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花自飄落水自流 第 3 頁


無措地道歉願意再給大嬸盤上。大嬸這回精神頭大長,連連跟柳仲說,不用不用,我總共沒幾根頭髮,你都薅一地了…… 要說簡單的吹剪漂染柳仲這兩年肯定是掌握了,可說閉着眼睛做頭——那是扯淡! 我說,先別講沒邊沒影的,賤人你
作者:王朝 / 頁數:(3 / 0)

得得得,我說,可拉倒吧!這都自家人,你吹什麼吹,不知道你呀,閉着眼能找着頭在哪兒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文文和天天坐在電視前面的地板上,文文回過頭說,能找着頭,差點給人薅成禿子。
柳仲不讓文文說下去,扔靠墊砸她。
柳仲剛學美髮那會兒簡直是洋相百出,那時候動不動就打電話跟我喊辛苦,說她多累多累,多笨多笨,昨天又挨師傅一頓訓,還老打退堂鼓。那時候他們學習班在大街上免費為人理髮,柳仲那張嘴可想而知,就跟抹了蜜一樣見着誰忽悠誰,有位大嬸就坐了下來,說要盤頭,柳仲就給她盤,折騰半天把人薅得跟殺豬似的直叫喚,但不管歪正好賴倒是盤上了,結果剛摘圍布來了一陣小風,一下全倒!柳仲趕緊說對不住,手足無措地道歉願意再給大嬸盤上。大嬸這回精神頭大長,連連跟柳仲說,不用不用,我總共沒幾根頭髮,你都薅一地了……
要說簡單的吹剪漂染柳仲這兩年肯定是掌握了,可說閉着眼睛做頭——那是扯淡!
我說,先別講沒邊沒影的,賤人你好不容易來,想去哪兒玩兒吧,捨命陪你!
柳仲使勁拍沙發,指着我說,你丫別把我專往歪道上拉好不好,事業為重嘛!明天先去找個美髮店賺錢,賺足錢自個兒干,往大街上一站我也是二十好幾的人,玩兒不玩兒的,以後再說吧!
我本來特吃驚,說得多好呀,頭頭是道,真沒想到柳仲會說出這麼振奮人心的話。結果,她又整了下半段:「要不,就帶我去動物園吧,妹妹你一片孝心我也不好不領情,聽說上海的水族館裏邊什麼都有,海星、海龍、鱷魚什麼的,還有北極熊,你帶我去趟水族館,順便逛逛街,就當是熟悉上海地形,去明珠電視塔上轉轉,滑滑雪什麼的……」

說的有些地兒,他媽我還沒去呢,我就迷糊,到底誰讓誰吃驚啊!
葉雨迅速地做了一桌子菜,絶大部分還都是東北菜,叫人親切,我就覺得葉雨有些地方挺像我媽的,傳統、善良,做什麼像什麼,特會照顧人。也不知什麼時候文文把酒都買回來了,一人面前一隻容器,跟梁山結義似的。
大家興緻都挺高,柳仲端着飯碗吃了一口葉雨燉的魚,吧唧吧唧說,哎喲,孩兒他媽就是孩兒他媽呀,難怪天天這麼胖,這麼好吃,吃不胖才怪!桌上人全笑,天天也傻乎乎地跟着笑,邊笑邊說,你們知道飛機為什麼撞不到星星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大家大眼瞪小眼。
天天捧着飲料瓶,無比驕傲地說,笨蛋,因為星星會閃呀!
柳仲戳天天的腦門,說,你個小人精!那你告訴我,你怎麼這麼胖呢?
天天盤腿大坐,他用好聽的童聲說,我胖,我們幼兒園的小朋友都沒有我胖,他們都喜歡我,都親我,于娜娜還要跟我結婚吶!
這傢伙,結婚兩字還不會寫呢,就嚷嚷着要結婚,天天童言天真,把柳仲又給逗樂了。
我們吃啊喝啊,一頓飯吃了好幾個小時,席間扯東扯西地講話,也不知道哪來那麼多話。說到柳仲跟「小斑馬兒」喜酒的事兒,柳仲說他們十一去登記了,以前兩個人雖然天天都見面,可是當拿到小紅本的時候心裡還是別有一番滋味。
柳仲說,我們倆登記那天碰見劉星了,本來我他媽就特高興,終於把那匹馬勒穩,正好又截着劉星,那簡直就是考驗我的承受能力,劉星喊我的時候我差點沒興奮得抽過去。我跟我們家馬忠良說,咱倆幸虧選在今天登記,要不可就碰不上劉星了,那多可惜啊,馬忠良沒吭聲,光拿眼珠子橫我。
呵呵,劉星要是知道咱擱這兒聚着,沒帶她玩兒,丫沒準把眼珠子橫出來。
嗯,可不是麼,這飯局就缺她,還有季晏……
葉雨乾咳一聲,柳仲趕緊把沒說完的話吞回去,她那個樣子就像給什麼噎着,甭提多難受了。
飯桌上,大家突然都不說話也不笑了,安靜得默契。文文沒夾幾口菜,一個勁喝酒。我望着葉雨悄無聲息地端着飯碗,我心想主動說點什麼,可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直到天天拿着鹹蛋超人跑過來,他抱著我的腿說,小姨,我困。
葉雨和天天走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了,文文想送他們,葉雨沒讓。文文有點喝大了。
在樓下等車的時候,天天在我懷裡睡着,我看了葉雨兩眼,但她不看我。
我說,姐,你怎麼了?
葉雨眼圈有些紅,遲遲地說,小陽,姐不是故意的,你知道嗎?
我點點頭,我說我知道,我沒多想。
那天,後來文文和柳仲都有點喝大,文文答應柳仲帶她去玩兒,把上海的旅遊景點前前後後說了個遍,柳仲本來酒精過敏,結果樂過頭,半瓶啤酒一口氣全悶。
我把她倆摁在床上,自己睡在
客廳的沙發上,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恍惚覺得自己好像做夢了。我夢見在一個豪華的大宴會廳裡,有我,有季晏,還有很多的男人女人,來自各國各界,大家都在跳着舞,穿著華麗的衣服。那個地方,就像
羅馬帝國的宮殿一樣,高貴典雅,頭頂有幾十盞大燈搭成的大吊燈,把整個大廳照得金碧輝煌,四周的牆壁鑲嵌着很多珠寶,看得人眼花繚亂。還有那片棗紅色的地毯,牙白色的半裸體希臘女神,半人半魚的海神之女塑像,數不清的大柱子……
人們跳着交際舞,就是那種描寫舊上海的電影裡最常見的舞,跳得累了,交換舞伴,也有人到餐桌去吃東西,食物是豐盛的,水果、點心、佳餚美酒,應有盡有。那絶對是一張望不見盡頭的餐桌,地毯有多長,它便有多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