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劍雕翎 第 100 頁


手取下靈牌。只聽那勁裝少女喝道:「什麼人的靈牌,拿來給我瞧瞧。」這少女似是也有着一種很高的身份,竟使那青衣童子大大為難,捧着靈牌,獃在當地。勁裝少女怒道:「你敢不聽話嗎?」劍童望了藍衫人一眼,慢慢抬起右
作者:待考 / 頁數:(100 / 0)

那勁裝少女獃了一獃,嚶的哭出聲來,飛起一腳,踢飛了木桌,桌上的古琴、香爐,一陣乒乒乓乓飛出了兩三丈遠。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蕭翎看她飛出一腳的威勢,心中微微一動,暗道:這女子的武功不弱。時尚書屋
兩個青衣童子,早已嚇的獃了,眼看主人心愛的古琴飛摔出去,也不知飛身去接,半晌之後,那適纔捧琴的童子,才訥訥他說道:「公子,那張古琴……」
藍衫人接道:「快去撿回來,咱們走啦。」
青衣童子應了一聲,跑去撿回古琴。時尚書屋
另一個青衣童子說道:「公子,那蕭翎的靈牌,要不要帶走?」
藍衫人怒道:「那靈牌如是丟了,你就別想再活了。」
這青衣童子一驚,暗暗忖道:想不到那蕭翎的靈牌,竟是比公子心愛的古琴更加重要。時尚書屋
心中忖思,人卻返身一躍,直向那正中老柳之上飛去,伸手取下靈牌。時尚書屋
只聽那勁裝少女喝道:「什麼人的靈牌,拿來給我瞧瞧。」
這少女似是也有着一種很高的身份,竟使那青衣童子大大為難,捧着靈牌,獃在當地。時尚書屋
勁裝少女怒道:「你敢不聽話嗎?」
劍童望了藍衫人一眼,慢慢抬起右腿,向少女邁出一步。時尚書屋
那藍衫人喝道:「大膽,掌嘴!」
劍童揚起手,乒乒乓乓,自己掌起嘴來。時尚書屋
他雖是自己掌罰,但落手很重,片刻之間,雙頰都腫了起來。時尚書屋
那勁裝少女越看越感覺得不是味道,厲聲喝道:「住手!」
劍童停下雙手,望了那勁裝少女一眼,又繼續打了起來。時尚書屋
那勁裝少女羞怒交集,長劍一揮哭道:「好啊!你欺侮我還不算數,要琴劍二童也來欺侮我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藍衫人舉手一揮,道:「不用打了。」
劍童停下手來,但雙頰已紅腫起老高,嘴角汩汩流出血來。時尚書屋
那勁裝少女哭了一盞茶工夫,那藍衫人有如未聞未見,既不勸解,也不喝止。時尚書屋
蕭翎隱身在老柳之上,看的十分真切,暗暗想道:看來這一對男女,有着很深的淵源,不知何故,藍衫人竟然對她如此冷漠,唉!女的雖是潑辣一點,但這男的心腸卻是太過冷酷一些。時尚書屋
那勁裝少女哭了一陣,也不見那藍衫人來解勸,似是下不了台,哭聲愈發尖厲,一面怒罵道:「你們站在這裡瞧什麼?快些替我滾遠些去!」
那藍衫人不勸不問,似是就在等她這一句話,當下冷笑一聲,道:「很好,可是你讓我滾的。」
抱起蕭翎靈牌,大步而去。時尚書屋
琴、劍二童緊隨身後,護擁着藍衫人上了小舟,但聞木櫓撥水之聲,小舟去如驚鴻,片刻間走的蹤跡不見。時尚書屋
那勁裝少女耳聞小舟去遠,似是真的傷了芳心,嗚嗚咽咽的當真哭了起來。時尚書屋
她適纔的哭聲,旨在撤潑,是以哭的聲音尖鋭刺耳,此刻哭聲,卻是由內心之中發出,哀哀切切,動人心弦。時尚書屋
蕭翎心中忽生不忍之感,暗自想道:得想個法子勸她一勸才行……
心念初轉,忽見那臥伏在地上的瘦高黑影,突地又站了起來,緩步向勁裝少女行去。時尚書屋
那勁裝少女哭的天昏地暗,耳目早已失去靈敏,那瘦高黑影逼近了她四五尺遠,仍無所覺。時尚書屋
蕭翎心中大為緊張起來,暗道:姑且不論這女子,是好人、壞人,但堂堂男子,乘人不備,暗算一個女子、實是有欠光明之舉,我蕭翎豈可坐視不救。伸手摺了一段柳枝,分斷三截,扣在手中,暗運內力,蓄勢待發,如若那瘦高黑影,一聲不響的暗中施襲,立時將以三元聯第的手法,打出柳枝。時尚書屋
哪知事情變化,又大大的出了蕭翎的意外,那瘦高的黑影,逼近那勁裝少女五尺左右時,突然停了下來,說道:「姑娘,不用哭了!」
他雖然儘量想使自己的聲音平和,但聽上去仍然帶著一股冷冰冰的味道。時尚書屋
蕭翎心中一動,暗道:這聲音有些耳熟,當下運足目力望去。時尚書屋
那勁裝少女,似是突被毒蛇咬了一口般,哭聲頓住,一躍而虱劍隨身轉,護住了前肌目注那瘦高黑影,冷冷喝道:「什麼人?」
那瘦高的黑影道:「在下毫無惡意!」說話之間,人又向前跟了兩步。時尚書屋
勁裝少女寶劍一揮,划起一片寒芒,道:「快給我滾開,再要妄進一步,可別怪姑娘我手中寶劍無眼。」
那瘦高的黑影,突然放聲一陣哈哈大笑,道:「姑娘今宵的際遇,在下已是親目所見,親耳聽聞的了!」
那勁裝少女道:「你看到了,聽到了,又怎麼樣?」
那瘦高的黑影笑道:「那人對姑娘實在是太過份了。」
勁裝少女道:「我們自己的事,用不着別人來管。」
瘦高的黑影道:「可是那人早已不把姑娘當作自己人了,哈哈,如若在下把今宵所見在江湖上宣揚出去,日後姑娘還有何顏在江湖之上走動?」
勁裝少女怒道:「你敢!」
瘦高的黑衣人道:「為什麼不敢,一個大姑娘家,向男人撒嬌耍賴,人家卻不顧而去,這件事當真是好笑的很,哈哈……」
那勁裝少女怒道:「閉口,你這般恥笑我,可別怪我要殺你滅口了。」
蕭翎暗作評論,道:那男子陰沉、險惡,施出各種手段,迫那女子就範,固是可惡,這女子要殺他滅口,倒也算得上毒辣的了!
那黑衣人冷笑一聲,道:「只怕姑娘難以是在下之敵……」
那勁裝少女怒道:「胡說!」
刷的一劍,刺了過去。時尚書屋
那瘦高黑衣人側身一閃,避開一劍,卻不肯還擊,冷然接道:「姑娘如肯聽在下之言,和我合作,不但可輓回情郎變去之心,而且還可大大的在武林中揚眉吐氣一番,當可使舉世鬚眉,自愧失色。」
那勁裝少女似是被說動了心,刺出的長劍,陡然收了回來,緩緩說道:「咱們要如何合作?」
黑衣人道:「只要姑娘聽在下之言,假冒一個死去之人的名字,做幾件驚人之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