈飛解釋說,「在那裡,我父母結了婚,然後生下了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