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劍雕翎 第 108 頁


他必然到百花山莊之中求救。」沈木風奇道:「求救?」宇文寒濤道:「不錯,求救,兄弟前數日和無為道長見面之時,暗中施放了金花夫人相贈之物,那毒物發作雖然緩慢,但卻利害無比,除了夫人的獨門解藥外,無法解得,故而我料他
作者:待考 / 頁數:(108 / 0)

沈木風道:「宇文兄近年足跡遍及大江甫北,暗裡審度武林形勢,想必早已成竹在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宇文寒濤道:「目下各大門派中,除了武當派中的無為道長之外,都還如在夢中一般……」
金花夫人突然介面說道,「宇文先生數度駕臨武當山,難道還沒有說服那無為道長嗎?」
宇文寒濤道:「那牛鼻子老道,雖曾數度和我接談,但卻一直沒有和咱們聯手之意,每當我話及正題時,他不是裝糊塗,就是顧左右而言他,硬把話題岔開,兄弟也不便講的太過露骨,雖然數度晤面,卻是一無所成。」
沈木風道,「那無為牛鼻子,自認是正大門戶中人,自是不肯與咱們聯手了!」
宇文寒濤笑道:「這個沈兄但請放心,一個月之內,我料他必然到百花山莊之中求救。」
沈木風奇道:「求救?」
宇文寒濤道:「不錯,求救,兄弟前數日和無為道長見面之時,暗中施放了金花夫人相贈之物,那毒物發作雖然緩慢,但卻利害無比,除了夫人的獨門解藥外,無法解得,故而我料他一月之內必來。」
沈木風淡淡一笑道:「那無為道長一向自負,只怕他寧讓毒發而死,也不肯來這百花山莊求救!」
金花夫人突然介面說道:「除非那無為道長是鋼筋鐵骨,不畏疼苦的人,只要他是血肉之軀,就難熬受那金忙噬體之苦……」
她帶著笑容的臉上,突然泛現出一片冷厲之色,兩道勾魂攝魄的秋波,也暴射出一片寒芒,凝注着宇文寒濤,道:「宇文兄,可知那無為道長會到百花山莊中求救嗎?」
宇文寒濤道:「夫人但請放心,在下離開那武當山時,曾經面告無為道長……」
金花夫人接道:「你可是告訴他暗中放出了我的金蛇?」
宇文寒濤笑道:「在下雖然愚拙,也不至如此的冒失,我說他近日氣色不佳,或將身罹怪疾,在下現在借居百花山莊,道兄如有不適之感,不妨派人趕往百花山莊之中。」
沈木風道:「那無為道長聰慧過人,宇文兄這幾句話又說的十分露骨,難道他就未當場發覺嗎?」
宇文寒濤道:「也許那牛房子當時已發覺,也許他真的還懵無所知,我起身告別,他還送出丹室,但卻一直未發一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花夫人凝目沉思了片刻,說道:「你暗放金蛇襲攻那無為道長,今日是第幾天了?」
宇文寒濤道:「算上今日,已有七天,不知那金蛇該在何時發動?」
金花夫人微作沉吟,道:「算來早該發動了!就算他內功精湛,開頭兩天能忍得住,但昨天便該躺下,彼等若是見機得早。今日就該有人趕來。」
突然莞爾一笑,接道:「如果三日之內尚無人前來,那就只好打消與武當聯手之議了。」
沈木風道:「夫人的意思是……」
金花夫人道:「那時武當派忙着料理掌門人的喪事,自然更無餘暇沾惹江湖是非了。」
沈木風暗暗一驚,忖道:事情尚未發動,如若先廢了無為道長的性命,武當弟子勢必鼓噪起來,那可弄巧成拙,想不壞事也不能了!
他心中在想,口中卻含笑道:「在下雖是久知苗疆絶藝的厲害,卻還不知厲害到這等境界。」
金花夫人毫不謙遜,目光一轉,笑道:「一個人身懷絶藝,難免好強,其實呢,以真實功夫取勝固然也好,只是多費手腳,有時大不值得。」
蕭翎暗暗忖道:她東扯西拉,講出此等閒話,不知用意何在?時尚書屋
他心中早已驚疑不已,隱隱聽出這幾人聚在一處圖謀着一件大事,那無為道長似是首當其衝,先遭毒手……
忽聽一陣喝叱之聲隱隱傳來,似是第3層上有了事故。時尚書屋
沈木風忽然端起酒杯,笑道:「夫人的見解高人一等,三弟入世未深,多向夫人討教,一定得益匪淺。」
金花夫人微微一笑,一伸皓腕,「酒杯朝蕭翎一晃,蕭翎只好舉杯就唇,三人幹了一杯。時尚書屋
這幾人談笑自若,鎮靜逾恆,全都不將下層隱約的喝叱聲放在心上。時尚書屋
酒過三巡,宇文寒濤忽道:「沈兄,來人能夠硬闖到七層樓上,必然不是泛泛之輩……」
沈木風面龐一轉,道:「二弟下去瞧瞧,來人若是武當派的,就將他領來此地。」
周兆龍急忙放下酒杯疾步走下樓去,片刻之後領着一位仙風道骨、飄飄出塵的道人登上樓來。時尚書屋
沈木風轉面一看,原來竟是武當門下名重一時的雲陽子到了,這雲陽子面如滿月,黑髯拂胸,十多年間,相貌一些未變,沈木風雖然與他久違,仍舊一眼即認了出來。時尚書屋
雲陽子乃是武林中的知名之士,沈木風未便失禮,當下離座而起,拱手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雲陽道兄,朱曾遠迎,罪甚罪甚。」
沈木風離座相迎,蕭翎主人身份,也隨同起立,跟在他的身後,宇文寒濤與雲陽子亦是舊識,彼此未曾破臉,因而也出座相迎,只有金花夫人留在座中,恍若未睹。時尚書屋
只見雲陽子走前兩步。朝沈木風稽首一禮,道:「昔年一別,匆匆十餘載,沈莊主英風勝昔,可喜可賀。」
沈木鳳見他氣定神閒,飄逸雍穆,一點剛剛激鬥過的痕跡也沒有,心頭亦是暗暗佩服,聽他恭維自己,不禁哈哈一笑,道:
「這位是武當派下大名鼎鼎的雲陽道長,三弟先行見過。」
蕭翎忙一拱手,道:「不才蕭翎,道長多指教。」
雲陽子先是一怔,隨即單掌當胸,道:「原來是蕭公子,恕貧道眼拙了。」
突然轉過身子,將手一伸,含笑道:「宇文施主果然在此,貧道那掌門師兄是有救了。」
他口中講話,手已伸了過來,按照江湖規矩來說,這舉動顯然含有較量功力之意,宇文寒濤微感意外,暗道:這老雜毛急昏了頭,居然也來這俗套。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