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花自飄落水自流 第 5 頁


年的大樹!」 爆血管! 葉雨說是好事兒, 上海人多車亂,丟了也安全,怎麼辦,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個兒了。 我坐在公交車的最後一排座位看著街上過往的人,看別人開着摩托車我就想起我心愛的摩托車,其間還想了想早上做
作者:王朝 / 頁數:(5 / 0)

本來我是有專車的,很大個兒,引擎如同野獸的吼聲,儘管它是一台二手摩托車,而且外殼被之前的主人塗鴉成片,但我也沒虧待它,換最好的機油,還按月拿去保養,我容易嗎我,也不知道是哪個喪心病狂的王八蛋招呼都不打一個就把它偷走了,光丟東西我也能接受,誰都不丟東西小偷怎麼生活,是不是?小偷要都從良,那還要警察幹什麼?小偷和警察絶對是食物鏈理論成立的有力證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所以,丟東西我能接受,讓我接受不了的是原來放
摩托車的位置竟然用磚頭壓着一張紙條,字型醜陋,七扭八歪地寫着兩句話:「回收一塊廢電池,維護一方淨土。3000雙一次性筷子等於一棵20年的大樹!」
爆血管!
葉雨說是好事兒,
上海人多車亂,丟了也安全,怎麼辦,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個兒了。
我坐在公交車的最後一排座位看著街上過往的人,看別人開着摩托車我就想起我心愛的摩托車,其間還想了想早上做的那個夢,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身邊就坐了一個男人,他手拿電話說著一口普通話,嬉皮笑臉,怎麼看怎麼像個小學生。我看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然後我繼續看街上來往的人,他繼續拿着電話,笑嘻嘻地講。
公車繞進市區的主幹路,車裡的乘客越來越多,我不經意看到此時身邊坐著一位孕婦,看那肚子七八個月大的樣子,坐著都已經很費勁了。這時孕婦也扭頭看我,而且面帶即將攀談的微笑。我心想,又不認識她,怎麼她認識我嗎?我有點莫名其妙,結果她又跟我說話,說,你男朋友人真好,對你特好吧?這麼一說,我就更納悶。孕婦看著我一臉困惑,便指着一個緊握扶手的男人說,那個,那個小伙子不是你男朋友嗎?我看見孕婦指的男人就是剛纔坐在我旁邊的「小學生」,他站在公車的過道上手裡握著一個弔手環,整個身子隨着公車搖呀晃的,站不穩。時尚書屋
我對孕婦搖搖頭,我說,不是。這時候男人似乎聽到什麼,他扭着頭看看孕婦又看看我,把眼睛瞪得老大滴溜溜轉,特摸不清頭緒的表情。孕婦不好意思,趕緊跟我和他說對不起,說,你們剛纔坐在一塊,所以我就以為你們是了,真對不起!孕婦把男人說得一愣一愣,他肯定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聳着眉毛,表情特滑稽。
這樣走過幾站,孕婦下車,孕婦下車的時候還特意把男人叫回座位,說一聲謝謝。
男人坐下不久,我電話就響了,我打開背包找着電話,一邊找一邊猜着會是誰打的。這個時候,男人也把包拽到腿上翻,像在找着什麼,一邊找一邊自言自語,哪兒呢?哪兒去呢?
當我把電話接起來,我看見男人終於找着自己沉默在衣兜中的手機,他如釋重負,但看看我,馬上又顯得有一點兒尷尬,總之挺傻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接通,像前幾回那樣電話裡很安靜,我只能隱隱約約聽到信號微弱的聲音,就像調頻不穩定的老式收音機,吱吱地響。我迷糊兩秒,但沒掛。
事實上,這電話已經打來很多次了。我不知道對方是誰,那號碼顯示不出,我也不知道這人為什麼總打給我卻不講話,儘管我問,他始終沉默。然後忘記從什麼時候起,我和對方慢慢流露出默契,我們都不說話,我也不去問到底是誰,每次就拿着電話耗,耗到一方先掛斷。那種感覺既神秘又虛幻,有的時候,我會因為這樣一通電話覺得心裡特空洞,也說不出來怎麼回事兒。時尚書屋
我把電話從耳朵上拿下來,繼續望向窗外的車水馬龍,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旁邊男人突然就問我說,想什麼呢?
我有點兒受驚,扭頭看他,這是我第1眼好好看他,他對著我笑,笑得比天天都純真,特像個小學生,而且還是低年級的小學生。他把自己手機在我眼前晃晃,堅信不疑地說,你的是不是沒電了,我這個借你用,拿去。說著,他攤開手把手機向我面前送,還呶兩下嘴,示意「快」的動作。
我說,不用,謝謝你。
他繼續攤着手,說,沒關係的。
我說,謝謝,我電話有電。
他一怔,遲遲說,你不喜歡在電話裡說話嗎?怎麼你都不說話的?
我短短一笑了之。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這麼一個陌生人,就感覺他這個人真是傻得夠可以的,先把座位讓給別人,又逼着別人用自個兒電話,這麼一車人,誰都不認識誰,他以為他是雷鋒嗎?我心想林子大,真是什麼鳥都有,那幾個坐在孕婦專用座位上的老爺們兒肯定恨死他了,那叫一個慇勤!
我正想得暢快呢,男人指指我的包說,你電話在響。
我打開包一看,果然電話在響。
我橫着眼看男人,我說你怎麼知道的?
他說,秋日的私語嘛,我也是這鈴聲,我的沒響,那就你的嘍……快聽快聽,響很久了。
電話是老豆打來的,他在電話裡頭髮火,老大聲音問我為什麼這麼晚都沒到修配廠,知不知道北京時間現在幾點?
老豆平常可是一個很和藹的老頭兒,沒什麼脾氣,喜歡買彩票,喜歡喝點酒,估計今天會這樣是真被我給惹火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現在幾點呀?還能不能來啦?三聯單和票根兒都在你那兒,這一上午有多少人過來取車你知道嗎?不是我又說你,咱們做買賣得講信用講原則!只要答應顧客,就不吃不喝熬夜都得給人幹完,你昨天去接柳仲時候是怎麼跟我說的,結果呢?
老豆,您別生氣,我現在在公交車上,估計再有十分鐘就能到,您去樓上看一下我姐在不在,我抽屜鑰匙她手裡有一套。
小雨回鄉下了,昨天晚上給我打電話說她媽要她回去一趟,好像是她媽老毛病又犯了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